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

作为窦唯的第二任妻子

虽不在江湖

江湖上却一直流传着有关于她的传说

但之友君并不八卦!

只想和你们聊聊作为摄影师的高原

以及她的摄影集《把青春唱完》

 

20岁时的第一台相机

 1991年,高原20岁,热爱摄影的父亲送给了她人生中的第一台相机——理光KR5。此外,父亲还给她报了一个摄影班,让她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跟着韩子善老师学摄影。

当时他们这种实验性质的摄影教研室总共只有三个学生,而高原的日常就是白天在学校拍拍作品、放片子、做暗房,晚上和朋友看演出、混party,每天的日子充实而快乐。

然后高原就成了当时比较少的摄影师之一。

 

 摇滚圈内人

 高原是一个“爱玩”的人,她与摇滚的结缘即是偶然又是必然。

16岁那年,高原在健美操班里认识了张炬的二姐马红莲,她弟弟是“玩儿音乐的”,还跳霹雳舞,后来成了唐朝乐队的贝斯手,张炬是高原第一个认识的“圈内人”。之后高原又认识了一批玩摇滚的音乐人。因拍摄封面与窦唯相识,搬家与老狼住到了一个小区……

1993年,魔岩音乐进驻到北京,希望找一个摄影师,同时跟摇滚圈也熟。高原十分满足他们的条件,便开始在魔岩工作,开始大量的拍摄摇滚现场、音乐人。

 

近十万张珍贵的照片

有了相机的高原特别喜欢给人拍照,她说:拍照一部分是为了工作交活,一部分是随手那么拍,大伙一乐就得了。那时候特别喜欢拍,因为生活很有意思,都是主动地去拍。很漫长的时期,我整天拿着相机,跟他们耗在一起。

记者问:“玩的时候你拿长枪短炮拍,他们不会不自在吗?”回忆这些,高原笑了起来:“一起玩的时候,我不拿大相机,就拿个小的。对着相机,他们每个人的反应确实不一样,有害羞躲开的,有表演型人格冲到跟前来作怪的,还有的干脆说,快给我捏一张。”

在所有的专业摄影师中,或许只有高原有着这样的经历——她成天随身背着相机和这些日后创造了中国摇滚黄金时代的人混在一起,玩闹的时候,她随性地按下快门。

就这样,从20世纪90年代初期,高原为摄影圈的朋友们拍摄了数万张照片。其中有崔健、窦唯、何勇、张楚、老五、丁武、高旗、艾敬、许巍、汪峰、孟京辉、老狼……

 

20年后图书面世

“2013年,Lens杂志主编法满向我约杂志的稿件,来我家本是准备挑选刊登在杂志上的照片,他却发现了我堆放胶卷的箱子。于是他就翻开了那些底片,他翻看了很久之后,跟我说:‘这太牛了!这得出书啊!’而这个提议也跟我一直以来的想法一样。”

之后法满开始整理这些照片,从近十万张底片中扫描了近万张,二十年后,这些废片旧片终于被时间洗出怀旧的光泽。

 

在挑选照片的过程中,法满不断调整自己的思路,照片越选越多,范围越来越大,终于大到了从1990年至1999年的中国摇滚黄金十年。但法满也没想到,在这个过程中,高原的情绪不断出现反复,甚至几次到了无法继续的地步,无法挑选,无法回忆。法满说:“高原不想回去,也不想再失去。”

《把青春唱完》是影像界对这一众文化群体的人文记录,为曾有过共同回忆的人提供了一个影像回忆的入口。

经过整整一年的时间,这些照片慢慢、慢慢变成了一本书,而时间成就了这本书的价值。

有位80后摄影师对高原说:“我觉得你拍得一般啊,没什么牛的,好多焦点都不实。”

“对啊。”

“那为什么那么多人说你牛啊?要是我在我也能拍。”

高原答:“对啊,这就是我为什么牛,因为我在。”

 

采访问答

因为入选摄影之友榜中榜年度人物,之友君也采访了高原,下面是访谈实录:

Q:很多人都说,这本书不仅是这些摇滚人的青春,也是他们的青春,那么在书中最能勾起你回忆的是哪些照片呢?

我拍摄了很多世人熟知的身影,就像唐朝乐队、黑豹乐队、窦唯、张楚、郑钧、许巍等人。在我眼里,他们是再普通不过的人,而他们留给我更多的是青春的活跃:踢球的窦唯、跳到讴歌身上的何勇、一副孩子模样的朴树……看到这些照片,脑子里就会展现当时的情形,似乎还能听到他们的笑声。

Q:你与法满在甄选照片的时候,会有分歧吗?

会的。他是做新闻记者出身,钟情于充满戏剧性的照片;而我更喜欢那些安静又美好的照片,所以经常会有一些摩擦。

Q:之后还会拍摄这样的记录性作品吗?

这不是作品。可能在大众看来我是出了一本“作品”,但在我看来,这就是我的生活,其实每一张照片我都不舍得放弃。以后大概不会再拍了,因为那样的生活已经过去了。

Q:制作这本书对你来说,可能更像是回忆的整理,在这个过程中,最触动记忆的是什么事?

为了确认版权和肖像,在出版之前,我会给每一位出现在照片里的朋友都打电话,甚至因为这件事联系到了很多已经很久不联系的朋友,我们一起回忆了很多事情,让人特别有想哭的冲动。

Q:我们知道为了配合这本书的出版,还办了一个《自在生长》的影展,除了作为书的宣传活动,还有什么别的意义吗?

宣传书只能说是很小的一部分吧,更重要的是,我希望他们能来参加这个聚会。这么多年,离开的朋友越来越多,我就想给留下的朋友以及自己,献上一份礼物。这也是一个聚会,想再把大家聚到一起。

Q:影展开幕式当天,听说有很多老朋友都到场了,他们现在的模样与记忆中的有差吗?

模样肯定是不一样了,老狼、高旗、欧阳等许多朋友都有来捧场,外表上大家身材都有些丰腴,脸上也有一点皱纹了,毕竟年龄摆在那里了。但是我们的关系仍然没有变,即使多年未见也能畅谈许久。

Q:《把青春唱完》这本书里给我们呈现出来的照片,可能不过是您生活中的冰山一角,其他的照片我们还有幸可以看到吗?

很遗憾,除了这些,你们可能不会看到更多了。我不打算把剩下的再拿出来,可不可以就让那些成为我独有的回忆呢?我想独有剩下的那些回忆。

高原说:“从前,摄影是我生活的一部分,有我所有的青春记忆,当我翻开那一张张老照片,会再次眼眶湿润。每一次现场都是不可复制的永恒,重要的是,我在现场。那是我一辈子的精神财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