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沈思齐 编辑:刘秀阳 美编:刘丽娜

Jim Mortram,作品曾多次展出,纪实摄影师,街头摄影师。Jim特别擅长为家乡小镇上的居民们拍摄纪实肖像,他非常关注边缘人物和穷人的生活,拍摄的项目叫做“Small Town Inertia”(小镇故事)。

是什么让你决定只拍摄本镇的居民?

因为照顾母亲的缘故,终于有机会和亲人相处,但同时我的拍摄也受到很多局限。我不开车,公共交通又很昂贵,所以我只能就地取材——拍摄我的家乡Dereham。往返只要6千里,步行或者骑车就可以。被限制在附近拍摄让我学到很多,不仅在摄影技术方面,还有很多人生的道理。

你曾接受过摄影方面的训练吗?还是完全自学成才?

我完全依靠自学,不过几年前我确实在Digital Camera组织的一场比赛中得了奖,可能就是那次获奖经历让我觉得“也许我真的适合做这行!”

当为他们拍摄纪实照片的时候,他们有什么反应?你如何取得他们信任呢?

那些我有幸可以拍摄的对象总是热情而友好,他们理解我,信任我。我并不觉得在拍摄时获取被摄对象的信任和平时获得他人的信任有什么区别。想要赢得别人的信任,你就必须展现真实的自己,同时还要善于倾听,乐于给予,真诚并发自内心热爱自己的事业,当你能做到这些的时候,人们自然而然就会对你产生信任。

为什么你主要拍摄黑白照片?

这并不是基于美学方面的考虑。我最初用的那台显示器非常破,色彩显示一塌糊涂,但我却意外发现了单色作品的魅力。

Jimmy,2012

“我从不做任何计划,”Jimmy说,“我从爱尔兰的一个小村庄来,我对这里一无所知。小时候,家乡非常贫穷。许多人努力奋斗,最终离开。” 尼康D700,1/400秒,f/2.8

Helena,2013

Jim定期拍摄的对象之一,照片摄于Helena家中其自杀未遂后。尼康D700,1/125秒,f/5.6

Simon,2013

Simon在家中,控制癫痫失张力性发作的植入物被开启的第二天。尼康D700,1/20秒,f/2.8

Stuart,2010

“2013年Stuart去世,我非常难过。”Jim说,“你和你的拍摄对象会越来越亲近。”尼康D200,1/160秒,f/3.5

你拍摄过本镇许多有趣的人,哪些人最打动你呢?

在进行采访的时候,我真正开始思考如何进行构图和叙事。比如Tilneyl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09年,我开始对他进行拍摄,那时他被诊断为强迫症,并在一家心理健康救助中心接受治疗。现在医生认为他患的是偏执性精神分裂。

他通过绘画、写作、诗歌来表达对世界的看法,转移身心的痛苦,这令我既惊讶又兴奋。Tilneyl说话的方式让你觉得云里雾里,每个想法都掺杂着往昔的回忆,听他说话就像解码一种新语言一样。Jimmy也很棒,他身上有太多太多惊奇的故事、奇异的冒险、深重的苦痛……

跟我们说说Jimmy的故事吧……

他告诉我来英国前在爱尔兰的日子是多么糟糕:没有工作,饿着肚子。他参了军,一天之后就擅离职守。之后他上了一艘船,来到了伦敦,那时爱尔兰人还被视为可耻的下等公民。

他早逝的妻子、他的爱犬们的故事也非常动人。能够听另一个人讲述自己的一生是一种荣幸,穿梭于他们的回忆中,从成功与辉煌到失意与落寞。

所有的对话,我们的主题都直奔照片本身,这些照片记录了Jimmy的生活点滴,而他的故事却常常使我忘记相机的存在,完全沉浸其中。

对你来说,置身事外难度大吗?

拍摄长期项目必须付出“代价”。在过去的4个月里,有两个我在“small town inertia(小镇故事)”中拍过的朋友去世了,这深深地影响了我。

在我狭小的工作室里,墙上只挂着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叫Stuart,他去年刚刚去世。那张照片时常提醒着我,让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以及这样做的初衷。

你的拍摄是否夹杂着某种政治意图?比如针砭英国社会之时弊,或者只是在冷眼旁观,让照片的观者得出自己的结论?

没有政治意图,而且原因非常简单:我们已经通过各种方式被政治化了。仅生活在英国,就意味着政治在以某种方式影响着我们。

无论是就政策,还是就媒体报道的方式,我对时事总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如果我在拍摄中加入自己的情绪,就是对他人人生的不尊重。我要做的只是给予他人表达自己思考和经历的机会,而不是将我的想法和目的强加给他们。这是我进行拍摄的基本准则。

在Photoshop和Lightroom中,你主要进行了哪些方面的调整?

对于彩色图片我没有做任何调整,只是从RAW转成JPEG格式。对于黑白照片,我设置了一条色调曲线来模仿经典TriX黑白胶片效果,并进行批量处理,必要的时候减淡或加深。

由于照片的成败基本靠前期,所以我会使用手持测光表来排除杂光的干扰,这对于我的摄影方式来说是一个飞跃。它便捷可靠,让整个拍摄过程更加轻松。

你对自己的以后有什么打算?会不会担心自己成为人们心中那个“只会在Norfolk小镇摄影”的人?

我想拍更多的故事,并且一直拍下去。我每周只有一天能用来拍摄,但是我愿意每周7天,每天16小时进行拍摄。生活处处有故事,它们需要关注,需要被聆听,被分享。我将尽可能地将“小镇故事”继续下去。

Tilneyl, 2014

Tilneyl拜访当地的教堂,试图寻找精神慰藉,缓解精神分裂带来的孤独感和苦闷感,得偿所愿。尼康D700,1/125秒 ,f/2.8

Phoenix,2013

Phoenix正在吃一个三明治,她参与了三明治的制作。尼康D700,1/80秒 ,f/5.6

Jimmy,2012

“我无法停止吸烟,我已经上瘾了,”Jimmy说,“我的银行账户经常透支,但我就是忍不住。”尼康D700,1/40秒 ,f/2.8

Si 和 Bandit,2012

“母亲在2010年去世了,”Si说,“她得了肝癌,非常痛苦。我陪她走过最后的日子。”尼康D700,1/80秒 ,f/5.6

Simon于家中,2012

“有些人对于癫痫的认识十分愚蠢,”Simon说,“会有人往我的窗户上扔狗粪。” 尼康D700,1/200秒 ,f/2.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