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那些2017年永远离我们而去的摄影师

作者 |  LIZ RONK  翻译 | 马文才

世界因为有了摄影师群体,帮助人们更好的塑造和定义了世界的每个角落。最近,时代周刊悼念了那些在 2017 年不幸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的摄影师们。

任航(1987-2017)

无题 ©任航

摄影师、诗人任航于 2 月 24 日在北京逝世。1987 年他出生于吉林,去世时年仅29岁。他在自己的网站上一个名为 My Depression(「我的抑郁症」)的博客里记录了这方面的身心历程。

他因为为朋友拍摄一系列裸体肖像而闻名,他曾以广告摄影学员的身份,用一台傻瓜相机在中国传媒大学学习广告摄影。任航曾经说过「简单地把看到的东西都拍下来」。

Alexander Öberg 是任航的长期合作伙伴,他告诉时代杂志:「任航是一个可爱的人,一个非常有创造力的艺术家,他有如此多的东西要与世界分享」。

Russ Adams (1930-2017)

1981年6月15日体育画报封面。©Russ Adams

网球摄影的先驱 Russ Adams,1955 年荣获普利策奖提名。在他 65 岁的妻子贝蒂去世仅仅几周之后,Russ Adams于 2017 年 6 月 28 日去世,享年 86 岁。他在《伍斯特电报》和《波士顿先驱旅客》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拍摄波士顿地区最棒的运动员们。1953 年他开始专注于拍摄网球运动,这个主题他坚持拍摄了 50 年。

Russ Adams 的一生获得过众多成就,他曾与美国国际广播电台合作,于 1969 年为世界各地的网球摄影师制定了一套行为守则,并于 2007 年入选位于罗得岛州纽波特的国际网球名人堂。当波士顿环球报问到网球冠军 Billie Jean King 如何评价 Russ Adams,「他是我们的校长,我们的导师,我们的守护者。」当亚当斯被引入名人堂时「相信我,所有球员们都追随他并且爱戴他。」

Richard Benson (1943-2017)

Forillon Park, Gaspé, 2006. Richard Benson, courtesy Pace/MacGill Gallery, New York

摄影师,教育家,影印大师 Richard”Chip”Benson 于 6 月 22 日在普罗维登斯去世,享年 73 岁。本森于 1979 年在耶鲁大学艺术学院教摄影超过三十年,并从 1996 年起担任院长。他获得过两次古根海姆奖学金和一次麦克阿瑟奖学金。作为石匠的儿子,他总是喜欢用双手工作。

他最有名的大概是在照相胶印技术和后来的喷墨印刷方面的创新。1981 年,吉尔曼纸业公司送给他一台胶版印刷机,安装在他罗得岛州纽波特的家中,凭借这台设备他能够复制该公司收藏的 200 幅历史照片,包括马修·布雷迪、阿尔弗雷德·斯蒂格利茨和罗伯特·弗兰克。他花了将近五年的时间制作了十分精细的印刷品。本森后来在一次展览中谈到,由于压力担心会把事情搞砸,那段时间他焦虑得睡不着觉。

从铂金印刷到最先进的数字技术,本森拥抱摄影的未来,依然相信印刷技术的力量。

Nick Cornish (1966-2017)

2011年3月2日,利比亚 ©Nick Cornish/The Sunday Times

摄影记者 Nick Cornish 在 1 月 18 日因白血病去世,当时他只有 51 岁。Nick Cornish 在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任职长达二十年,拍摄内容涉及从利比亚、叙利亚和伊拉克的战争到欧洲的暴动,以及两者之间的一切冲突。他是一位时常让自己置于危险当中的摄影师。

除了担任《星期日泰晤士报》和其他出版物的摄影记者之外,他还是一位出色的商业摄影师,专注于人像和风景。他和妻子西蒙娜一起住在意大利的翁布里亚。「他不仅仅是一位出色的摄影师;」《星期日照片》编辑雷威尔斯(Ray Wells)向康沃尔致敬时说,「他是最亲切和最谦逊的男人,让我惊讶的是很多人都知道他的名字。」

