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钟茵妍 编辑:李硕美编:刘丽娜

DonMcCullin是1名来自英国的摄影师,因众多记录冲突、饥荒和突发事件的作品而享誉国际新闻摄影界。晚年定居英国乡间拍摄风景照,致力于呼吁和平。DonMcCullin出生于1938年,他并不怎么美好的童年是在伦敦度过的。通过拍摄当地臭名昭著的黑帮团伙,奠定了摄影基础。随后,DonMcCullin用手中的镜头记录了刚果、越南、孟加拉、贝鲁特等地的冲突事件,以及艾滋病的影响和发展中国家的饥荒问题。与DonMcCullin相关的书籍及电影在2012年已经出版发行。

谈到Don McCullin,很难避开陈词滥调。这是1个街头少年的传奇故事,他在现实生活中摸爬滚打,直面战争的残酷,并活了下来。他的人生读起来就像电影脚本一样。他不仅仅是1名战地摄影师。在Somerset县的家中接受采访时,他说:“现在的我更想被大家称为风光摄影师,而不是战地摄影师。我已经进入人生的最后阶段,现在我只想留下美好的东西。”你不能责备Don对安静生活的追求。从在伦敦渡过了阴冷的童年开始,直到成为一名战地记者,暴力始终如阴云一样笼罩着他——这与他现在的风光作品中的天空类似。作为一名摄影记者,他走进暴力血腥的战乱之中,他的单反相机——尼康大F助他走过弹雨枪林。谈到那些向他求助的饱受饥荒的孩子时,他眼中泛着泪光。当时身上只有1台相机的他确实爱莫能助。

暴力专家

“对我来说,要成为1名摄影师并不容易。”Don McCullin意味深长地说道,“我没有接受过专业的摄影教育,我经常逃学并受老师体罚。”

他回忆起,在老师的游说下,他成为了伦敦Hammersmith工艺美术学院的学生并获得该校的奖学金,尽管不久他就意识到这所学校更倾向于建筑人才的培养。“我经常溜出学校去找漂亮女孩。”在中东和地中海的英国皇家空军服役时,他曾担任摄影助理的职位,但这段经历并未给他带来任何长进。“我在摄影师职业测试中落败,带着与入伍时一样的军衔退役。”

退役后,Don认识了一些初露头角的摄影师,并开始拍摄他北伦敦的家。1958年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他以黑白画面拍下了几个和他来自同一街区的童年伙伴,这群小流氓涉嫌参与一起谋杀案。Don的照片因此而备受关注。他说:“我就在这件残忍的案件中展开了职业生涯。”

西Hartlepool的清晨 Durham(英格兰的郡名及其首府名),1963

Bogside区,Derry市,北爱尔兰,1971

以生命作赌注

在这个时期,Don开始大量涉猎摄影书籍,并被优秀摄影师的魅力所吸引。“我在Cornwall城的旧货商店买了1886至1926年间的大量摄影书籍,在阅读中知道了Stieglitz、FrederickEvans和Steichen等著名摄影师。他们都是上世纪的杰出人物,为我奠定了基础。事实上,今天的我本来应该是出门去拍摄风光照片的,当我回首过去的经历,感觉就像正在与摄影师Stieglitz对话一样。我总是受过去的影响,而不是未来。”

另一个对Don影响深刻的人是Philip JonesGriffiths,他是1位著名的越战记者。“他的主张很多都是左倾的,虽然我对政治摄影并不感兴趣。我享受摄影,因为我可以远离与政治相关的东西。但是,想来也是滑稽,我的职业生涯本来就与全球政治相关啊!”

