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沈思齐 编辑:刘秀阳 美编:刘丽娜

TomBarnes是一位杰出的英国音乐摄影师,其作品曾刊登于包括Kerrang!FHM,Q在内的重量级刊物。Tom曾与多位艺术家有过合作,其中与Bring Me the Horizon、Biffy Clyro和You Meat Six的关系尤为亲密。Tom正在逐渐向广告摄影领域转型,其客户包括Specsavers和Comic Relief。

TomBarnes曾用“音乐摄影界的BearGrylls(《荒野求生》中的贝爷)”来形容自己。与Bear不同的是,Tom要面对的不是危机四伏的野生世界,而是一群满是文身和穿孔的摇滚乐手。

Tom的舅舅是一位电视节目制作人,曾强烈反对Tom去作摄影师,但对于Tom来说,这却像是一种命中注定。“我父亲有一部佳能EOS300相机,而且总是鼓励我们去摆弄它,”在伦敦的工作室里,Tom说道,“之后,我对摄影的兴趣与日俱增,而且尤其爱好拍摄演出现场。00年代早期,我在谢菲尔德(Sheffield)的一家酒吧工作,那里经常有乐队演出,酒吧老板人不错,允许我进行拍摄。差不多三四个月内,我就积累了一些不错的照片。我把照片拿给
《Kerrang!》,一本重摇滚杂志,他们喜欢那些照片,而我的职业生涯也正是从那时开始的。”

在BringMetheHorizon乐队创立的初期,Tom就幸运地结识了乐队成员。“三四年内,他们成了一支全球闻名的乐队,我和他们一直是朋友,这感觉很好。”Tom说。

“第一次真正认为自己是一名职业摄影师是在2004年,那时候我还在上学,修读了一门城市土地经济学课程。一次,我正在美国为《Kerrang!》杂志进行拍摄,突然接到助教的电话:由于出勤率只有13%,我可能无法通过考试。于是,我告诉他,我已经是一名摄影师了,不过最终我还是靠突击复习和贿赂通过了考试。”

在自学摄影的过程中,Tom同所有初学者一样,付出了努力也遭遇了困难。但在他看来,有一种与众不同的天赋为他带来了独特优势——那便是对数字的敏感。

“比如,我总能清楚地记得摄影棚所需光源的数量,以及布光方式。”

Midgar

Tom说:“这是一张经过精心设计的照片。大家都会认为星光是在后期处理时加上去的,其实通过拍摄就可以直接完成。拍摄地点选在一个漆黑的谷仓,我用了30秒的长曝光,在曝光快要结束时触发闪光灯,就会在背景形成这样的星光效果。”

Bring Me the Horizon

“第一次有杂志要求拍摄黑白人像作为封面。我希望能有更多的杂志这样做:因为我喜欢黑白照片。”

正确的工作方式

在不断精进技术细节的同时,Tom还致力于探索高效的工作方式。这是所有专业摄影师的必修课,而那些为唱片公司和广告公司工作的摄影师更是如此,因为对于这些客户而言,照片遗失或损坏都是决不允许的。

因此,Tom对于照片备份如此苛求也不足为奇。“我用G-Tech硬盘组建Raid5磁盘阵列,保证所有作品都能妥善备份。我对器材拥有超高的热情,但我的器材总是’命运多舛’,因为经常把东西用坏,我只选择最可靠耐用的产品。其他硬盘都曾出现故障,只有G-Tech没有,我喜欢这种可靠。在用过G-Tech硬盘之后,我非常乐于向别人推荐久经考验的它性能有多么稳定,而且我绝没有接受任何好处。”

帮助乐队放松下来

对于数字,Tom兴趣依旧,但对于演出现场,他已兴趣索然,这也许会让有些读者感到惊讶。“拍摄现场演出的时候,会有人呕吐在我身上,有时还被溅得浑身是血,类似的经历让我非常不满,”他说,“而且,在拍摄过程中,我与乐队之间完全没有互动,我只是单纯地记录现场情况,无法真正融入进去。不过,因为常需在几首歌内完成拍摄,我练就了高效工作的本领。现在,如果有谁告诉我,我只有5分钟可用,我会觉得太宽裕了!”

Tom和许多拍摄对象都相处得不错,在镜头前,他们显得自然而放松。面对一群性情迥异、个性张扬的人,万一他们不在状态,Tom会如何处理呢?“拍摄乐队肖像时,我必须在10秒至20秒内让他们放松下来,”Tom说,“态度要友好,而且要显得很专业,好让他们确信自己不会被拍得太糟。聊聊他们的音乐,也有助于打破僵局。”

“经常有人问我会不会追星,答案是:不会。我曾担任随行摄影师,拍摄乐队巡演,有大量的时间和乐手们待在一起,相处的过程使我明白,明星也是普通人。2013年之后,我不再参与乐队巡演拍摄,一方面是因为有些厌倦,另一方面,报酬也比较有限。幸运的是,现在我可以选择自己的拍摄对象,对于新乐队,我会观看他们的MV来确定是否合作。”

MaxRaptor

“摄于利奇菲尔德(Lichfield)的一家肉店,意外吃到了最美味的香肠卷。现在店内还挂着这张照片,而且是经过装裱的巨幅版本。”

