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头非常肥壮的水牛被牵到寨子后面的山坡上,据说全寨人凑了4000块钱买它。人们把牛用粗绳拴在一棵红毛树下。开始杀牛了,只见操刀的人提起砍刀,麻利地在牛的4个膝盖处各砍一刀,牛颓然下跪,另一人用削尖的竹杆从牛肋骨的部位拼命狂戳牛的心脏,一片红色的血雾喷涌而出,牛从最初的闷哼变成了一声怒吼,然后头一歪就再也不动了。

1.人们戴上祖辈传给的饰物,虔诚地把食物放到供奉台上

 2.村民们纷纷把纸做的祭祀品搬到小庙供奉

 3.简简单单的秋千给孩子们带来了无比的快乐

视觉一:

这些天寨子里忙着过新年,拉祜话叫“霍甲”
走上一户人家的晒台,只见三、四个村民忙碌着,似乎在弄一个纸扎的工艺品。主人放下手中的活计,拿出小凳来给我们坐。从他那并不流利的普通话中,我们得知,这些天寨子里忙着过新年,拉祜话叫“霍甲”,是辞旧迎新的节日,前后要过4天:第一天杀牛、杀猪;第二天上午到老人家里拴线祈福,下午唱歌跳舞;第三天晚上到老人家里送肉送糍粑,为老人送水沐浴;第四天射弩、打陀螺、摆宴席,庆祝新年到来。

扎纸象的工作引起了我们的兴趣。用竹篾扎成躯干、竹杆做四肢、尾巴非常有创意地用刚收割的稻穗做成,最出其不意地是用芋头和西番莲果实做成的公象生殖器,非常形象。主人扎宛囡很不好意思地笑笑,说这是规矩,必须得做成这个样子。每年逢年过节,这项工作由全寨人轮流做,今年轮到了他家,一共要扎两只,一公一母,经过掌管祭祀的卜玛算日子,必须在当天完成。
说话间,纸象扎好了。村民把它们抬入屋内,并排放在芭蕉叶上,前面放上用竹子和蜂蜡做成的祭祀品,在公象前边放了一根横木。专门负责祭祀的卜玛在纸象前跪下,口中念念有词,念完后将点燃的蜡条粘在横木上,又顺手从旁边抓了一把米撒向两头象。
祭祀的礼仪完成后,人们坐在火塘边喝茶聊天。刚才念经祈祷的人名叫扎帕陶,今年63岁,他专门负责村里所有的宗教礼仪,与分管劳动工具的扎列(铁匠)、专门为病人做礼的毕摩(巫师)同为寨子里的三个重要角色。他们各司其职、各尽所能,保佑村里人畜平安、兴旺发达。有人说,前任刚走进“大殿”,刚去世,扎帕陶是大家投票选出来的卜玛,管理小庙,每天要到庙里举行三次滴水仪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