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 武四海|采编: 李洪


一个从小山村走出来的孩子,一个企业家,一个国际组织的领导人,一个政府的官员,同时也是一个摄影的爱好者,对这样一个具有如此多重身份的人物专访,让我们见识到了他眼中丰富而不同的世界。


日本—北海道2004年2月白色的冰雪世界里,一片已经干枯了的向日葵,寒风掠过,他们摇曳着,舞动着,抗衡着,坚强地挺立着。 

摄影之友(以下简称摄友): 您是什么时候拥有的第一部相机?当时多大年龄?您家人或周围的朋友有搞摄影或对摄影感 兴趣的人吗?这对您今后如此痴迷摄影是否起着关键作用?

武四海: 我最早的一部相机是美能达7000,那是我在英国做访问学者时,也是我有了一定经济条件后,买的第一部属于自 己的相机,当时,我已经是快40岁的人了。我对摄影最初产生兴趣是在大学时代。当时从农村到城里读书,看到同学们拍照,在简陋的暗室里冲放照片,便产生了兴趣。后来,时常借同学或同事的相机,给亲朋和家人拍些照片。这些经历为我后来执着于摄影活动开了个好头儿、打了个好底儿。

摄友: 您的照片第一次被刊用或发表是在什么时候?对您有 什么影响和改变?

武四海: 第一次正式的展示是2004年4月在中国美术馆举行的世界风光摄影艺术展。当时,正逢国际肥料工业协会(IFA)


摄友: 您在世界各地拍摄的风光作品,画面表现很唯美,色调控制很严格,摄影语言运用很充分,尤其是对细节的描述,很情绪化;还有一些因为专业机器的缘故,所以片子显得工整庄重。您用您的镜头似乎打算说点什么,这是否代表着您的一种什么心理状态?

武四海: 我想,摄影与做人、做事的道理是有些相通的。对于环境和社会,我们追求的是和谐与美好。我拍风光照片,更多地是在表现其和谐与唯美的一面。走进大自然,其和谐与雄壮之美就会自然而然地感染和触动我,让我无法抗拒地融入其中。比如,我拍的有些照片是会让人享受到和谐的美感;有些则表达着对大自然的敬畏;或者是蕴涵着自然界的神秘,让人感受到的是人类对未知世界的尊重和不懈的探索精神。我相信,蕴涵天地之道的大自然是无私与慷慨的和谐之母,只要我们珍惜,大自然所涵孕的永恒之美永远都不会变!

组织的世界化肥技术大会在北京召开,作为IFA领导人,我到过很多国家参加商务活动,工作之余,当地化肥界的朋友们为我的摄影活动提供了许多便利条件,索性趁这个机会办个展览,算是对各国化肥界的朋友们有个回报,也了却了一桩心事。展览得到了摄影界朋友的鼓励和肯定,收到了很多中肯的建议和指导,这更加坚定了我继续风光摄影的兴致和信心,对后来拍摄作品的影响也是很大的。

摄友: 在您的摄影经历中,有什么故事可以分享吗?

武四海: 说到故事,我想最有意义的应该是我拍的“撒可富大峡谷”了。其实,我去过很多峡谷,比如,美国的科罗拉多大峡谷、约旦的西克峡谷、北非的澳都威大峡谷等等。但与我们中阿化肥公司员工生产的化肥自然堆积形成的“撒可富大峡 谷”相比,似乎逊色了很多。我们的化肥为了防伪,在颗粒表面涂上了绿色或橙色。自然堆积、流动形成的“悬崖峭壁”高达几十米,颇有刺破云天的感觉。在我们准备改变防伪方法,取消涂色的时候,我知道,这彩色的“悬崖峭壁”就要永远地消失于世界了,一种发自内心深处的感觉,促使我必须把她记录下来,这也是我的责任。照片出来后,效果果然不错,那由几万吨复合肥颗粒堆积而成的、神奇莫测、变幻无穷的“峡谷地貌”着实让人激动不已。对这几幅得意之作,我却始终充满着异样的感动和喜悦,因为那是我们的产品,是我终生为之奋斗的情感凝结。

摄友: 您的摄影集《视界》在本届(2006年)平遥国际摄影大展上获得了优秀摄影师画册奖,能谈一下您在学习和提高摄影方面的一些体会吗?您觉得哪些摄影师的作品和观点对您的影响最大?

武四海: 我是搞科学研究出身的,职业习惯就是搞什么钻什么。既然决定要摄影,就从基础开始,收集、阅读相关书籍,订阅摄影杂志,研读基础摄影理论和拍摄技巧,学习如何通过镜头表达内心感受、体会与大自然的对话。国内的各种专业刊物和美国的《国家地理》等期刊,还有国内外许多摄影师的作品集都是我闲暇时经常浏览的图书。这些书和杂志是我优秀的老师,从中学习和体会到了别人总结出的观点和感受,使我从中受益匪浅。我喜欢结交摄影界的朋友,因为我相信: “三人行,必有我师”。

摄友: 器材对您显得重要吗?您拍风光作品喜欢用什么相机?

武四海: 当然啦,要拍到好的片子,首先肯定要研究使用什么器材。对于不同的场景,要通过照片表达不同的效果和感受,也就需要选择不同的相机、镜头和胶片。这样一来,从135、中画幅,到X-PAN、林哈夫617和4×5陆续的就都用上了。有时需要行动方便、快捷,比如在南非拍动物,就要用自动的、小型的机子;有些时候,拍大场景,而且有足够的时间享受拍摄的整个过程,这时就要用到中画幅或大画幅。所以,尽管行程遥远,我还是不惜付出体力代价,带上重重的行囊。

摄友: 您对摄影的态度是工作之余的放松,还是一定要做出一番所谓的成就?

武四海: 在事业上,肩负着几个企业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另外还兼着社会工作,时间上肯定是很忙的。但我的感觉是,企业工作靠的是责任心;社会工作来自于责任感;摄影活动则源自于激情。摄影的收获对我来说则是人生的享受,提升并丰富了生活的品质,这对工作和事业又何尝不是一种调节和促进呢?

摄友: 摄影之外,您还做些什么?

武四海: 除了工作和摄影,我想也就是读书和运动了。到了我这个年纪,工作又忙,确实是需要一些运动的。比如,打网球、游泳啊等等,偶尔也和大家一起唱唱歌,放松放松。 





个人简介:

武四海,1945年9月生于河北省大名县;

天津大学兼职教授、国家津贴专家;

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

中国—阿拉伯化肥有限公司总经理;

河北省政协副主席;

国际肥料工业协会(IFA)主席。

2004年4月,在中国美术馆举办《四海萍踪》——世界风光摄影艺术展;其中两幅作品 被中国美术馆收藏;

2006年9月,应邀参加2006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并举办《视界》主题摄影展;

2006年9月,摄影集《视界》获平遥国际摄影大展凤凰卫视杯中国摄影师优秀画册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