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长卫何许人也?他是中国第五代导演领军人物之一,创作了《孔雀》《立春》等优秀作品;他是中国最优秀的电影摄影师,曾掌镜《霸王别姬》《红高粱》等名作;现在的他也是一名前途光明的当代艺术家。

 

 

1993年,顾长卫凭《霸王别姬》获第66届奥斯卡优秀摄影奖提名。2005年,拍摄了自己执导的首部电影《孔雀》,并借本片获得柏林电影节“评审团大奖银熊奖”  。2007年,顾长卫执导的第二部影片《立春》入围罗马电影节竞赛单元。

 


 

做为电影导演,顾长卫并不高产,和北电的同窗好友张艺谋相比,区区五部长片简直少的可怜。

 

 

但每一部长片单独拿出来都熠熠生辉,如《立春》和《孔雀》,他的视线

主要投射在“沉默的大多数”身上,反映了小知识分子对自身命运与现实的反思。张静初在《孔雀》里拖着降落伞骑自行车的画面非常美。

 

 

他也是非常懂生活的导演,人物表现和台词处处都拿捏的恰到好处,让人不敢相信这些作品来自男性。

 

 

然而这次让顾长卫重新进入我们视线的原因,是他的个展《视界》。

 

 

作为业内享有盛名的导演转向当代艺术摄影本身就是个大新闻,更别提顾长卫这次拍摄的专题是人民币。解构人民币的独特想法和精良的拍摄输出保证了作品的立意水平。

 

对于初涉当代艺术的摄影家而言,这些作品似乎优秀过头了。

 

 

他和电影《立春》里的王彩玲一样,在骨感的生活中勇敢执着于梦想,隐忍而倔强地迎接每一个火辣辣的耳光。

 

钱依然是钱,人们的生活早已发生巨变,顾长卫觉得有必要把人民币搬到台面上来演一演。

透过那一张薄纸中变幻而出的面孔,我们被牵引着走过了每个饮食男女的喜怒哀乐,趟过了一条名叫生活的河。

之友君采访到了顾长卫本人,让他带我们一起探求《视介》背后的故事。

顾长卫告诉我们,他很乐于看到观展的人将嘴巴不自觉地张成了“O”型,然后发出惊疑:“这是百元大钞?”在看到这个场景,一贯沉默的他,内心却澎湃着自己的作品让人们产生如此大反应的小宇宙。

Q:将百元大钞做成展览,有人会觉得很俗,你有什么想法?

A: 人民币本身无所谓雅俗,相反我觉得它是个窥探社会本质绝佳的介质。从被运出印钞厂的那一刻,它就走上了一条未知的路,经过无数双手阅尽世间百态, 所以它可以代表很多东西,但同时,它又什么都不能代表,我觉得就是它存在的最大价值。

Q:很多人听你拿“钱”做了个展览,说是博眼球,对此你怎么看?

A:争议并不是什么坏事,可能引发争议正是做展的意义所在,在我看来,大家什么都不想,完全陷于一种被洗脑的状态而不自知才是最可怕的。

Q:除了摄影作品展览,在现场你还用许多其他手段,比如视频、投影等,为什么会用这么多方式呢?

A:说是展览,其实更像我自己的一次汇报演出,让大家尽可能的多层次看到我所想表达的东西。

Q:吴为山先生在展览前言中写道:“顾长卫先生本身是一位不善言辞的人,心里感受到的要比语言表达出来的丰富得多”,请问你自己怎么看待这样的评价呢?

A:我觉得我将自己的表达都融在了作品里,如果你愿意探求我作品背后的故事,也许你会发现我可以说的很少,我“说”出来的又很多。

他把一切都放在了心里,沉淀到了岁月中,所有的过往、奔波和梦想,所有的冲动、狂喜和欲望,所有的悲欣、失眠和暗夜,都如同大海深处涌动的暗流,看不到却能感受到他的强大。

他是摄影师,是导演,也是艺术家。

wecha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