Huey Morgan

“Huey是我拍过的人里最酷的一个。这是拍摄当天的第一张照片,本来只打算用来测光,但却成了我最喜欢的照片之一。”

Get the Blessing

“这是一个由Portishead乐队成员和Radiohead录音团队组成的编外乐队。多年来,他们的真实身份一直不为人知。这次为杂志拍摄照片也是他们首次公开露面。”

了解客户需求

在为乐队肖像项目进行前期设计的时候,Tom会和拍摄对象进行充分的沟通。“他们会逐渐明确自己想要的造型,或者我们一起从新专辑中提炼主题。通常,我会给出自己的建议,大多数情况下结果都还不错,但也有非常不顺利的时候。”

“有一次,预定的方案是乐手穿运动装进行拍摄,但当他们最终出现时,却穿着西装和Barbour的外套,很明显,他们对之前的方案并不买单。我提议去跑道上进行拍摄,但场地没有开放,之后我们想去体育馆里拍,那里同样没有开放。‘走投无路’的我们不得不将拍摄地点选在一处农田(别忘了他们还穿着Barbour的外套),但是遭到了农民的驱赶!”

“现在的我比从前更加谨慎,而且明白了理解客户的预期,并将其控制在合理范围之内的重要性。曾有客户要求拍一张样片:乐队成员在两幢摩天大楼间跳跃。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并告诉他们:‘抱歉,我不会去拍那样的照片。’”

阴郁的个人风格

Tom不断尝试涉足新的领域,一边在音乐摄影界辛苦耕耘,同时逐渐向广告摄影领域转型。“广告商似乎很喜欢我的作品,它们带有强烈的个人风格,黑暗,阴郁,有电影感。我的作品不仅受到电影的影响,还受到其他与我风格迥异的摄影师的影响,举例来说,我非常喜欢DavidDoubilet的水下摄影作品,它为我的拍摄带来了很多有趣的灵感。”

“同时,我也非常喜欢Weegee的作品。我佩服Weegee的工作态度:他时常睡在显影池下面,还会在半夜起来查看警讯,所以总能第一时间赶到事发现场,就像拥有超能力一样,人称‘料事如神的Weegee’!”

Eagles of Death Metal乐队的Jesse Hughes

“这张Jesse的照片拍摄于乐队上次伦敦演出期间。调弦间隙,Jesse抱着吉他在地上旋转。拍摄原本安排在当天早些时候,但是Jesse竟然中途失踪了!”

Scroobius Pip

“这张照片拍摄于伦敦东部的一家旅馆内,空间狭小。多年的历练使我明白,要成为一名成功的肖像摄影师,必须具有极强的应变能力,能够对付各种场地和状况。”

愉快的工作氛围

拍摄广告与拍摄乐队肖像的工作方式完全不同,那么,Tom是如何实现向全新领域的转型的?“拍广告的时候,你对自己需要完成的工作一清二楚。而和乐队一起工作的时候,可供发挥的余地则更大一些。尽管拍广告的过程非常愉快,而且报酬可观,但我还是非常喜欢和乐队一起工作。因为他们真的非常有趣,插科打诨技术一流。能够为他们的前途助一臂之力感觉很棒。”

尽管今年只有29岁,但从摆弄父亲的相机开始,Tom在摄影方面已经建树颇丰。那么,作为一名摄影师,他还有什么未实现的愿望呢?“我曾想为一位知名政治家拍摄肖像,比如像曼德拉那样的人。我也很喜欢奥巴马,也许有一天能为他拍摄照片。”

Deaf Havana

“原来真正的火鸡是如此吓人!拍摄中我们用到了两只火鸡,它们总是乱跑,还弄得到处都是鸡屎。”

Marmozets

“这是我为Marmozets拍摄的第一张照片:多棒的一群年轻人!拍摄地点位于伦敦南部,我们冒着大雨拍下了这张照片。”

Drop dead Clothing

“我们有大约50种壁纸可以贴在搭建的背景墙上,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壁纸是贴在地板上的。布光用到了环形闪光灯,但由于同时还使用了特制的柔光镜,几乎抵消了环状闪光灯的效果。”

影像背后

这张照片的主人公是威尔士摇滚乐团KidsInGlassHouses的成员IanMahanty。

背景

“我曾为一个由5人组成的乐队KidsinGlassHouses拍摄多年,可惜后来和他们终止了合作。拍这张照片的时候,我正打算收工。”

器材

“这张照片使用尼康FM2 35mm胶片相机拍摄。搭配我最爱的50mmf/1.2镜头,它的表现非常出色!”

布光

“这张照片的布光使用了保富图Pro7B闪光灯。由于50mmf/1.2镜头拥有较大的光圈,可以获得足够浅的景深,拍摄出来的效果也是十分的令人满意。”

TomBarnes的摄影小贴士

确保精准对焦

我通常使用自动单点对焦,并将自动对焦点置于拍摄对象双眼处的位置。

选择照明装备

开始学习布光的时候,可以选择一套便宜的无线引闪器,尝试在不同角度和距离进行触发。练习如何发散光线,不妨从在闪光灯上蒙一个枕套做起。

用头模练习测光

去网上买一个头部模型,可以帮助你更好地理解光源的方向对面部轮廓的影响。

帮助对象放松

拍摄过程中必须让你的拍摄对象觉得自在,播放背景音乐会有帮助。

1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