Don十分有上进心。他说,1961年柏林墙修建起来的时候,他听从自己的内心奔赴柏林。“在这类重要的历史事件中,有时候我会是唯一一名亲临现场的摄影记者。我身上只有一台相机、没有钱、也没有可以逗留的地方。是什么令我如此义无反顾?直到今天,我也说不清楚。”

“在此之后不久我去了刚果。我走了1000公里深入到其他记者不能到达的区域,在当地借了1件制服并登上1已经被中央情报局控制住的飞机。那是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事情。过去,我的父亲总把家庭收入拿去赌博,我曾发誓将永远不做赌徒,但那时我却下了世界上风险最高的赌注。”

古巴导弹危机的示威者,伦敦白厅,1963

Kumbh Mela的清晨,Allahabad,印度,1989

越南逃生

迈过如此多生死关头之后,很多人都会选择回到英国在当地报刊就职。为什么Don不这样做呢?“一旦意识到我的照片能给人们带来影响,我更没理由放弃这件力所能及的事情了。我喜欢通过摄影告诉观众——你们看到的都是假象。”

19世纪60年代期间,DonMcCullin报道了越战,那场冲突给他留下了无法忘却的记忆。他是如何保持镇定拍出构图完美的作品的,尤其是在1968年“春节攻势”期间,面对北越军队在顺化战役对平民的大规模屠杀?

“Capa(罗伯特·卡帕)说过,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我要补充的是,曝光失误会毁掉1张好照片。按下快门前我会用测光表测量好曝光参数。我使用2支镜头:28mm广角镜头和135mm长焦镜头。我用135mm镜头拍下了美国海军投掷手榴弹的瞬间。如果我当时使用的是28mm镜头,很有可能我还没按下快门就被他的手榴弹击中了。”

那么,现在Don是如何看待战地摄影师的?“现在的拍摄手段越来越先进了,军人能把相机藏在盔甲里、聘请随队摄影师、使用无人机进行拍摄……但战地摄影并没有太大的改变。如我所知,真正的摄影记者已经死去。现在充斥我们眼球的要么是自拍、要么是电影明星和诸如贝克汉姆之类的帅哥。这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

剑桥雪日 19世纪70年代初期

Eastbourne码头,19世纪70年代

Somerset,1991

老板们,Finsbury公园,伦敦1958

变革的年代

此后,DonMcCullin一直都在拍摄战乱饥荒和其他突发事件,直到19世纪80年代,《星期日泰晤士报》的编辑AndrewNeil把他解雇了。“最后我接受了广告拍摄和商业合作。这算不上是人生的低谷,但的确过得很糟糕。我没有钱了。我意识到我必须拿起相机拍点作品。我从这些工作中获得收入并赢了若干奖项,那些奖杯现在还放在屋子里。”

近年来,Don带给公众的作品都以风光摄影为主,他尤其喜欢Somerset县的拍摄。“我想在美好的世界中度过余下的人生。人们喜欢我的风光作品,证明我的选择是对的。”

2012年,DonMcCullin开始接触数码相机,他说他正在努力学习中。“我使用佳能EOS 5DMarkIII。多年前如果我拥有这么一台相机,相信我能拍出更好的作品。通过按钮就能切换ISO1600和3200,太神奇了。数码相机的自动对焦功能十分便捷。但是,对于1个使用了60年胶卷的男人来说,很难放弃对胶卷相机的喜爱……”

美国军队巡视柏林墙,西柏林,德国,1961

美国海军,顺化战役,越南,1968

左手被击中后,美国海军投掷了一枚手榴弹,顺化战役,越南,1968

培养专业级的洞察力

DonMcCullin给进阶影友和风光摄影师的建议

1 从优秀的作品中总结经验

“像画家和音乐家一样,从过去的优秀作品中偷师学艺。但不要抄袭。”

2 认真构图

“每次把眼睛放到取景器上,我都清楚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构图是我在作品中最关注的部分。”

3 不要藏起自己

“很多人问我拍摄时是不是总会把自己藏到镜头后面。这是1个很愚蠢的问题。在疾病、饥荒和死亡面前,我会选择不加深当事人创伤的方式进行拍摄。我走到他们面前,用我的眼睛发掘真相,并且一定会征求当事人的允许。”

4 小心处理彩色风光照

“数码相机强调画面的色彩,会给你带来意想不到的画面。我喜欢拍黑白照片,因为黑白能产生戏剧性的效果——瓦格纳式的天空——阴沉而恐怖。”

观看更多DonMcCullin的作品,可以浏览网址:www.markgeorge.com/mark-george/don-mcculli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