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友”意指会唱戏而不专业以演戏为生的爱好者。谢人德总自称是摄影老票友,但他玩得颇为执着、认真。在谢人德先生的博客上写着:“摄影的真谛就是两个字‘悦目’ 思维的悦与视觉的目 ”他在自己的理念下拍摄的街头照片总让人会心一笑,又引发对生活的思考和感叹。

[box_left]
谢人德
[/box_left]

谢人德

上海人,老三届知青,摄影票友。喜欢纪实摄影,喜欢新的摄影表达形式,喜欢上海的石库门文化,喜欢表达“小上海,大市民”的日常风景。喜欢看鲁迅的文章,喜欢听地方戏曲,喜欢和年轻人交流,吃简单的食品。

锵,锵,锵手持相机将尔摄

摄影批评家约翰·伯杰曾经指出:“观众在欣赏相片之时,对其描绘事物的理解程度,都由他们的知识所决定。那么照片的意义又在哪里?我决定欣赏这张照片,因为它有记录的价值——怎样才能将这种信息从最小渐渐扩大,直到产生共鸣?”在鲁迅的文章中看到的描写社戏舞台上的对联“戏台小天地,天地大戏台。”确实如此,我看城市的生活空间就像一出宏大的轻喜剧。生活的洪流汹涌,摄影者只能捕捉和切割其中的一些小碎片,我在拍摄这些生活碎片时用一个诙谐的主题把它串联起来。就像苏珊·桑塔格所说,摄影只是一种时空的切片,展开来说,摄影就像是一出戏剧,但只是一出完整戏剧中的一个展示空间形态的瞬间。也如同约翰·伯杰说的,“一张照片的真实内容是隐性的”,“所以一张照片当它在记录所见事物时,通常它的本质会涉及那些看不见的地方。它隔离、保留和提取出连续整体中的某一个瞬间”这样照片就在某种意义上,形成了瞬间阅读的复杂性。摄影者在照片上留下了许多可以为那个瞬间佐证的“史记”,如果观看者揣摩到摄影者的拍摄动机,可以读出照片之外更多的“玄机”,帮助我们理解这个“瞬间”在人生大戏台上出演每一个粉墨登场的角色魅力。

我主张拍照必须要有实质的东西在里面,而不是形式上的仿效,我努力在照片的内涵中隐藏一些诙谐,但这种诙谐的嘲讽必须是悲悯的、人性的、自我解嘲和自我批评的。而且要用自己的真性情去表达、去发现、去解构生活戏台的诙谐与趣味,面临都市的各种各样生活演绎不干涉、不导演、不摆拍、零距离地记录这就是我的摄影态度与方式。有什么样的观看角度,就有什么样的“所见”,“观看”是不同观看者在不同语境不同时空状态和心理状态下的观看。因此,我所见的诙谐街面是选择的街面人生。

我喜欢照片画面的呈现平和些、内敛些、普通些。不喜欢张牙舞爪或故弄玄虚的视觉作秀,一张很作秀的照片如果没有耐看的内容就好比吃浓香松软的龙虾片嚼就消解了,如果再模仿一点老外的表现形式如同洋快餐中的炸薯条也不经嚼。只有画面平和普通但是内核却经得起咀嚼像实面馒头一样耐饥才好,这个也是我孜孜不倦追求的标准。

转型期社会,经济高速成长,物质极大丰富,生活节奏日趋紧张。相应的,人们的心理状态也往往因各种社会问题而越绷越紧。在此种情况下,幽默作为一种生活的艺术,对于我们心灵的滋润就显得越发重要。恩格斯说:幽默是“具有智慧、教养和道德上的良好的表现。”幽默能丰富人们的思维和想象,让人们超脱繁忙的俗务造成的压力感,领悟轻松的人生意境。漫画家方成在画完一幅得意的作品后往往会一口气喝上一瓶红酒,然后回到房间“醉卧沙发君莫笑”。我们摄影者亦可仿效,哈哈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