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次展览我想呈现一种更日常化的、平铺式的展出方式,用看似无序的结构让观众产生不同的联想和理解。我想打破这种有序的作品观看方式,回归影像的日常性……希望观众以‘参与者’的身份去观看整个展览,切身的感受整个展览营造的剧场感、日常性,以及体会两位艺术家十多年来生活与创作交织的亲密关系。”

——王庆松

©刘珂&晃晃,《镜子》,摄影装置,尺寸可变艺术微喷,光敏树脂3D打印, 2017.1.1 – 2018.12.31

成都当代影像馆将于2021年1月31日呈现艺术家组合刘珂&晃晃个展。展览融合了影像、装置、表演等多种媒介,展示出这对艺术家组合通过身体和行为来探索两人之间的关系,以平等、信任、真实的姿态共同对抗时间的流逝,并传递出最简单质朴而又真诚的能量。

几乎和所有的关系一样,时间是这对夫妻最大的敌人和朋友。“十五年的相识,这种累积的熟悉经验慢慢让我们感到不安,流动在两人之间炙热的能量交换停了下来。我们想回到初识时互为镜子般的真实情感流动,于是我们约定尝试建立一次重新的连接,每天相互为对方拍摄然后组合在一起写上当天的日期封存起来,没有约束,没有期限,没有结果(刘珂&晃晃)。”

于是这催发了作品《镜子》的诞生:2017年1月1日起至2018年12月31日,毫无间断的2年,730天,1460张互相凝视、互相拍摄的图像,产生出开放的、鲜活的能量互动。

©刘珂&晃晃,《镜子》,摄影装置,尺寸可变艺术微喷,光敏树脂3D打印, 2017.1.1 – 2018.12.31

《镜子》完成后,他们更加确定了未来创作的方向,突如其来的疫情,没有停止他们探索的脚步,反而让生活的细节逐渐被发觉、被放大、被高举。于是一棵枯草、一片羽毛、一颗石头、一根头发都成为了他们最具温情柔意的创作素材。这组交织着记忆和情感的时间容器,将在虚构与实体、想象与真实、不可见与可见的不断组合之下,像旧抽屉般被打开。

©刘珂&晃晃,《留给时间的 3#》,摄影装置照片、木盒、综合材料,2020

诗歌常常成为刘珂&晃晃在某些重要时刻汲取精神资源的关键来处,正是皮扎尼克的诗歌《无用的边界》启发了他们关于本次展览空间的设想和呈现。诗歌的意象将在展厅里形成一个无形、无限的时空:没有传统叙事的起承转合,只有无数的碎片、错乱的瞬间构成情感与记忆的全部。

一个地方
我不是说一个空间
我在谈论
什么
谈论它所不是的
谈论我所认识的

不是时间
只是所有瞬间
不是爱



一个缺席的地方
一根相结的线

——《无用的边界》 皮扎尼克

或是因为期许、或是因为害怕失去,与之伴生的哀乐与焦虑成为了所有关系的共通感。这对艺术家组合,用决绝的勇气去重新审视彼此的关系,幸运的是,他们在这个过程当中找到了抵御时间裹挟的堡垒,找到了尚未被攻陷的情感要塞。他们用最质朴的方式,去阐释生活可以被看见、被质疑、被讨论、被戏剧化、被舞台化。“展览就像我们生活和作品的切片,有快乐有纠缠,有和谐有冲突,有对当下的认可,有对未来的不确定和洒脱,如格洛托夫斯基说的那样‘生活方式就是通向生活的道路’,在这条路上找到属于我们的庆祝生活的方法(刘珂&晃晃)。”

©刘珂&晃晃,《留给时间的 2#》,摄影装置照片、木盒、综合材料,2020

采用新媒体创作时常会让人陷入过分关注技术或审美的困境,但他们由此挣脱,以缓慢、以袒露、以真实辨识出技术现象与情感现实,透过想象、共同记忆、与情感的投射,探索个体与关系在平淡的循环往复中的更多可能性。穿插在这个充满互看关系的空间里,观者将会发现艺术家制造了一个嵌连着当下与过去的现场,一个没有线性时间的多重时空交互场所。在这场关于时间和关系的展览中,艺术家将以动人的真诚表达一切。

关于艺术家

刘珂 & 晃晃

艺术家组合,现工作生活于成都。

作品主要使用影像、装置、表演等媒介,通过对日常生活的观察体验,来探寻关系中的更多可能性,打破自身的界限创造更为开放的能量交互,结合展览空间营造出蕴含能量的场域,引领观者一同进入戏剧化、梦境般的旅程。

作品曾多次参与三影堂摄影艺术中心、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亚洲写真美术馆、连州摄影节等国内外诸多画廊美术馆展出。作品《平湖》入围2010年FOAM保罗·霍夫摄影奖,作品《镜子》获得第11届三影堂摄影奖大奖。

庆祝生活的方法

艺术家:刘珂 & 晃晃

策展人:王庆松

展期:2021.01.31 – 2021.04.04

展厅:成都当代影像馆F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