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浩武:他境

2004年的一段时间,我无奈地躺在病床上,独自一人听由身体的摆布,我无法把真相告诉年迈的母亲。电话那头她惦着我回家,电话这头我编着哄老人的谎言:儿子出差了。这是我记事以来最为虚弱的一刻,那一刻许多事情都浮云开来,时间仿佛从我的身体里轻轻流出,我感觉到了生命的轻重。而我能做的除了等待,依然还是等待。幸好相机留住了我自己的影子,当再次面对这张照片的时候,我仿佛灵魂出窍般地飘移回那片白色混沌的时光,看见柔软从身体的深处泛出光芒。

或许这就是照片所能带给人们的优秀礼物,借着这礼物我们常常可以抵达自我或者他者曾经抵达的世界。纵然我们无法替代他(她)去爱,去恨,也无法代替他(她)去忍受生老病痛的煎熬,更无法回退过去或穿越未来,但我们仍然可以感同身受而灵魂附体,仍然可以心存感念而惺惺相惜。每当快门开启的时候,我们不妨屏息以待,静听心底喃喃的隐语,静观他者过往的微光。

1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