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董西飞 编辑:刘秀阳 美编:刘丽娜

CJ Kale(图中右边那人)和Nick Selway(图中左边那人)拍摄夏威夷周围的火山熔岩涌动。他们拥有最大的Kilauea火山图像合集。作为夏威夷最活跃的5座火山之一,Kilauea火山从1983年至今一直没有停止过喷发,并且已经产生了3.5立方千米的熔岩。而这就是他们工作的地方。

你们是怎样开始成为火山和熔岩摄影师的呢?我们猜你们的大学专业应该和这个没有什么关系……

CJ:当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我就开始拍摄了,用妈妈送我的相机,那是一部奥林巴斯胶卷相机,学习曝光的过程真是棒极了。我喜欢冒险的一面,还要感谢我的妈妈,她总是鼓励我去克服心中的恐惧。后来我爱上了摄影,在把它当成事业追求之前,我把它当成业余爱好很多年。

Nick:我一直对户外活动情有独钟,后来,在大学里我参加了一些摄影方面的课程,然后我意识到自己有一双具有天赋的眼睛。我需要学习相机以及摄影技术相关的知识,这些在学校都完成了。我热衷于冒险的活动,而随身携带一部相机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那么Kilauea火山哪些方面吸引了作为摄影师的你们?

CJ:在夏威夷长大的我曾经去过Kilauea火山,我当时就为它深深着迷。我知道我会回来这里。海军退役之后回到火山边缘,我知道我回家了。

Nick:第一次拍摄Kilauea火山之后,我被迷住了——就是这么简单,真的。

当心

“这张照片拍的是CJ和一个哥们儿,当时他们就在一些岩石的边缘上,正在拍摄熔岩流。”Nick说道。

熔岩烟火

“我徒步行至夏威夷大岛的Kalapana海岸线,”Nick解释道,“在满月的映照下,熔岩以巨大的能量在海面上爆炸,迸裂至空中22至45米。”

熔岩天堂

“多年来我在熔岩流上看到彩虹出现,但每次都被镜头错过,”CJ解释说,“这一天我终于成功地在同一画面中捕捉到了它们两个。”

你们是怎样为拍摄火山做准备的?是否需要非常健康、精力充沛的身体,并且打包很多紧急救援物品?

CJ:健康的身体会有所帮助,并且有几样重要的物品是每次都要携带的。首先是带水,因为在那里非常容易脱水。其次是要带一个防烟面罩。一双好的鞋子也是至关重要,但最重要的还是知识,关于火山和它的危险,这些知识只能通过时间来学习。

最大的危险是什么?

CJ:拍摄火山是非常危险的。最危险的方面莫过于蒸汽柱,当熔岩撞击海面,或是在燃烧中通过森林和植被,都会产生蒸汽柱。这种热柱充满了有毒气体,如二氧化硫和其他废弃物,一次吸入过多的话足可以杀死你。同样的,你需要艰难而小心地穿过许多裂纹和缝隙——下面就是形成中的熔岩。在拍摄熔岩击中海面时,我们通常就站在海岸线的边缘,而且由于巨大的风浪猛烈冲击东部海岸线,它变得非常不稳定,甚至可能在你脚下崩裂。

我们无法想象这项工作在健康和安全方面需要多少日常功课。当你在水中时的危险是怎样的,在拍摄熔岩冲击海浪时?

CJ:当熔岩击中海面,水立刻沸腾——这个过程叫做“闪急沸腾”。当在海中游泳时,我们只有游泳短裤、脚蹼,以及一台带有水下防护装置的相机。你必须距离熔岩5到6米开外,一般情况下,它的温度会在40到42度,非常烫!

你曾经遇到过的最危险的情况是怎样的?

CJ:几年前,我从一个老化的、空的熔岩管顶上跌落,暴跌接近6米后才落地,而且摔坏了脚踝。我不得不把我的相机包放在三脚架上并把它撑起来,这样Nick才能够爬下来抓走我的包。然后,我用完好的那条腿爬了出去,胳膊也受损严重。我们利用相机带、三脚架以及一个腰带,将我受伤的脚固定住,然后Nick和我的哥们儿DonHurzeler两人架着我走了2.4公里才返回车辆所在地。在被(医生)植入了一块金属板、7颗螺钉和两颗钢钉之后,我发现原来自己不是所向无敌的——但他们重塑了我!

当所有事情几乎就爆发在你周围时,你是如何将注意力集中在曝光、对焦以及构图上的呢?

CJ:你必须是一个非常好的多任务处理者,当火山附近的一切翻天覆地爆发时,你必须在风暴中保持冷静,然后对焦。不只是曝光和构图,而是你周围发生的一切。事情发生得很快,你需要能够做出快速反应。它在几年之后会变成第二天性。

那么在这项艰巨的工作中,你们会如何调整相机参数?

Nick:当拍摄火山时,我们会使用各种不同的曝光手法。拍摄经常是在半夜,所以我们会从较慢的快门速度和高感光度开始,ISO在500到1000、快门速度在0.25秒到2秒之间。当06太阳开始升起,我们可以使用更快的快门速度和较低的感光度设置,比如ISO在100到400、快门速度在0.06秒到1秒之间。当熔岩冲击海面时,使用慢门可以创造出一种烟火秀的效果。

你们有没有渴望过退休,然后代之以拍摄美好、安全的夏威夷风景?

CJ:我们计划继续挑战我们的火山摄影事业的极限,继而超越它。在摄影方面我们是学生,并且我们相信一个人不可能了解它(摄影)的全部。

Peles海浪

“2010年5月,我和CJ徒步5英里来到熔岩流旁,爬下一个小山崖,然后游到距离1000度熔岩4到6米的地方,”Nick说到。“Peles是夏威夷火山之神。”

紫色河流

“我们站在这条长约100米的熔岩河流旁边,它就在我们眼前汇入大海,”CJ解释道。“我们持续不停地拍摄,直到它在地上结痂,形成一道熔岩管。”

一盏小灯

这张照片是CJ于2013年拍摄于夏威夷大岛的Kalapana海岸线。“熔岩正在涌入大海,而我站在一个15米高的峭壁边缘上,等待着太阳跃过地平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