刘飞越:粉煤灰之害

这种诞生于中国内蒙古、宁夏、陕西、陕西一带的粉煤灰,如灰黑色的幽灵,闻风就起,一路南下,刮到大同、太原、北京、上海,一直到了宝岛台湾。广州、香港,甚至南海的一些岛上,也有了粉煤灰的足迹。

每年3、4月,都是粉煤灰肆虐的日子。绿色和平气候与能源项目主任孙庆伟博士说,“粉煤灰粒径小、数量巨大,特别容易被风扬起。当露天堆放的粉煤灰遭遇4级风时,其沉降范围便可扩散至10万——15万平方公里,而通常沙尘暴的风力可达到8级以上。这意味着即使附近并没有火电厂,大风扬尘乃至沙尘暴都使我们生活在东、南部地区的公众仍然受到粉煤灰的直接威胁。”

国内外多项研究结果显示,粉煤灰受到自然风化和降水的淋溶作用,其中含有的有毒重金属会进入水体。在长期堆放和碱性灰水浸泡下,粉煤灰浸泡时间越长,有毒有害重金属的浸出浓度越高。

据了解,在干旱的中国北方十省市,装机容量超过6000千万以上的火电厂将近800个,这些火电厂的粉煤灰都是沙尘暴的潜在尘源。粉煤灰之害,不从源头治理,逃离只能是梦想。

1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