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今年多大?”,席勒劈头就问。“26岁”,我惊讶地答到。“你知道我26岁时在干嘛么?年轻人!”这位71岁的美国著名摄影师坏笑着看着我,“我那时已经和梦露同床共枕了,她那年36岁”。我们的采访就这样开始了,实在想不到与一位杖围之年的老人聊天竟然如此的轻松,一点也感觉不到他曾经历并记录过那个狂飙突进的美国。他的作品讲述的虽然多是我们曾经在纪录片里看过的耳熟能详的历史事件,但当走近这些作品却有着亲临现场的震撼!

拍摄的技术并不是最重要的,与人沟通的技巧才是成功的关键!

摄友:多年的摄影记者经历是否对您产生了影响?

席勒:对我一生影响最大的、最有影响的就是做摄影记者时学会的与人沟通的技巧。我觉得拍摄的技术并不是最重要的,你可以先学会运用光线、角度等摄影技术,但是如果你和被访对象没有关系,不认识他们,那么这技巧也就没有用武之地了。名人们经常面对摄影师,所以独辟蹊径很重要,找出一种方法让他们重视我的工作。与他们建立联系是首要的,我会约他们吃饭,然后和他们混熟成为哥们朋友,而不仅仅以摄影记者的身份进行拍摄。所以我会非常成功的,后来我做电影导演也是这样,演员们跟我关系都非常好。

摄友:在语言不通的地方您是如何与人沟通的呢?

席勒:当我在一个语言不通的地方,我总是会找当地大使的女儿,她们既懂当地语言有很可爱,也能让我枯燥的生活有些乐趣。我在意大利或者南斯拉夫都是找的大使的女儿,在找不到大使女儿的情况下 ,我会在当地找女孩,问他们是否能讲英语。有一次在意大利,我找到一个当地女孩,问她:“你会意大利语吗?你在罗马做什么?”她说:“我在度假,”“那往后的三天你有安排么?”我说,“你想去见见明星么?那就跟我一起去吧。”就这么简单。

玛丽莲-梦露登上了《生活》杂志的封面
1962年6月1日,摄制组人员给玛丽莲-梦露一个生日蛋糕,她很惊喜。她36岁了。这是她在电影拍摄中的最后一天了,两个月后她去世了
摄友:从您作品中人物的脸上可以看出他们时那么的放松、自然,您是怎么获得他们的信任,并让他们放松下来的呢?

席勒:当你和那些名人有很好的个人关系时,你就可以拍到不错的照片了。因为你了解他们,而他们也很熟悉你。跟男人相处,我会跟他们去飙车,去开私人飞机周游各地,而对于女人,我可能会跟她成为恋人。给巴伯拍照时30岁,我跟她相处了大约一年的时间,给她拍的优秀的照片是在凌晨3点钟让她坐在床边拍摄的。从某种角度来说,我其实成了演员,在他们周围扮演不同的角色。我通常把这些朋友分成loveable、armable、fuckable三种,既可以爱的、可以拥抱的、可以发生性关系的。其实这是让我自己很放开,让别人容易接近你,让别人喜欢你。

当镜头开始滚动,无论是镜片还是电影镜头,她都会活过来,他花瓶的形象仅仅是她演出来的而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