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x_left]

关于摄影师

冈元浩介

Kosuke Okahara (冈元浩介),1980年出生于东京,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摄影师。

2007年加入Vu图片社,曾经获得World Press Photo、PDN30等奖项,作品发布于Time、Newsweek Japan、WSJ等媒体。
[/box_left]

历经5年时间,跟踪拍摄六位自残女孩,这组10月20日刚刚获得美国尤金史密斯纪实摄影奖的照片,被取名为Ibasyo ,意为身体和精神的居所。

在这个项目中,摄影师Kosuke Okahara (冈元浩介) 将日本一个特殊的弱势群体──有自残倾向的年轻女孩作为拍摄对象,记录她们的生活、心理、以及困境。这组作品有一种特殊的侵透力,让人如同置身这些女孩的生存所在,与她们感同身受。

午夜刚过,我的电话和往常一样响起。

“我又切伤了自己…但是我还好…”Sayuri的声音从话筒另一边穿来。

“我小时候被一个亲戚强暴,从那以后我觉得自己一文不值。很多人告诉我,不断告诉我,要珍惜自己,爱自己,但是我并不知道该如何爱这样的我。”

她低低的声音转而变为抽泣,悄然哭了起来,

“对不起,没关系的…我明天还要去上班。”

家庭暴力、强暴、虐待,是自残最常见的诱因,日本人文化中的耻辱感让受害者在很多情况下选择缄默,而内心的伤害却不断延伸和加剧,让她们无法回到正常的生活,无法正视自己存在的价值。对于自残者来说,只有伤害自己的时候才能减轻焦虑与压力,重新感受到自身的存在。

“我希望透过照片让人们感受到她们的存在,否则照片将仅仅是对冷酷现实的拙劣复制。”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9.jpg”][/prettyPhoto]

22岁的Sayuri在童年时期遭受到强暴后开始自虐。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8.jpg”][/prettyPhoto]

Akane在切伤自己后,擦拭血液的绷带。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6.jpg”][/prettyPhoto]

16岁的Aina需要吃很多药物来控制病情,她说她的病是由于小学时被同学欺负造成的。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1.jpg”][/prettyPhoto] Kaori,23岁,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手臂上缠绕着止血的绷带。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2.jpg”][/prettyPhoto]

Sayuri,22岁,手臂上的伤疤,她年幼的时候曾经被虐待。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4.jpg”][/prettyPhoto]

Kaori一次性吞下270片药片,试图缓解焦虑。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7.jpg”][/prettyPhoto]

Aina受抑郁和自残困扰已经4年,她喜欢晚上在街头唱歌。

[prettyPhoto url=”http://img.fotomen.cn/2010/11/00026424-NTP-ibasyo-005.jpg”][/prettyPhoto]

对于Kaori来说,去医院也是非常艰苦的过程,由于恐惧症的原因,她在搭乘地铁时都会感到不安。

3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