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厕纸》是由意大利当代艺术家卡特兰(Maurizio Cattelan )和摄影师菲拉里(Pierpaolo Ferrari)创立于2010年的杂志,其特色为整本杂志完全没有文字亦没有广告,只有缤纷俏皮的图片,使当代艺术、时尚界与出版业完美地结合。

尽管没有一个字,但每张图片都奇妙地混杂了偷窥、香艳、猎奇、荒诞、恶作剧的元素,不多,就那么一点点。但就是这些一点点,却像毒品,让神经质读者们都爱惨了。

这些照片深受亚文化群体欢迎,颜色鲜明,游走在痛觉、色情与艺术的边缘,像是平淡日子里一根古怪的刺。

商业与艺术,二者永远都在眉来眼去,《厕纸》强烈的风格在艺术界弄出了声响后,日本潮牌KENZO就找到杂志合作拍摄了一季广告。

仍旧是断指、古怪的手臂、眼睛、奇异的大鱼,怪诞又挑衅。

你很难想象,一本杂志竟然有那么大影响力,远至东亚,日本,中国,甚至三影堂也曾有过合作。

归根究底,《厕纸》会火除了其独树一帜的摄影风格之外,还要得益于大环境。气候开始改变时,每个人都渴望能进入亚文化的避难所。

艺术是无神论者的宗教,艺术家是知觉最敏感的人群。而荒诞既是对主流的解构,也是一种自我流放。当时代需要荒诞,时代就会召唤出荒诞。

(移步摄影星球,观看更多内容)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