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rt type=white ] 侯登科纪实摄影奖、法国“才华摄影基 金”奖得主 。2015年出版《大国志》系 列图文本和画册,继2014年出版的《我爱 这哭不出来的浪漫》之后再次以文字的形 式面向大众,而他的文章和摄影一样都有 着“严明式”的印记。[/alert]

入选理由:从照片到文字,他对体验 与表达的那份痴迷还是没有改变。

大概什么时候开始有出书计划的?
关于《我爱 这哭不出来的浪漫》和《大国志》这两本书和 一本图册。 在2014年时我接到了理想国的出书邀约,开始 以为可以出摄影集了,但没想到编辑居然要我 写本书,也没料到反响还挺好,多次加印。所 以出版社随后也增强了信心吧,当年就与我签 下了出摄影集的合同。《大国志》还分为图文版和纯画册版本,投入很大,印刷也非常精心, 我很满意。毕竟是摄影师,算是有了一个实实 在在的交代。

在计划出书时有什么印象深刻的人或事情吗? 这又促成了什么结果?
最令我感动的是理想国的编辑在制作上的认真 与专业,他们给了理想以极大的尊重。出版社邀请了设计大师陆智昌先生设计画册,陆老师 精益求精,几易其稿,画册最后交由雅昌印刷, 为的是得到优秀的呈现效果。在这过程中我也两次飞赴北京,在印刷前和印刷期间去与编辑 和技术人员一起确定印制方案,并亲自监督了印刷全过程。其实这就跟做摄影一样,大家用心付出,全力冲击了一个极限。而正是这样《大 国志》逐渐从“理想”变为两本实实在在的书。

因为你要经常出去拍照,这两本书的文字是在 什么时候写的?会边走边拍边写吗?
其实我平时没有写作习惯,拍照期间偶尔会写 日记,内容主要是记账。这两本书分别在2014和2015年春节期间集中写出的。

有特别喜欢的文学作品,或是作者吗?给了你 怎样的影响?
我几乎不看纯文学类的书,平时爱看历史、访 谈类的书,喜欢在这样的书里面看到世事人情, 以及洞察它们的智慧。

大家对你的印象一直是“摄影诗人”,欣赏您 照片中的浪漫、荒诞、感伤和那一股诗意。但 许多人固有观念是摄影师拍的好不一定写得好, 一个摄影师出书是否意味着他在两种不同的艺 术形式之间完成了跨界?
就像我们每天都思考、讲话一样,每人每天都 在“跨界”。欧美、日本的很多摄影师都出书, 他们也在自然地“跨界”,我们也可以或者说 也应该跨一步。其实生活本身没有界,在艺术 里,唯有体验和表达是不变的。写作、出书虽 然是一种全新的体验,一种改变,但人的每一 次改变都不知会走多远,但当时有颗痴迷的心, 就够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