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朝大诗人王维与当时的宰相王屿是邻居,王维家的生活淡定宁静,而王宰相家却是很热闹,因为王宰相也喜欢写诗作画,每天都有人来求。一天,有个人拿着润笔之资找王宰相写诗,却错跑到王维家。王维笑着说:“大作家在隔壁。”

一千多年过去了,王宰相的作品已经被人忘记,而王维的诗画还在引起我们心灵的回响,这才是艺术。由古代的诗词联想到摄影,如何能使风光摄影历久弥新呢?

我一直喜欢风景,或者更确切一点,是山水,曾经一个人去了很远的地方去寻找“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的意境。可惜回来的照片拍的很烂,而当时边读诗边拍照那种愉快的心境和以后多年的回忆成为我人生美好记忆的一部分。也许正是为了这种感觉,才使得我在所谓“风景摄影”这条最喧哗的大街上独自走了很远。或故宫秋影、古刹春色,或秦淮水影、灞陵
风声,或在美国东部静静的水塘和西部壮美的山河,我都在找寻着古代诗词和古代画家范宽、倪瓒等人的那种山水画的意境,并希望在我的摄影作品里表现出来。从这个方面,我更愿意称我自己为“山水摄影者”而不是“风景摄影家”。

中国的山水画是很独特的,它画的从来不是风景,而是人与风景的交融,在风景中表现人的情怀。中国古代的诗词与绘画的联系是最紧密的,很多诗人都是非常好的山水画家,在这里,我愿意称这些大师为“山水人”。

“山水人”从来是热爱每一片山水,他们不会只去名山大川,家门口的平常风景也会激发创作的灵感。他们热爱每一个时间,不会只等凌晨日出或者日落的某个刹那,然后收工走人。在他们看来,风景是有灵性的。读他们的诗词或者看他们的画作,我们仍然可以回到他们生活的那个时代,这就是艺术的力量。这些“山水人”虽然逝去了,但他们的“眼睛”还在,这是中国人的眼睛,传承给了后人。把心思更多地放在对生活的感悟和对其他艺术品的欣赏上,而不是在摄影器材的攀比和趋之若鹜的 “采风”活动上。也许,我们能在自己的心灵打开这
双眼睛,我们看这个世界就会不一样。

我在美国生活的六年里,经历了很多事情。拍这些照片时,也是我生活比较彷徨的一段时间,不可避免地表现出一种忧伤的情感。现在生活安定富裕了,最近的作品却缺少了那时的韵味。我不太喜欢对自己的作品作太多的注脚,原因很简单,如果你拍的好,你的照片自己就会说话了;而如果你拍的不好,说的太多也没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