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金丝猴莫名的微笑,小藏羚楚楚动人的表情,各种珍稀鸟类的纤小与灵动 野生动物摄影需要记录动物安详自然的状态, 奚志农相信这样的神态就是优秀的, 也是最感人的。

藏野驴 青海可可西里 1997.12 藏野驴是青藏高原上最常见的大型哺乳动物,数量曾经非常巨大,从 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遭受大量捕杀,如今的种群数量开始出现回升。 尼康f801S,24mm定焦镜头,负片

作为摄影家的奚志农是用手中的长镜头和当地偷猎者的猎枪在战斗。每每看到荒原上或孤独或三两成群的藏羚羊、云南密林中金丝猴一家惊恐地蹲在树上⋯⋯这样的作品总是给我莫名的震撼,而那些精美绝伦的风光片却从来不能带来这种体验,因为在那些风景之美背后我无法有更多的想象空间。

自然界的真相是残酷的,但比自然更残酷的是人。奚志农给人们展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春夏生命的诞生、秋冬肃杀的死亡、濒危物种和自然规律的斗争,更多的是大自然和人的冲突。每一个镜头里记录下的动物都可能就是它的最后影像,奚志农拍摄这样的作品越多,自己的悲感也越多。但人们大多记住了他的照片,却忘记荒原上、冰雪中、密林里那些真正的主人,而这并非是奚志农的本意。从他的照片上我很少发现刻意地追求构图和用光的痕迹,和那些在非洲国家公园里都能把野生动物拍摄得像明星的摄影家不同,他所做的只是真实地记录,再记录,追随,再追随⋯⋯真实,是最美的力量。

香鼬 四川石渠 1995.08 小型食肉动物,鼠兔的天敌,纤细的身体能进入洞中把鼠兔抓出来。尼康f601,70~200mm

想要抓住这些瞬间需要长时间的观察,对它们的生存习性、繁殖的时间、种群出没地点都有详尽的了解,还要耐心地等待,果断地按下快门才能捕捉到。奚志农认为直觉和敏感对于野生动物摄影来说至关重要,拍摄的时候, 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像猎人一样敏感,用特别的敏感与耐心来保证拍摄的成功,很多机会稍纵即逝,快门经常是在下意识的状态下按下。

奚志农说,数码设备为他的拍摄提供了很多的便利,无须再担心胶卷的成本,以及高速拍摄中胶卷不够而错过的状况,现在可以完全集中精力捕捉瞬间。正是他这种长期野外考察 摄的生活经历,才带给我们那些珍贵的、独一无二的镜头。其中的辛苦无须言明,很多影像对长期拍摄的他而言,也都是千载难逢。如在帕米尔拍摄北山羊的时候,他接近到30米距离,通过取景器看到那群山羊的同时,它们也发现了人,于是开始狂奔,他设置了每秒八张半的高速照相机也只拍下三张。

那仁位于白马雪山深处,是一个被起伏山峦环绕的小村庄。在那里,雪山、森 林、滇金丝猴和村民彼此相依相靠,形成一个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美好图景。 佳能EOS-1N,EF 20mm f/2.8 USM

羚牛 陕西长青 2002.06 一场突如其来的冰雹之后,这头羚牛从嶙峋的怪石 后探出一个脑袋,好奇地打量着伏在对面岩石上的 摄影师。佳能EOS-1N,EF 500mm f/4L IS US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