Marie Cosindas (1923-2017)

©Bruce Silverstein Gallery

彩色摄影先驱 Marie Cosindas 于 5 月 25 日在波士顿家乡去世,享年 93 岁。1959 年之前,她曾在现代时装设计学院和波士顿博物馆学院学习纺织品和绘画。她家的希腊故乡引发她了对摄影的热情。

在与保罗·卡波尼格罗(Paul Caponigro)和安塞尔·亚当斯(Ansel Adams)一起学习和参加研讨会之后,她在 1962 年受到宝丽来的邀请,测试宝丽来的新款相机。她擅长用彩色底片做测试,特别擅长拍摄肖像和静物作品,她曾受到现代艺术博物馆馆长 John Szarkowski 的关注,John 在 1966 年为她举办了个人展览,使她成为博物馆历史上第五位在现代艺术博物馆举办个展的女性。在报道中,John 说她的照片「就像蝴蝶一样真实,令人不敢相信」。

她的作品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陷入沉寂,但在 2013 年,两家博物馆——位于美国德克萨斯州沃斯堡的阿蒙·卡特美术馆和波士顿大学的摄影资源中心 展出了她的作品。在她一生中,她曾获得古根海姆格兰特奖、洛克菲勒奖学金和两个荣誉学位。

Arlene Gottfried (1950-2017)

©Daniel Cooney Fine Art

8 月 8 日,街头摄影师阿琳·戈特弗里德(Arlene Gottfried)由于乳腺癌并发症去世,享年66 岁。她在布鲁克林出生长大,是喜剧演员吉尔伯特·戈特弗里德(Gilbert Gottfried)的姐姐。

十几岁时她从父亲那里得到了第一台相机,并拍摄了许多布鲁克林的街景和有趣的人物。后来在纽约时装艺术学院毕业,并在一家广告公司任职,她为《纽约时报》、《财富》、《人生》和《新闻周刊》等刊物拍摄封面。但她最著名的还是三十年来积累的街头作品。

她在职业生涯中共出版了五本书,其中第一本是 1999 年的「永恒之光」,使她与她的拍摄对象 – 永恒之光社区歌手保持着密切的联系,她自己也成为了福音歌手。(画廊里的照片是她 2011 年出版的「Bacalaitos and Fireworks」)。然而,当年在接受时代杂志 Paul Moakley 采访时,她表示有时还是会觉得自己并不太懂制作照片书,尽管她已经清楚地证明了自己才能。她说:「我擅长拍照,并把它们按序排列。」「对我来说,这是一种总结的方式。」

Stanley Greene (1949-2017)

车臣,格罗兹尼,女人盯着1995年至2003年格罗兹尼市中心,2001年4月。©Stanley Greene—NOOR

摄影记者,荷赛奖获得者,摄影组织 NOOR 的创始成员。Stanley Greene 于 5 月 19 日在巴黎与癌症长期战斗后去世。68 岁。1949 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11 岁时他收到了父母的第一台相机。后来在著名摄影师尤金·史密斯的鼓励下,Stanley Greene 开始在纽约视觉艺术学院学习摄影。

大学毕业后他搬到了旧金山,拍摄朋克音乐,并制作了一组名为「西部阵线」的作品。1986 年搬到巴黎,做了一段时间的时尚摄影师,一直到 1989 年柏林墙倒塌。

他因为 1993 年在俄罗斯白宫的工作成果而获得了他的第一个荷赛奖(1994年)。在反对时任俄罗斯总统叶利钦的政变动荡期间,他是唯一的一位西方记者。他聚焦于车臣、格鲁吉亚、阿富汗和伊拉克地区的局势,这也为他赢得第二个荷赛奖和众多荣誉,包括 2004 年的 W. Eugene Smith 奖和 2016 年的 Visa d’Or 终身成就奖。

Don Hunstein(1928-2017)

Bob Dylan 和 Suze Rotolo, 1963. 这张照片被用在Bob Dylan的’Freewheelin’专辑的封面。©Don Hunstein

因其哥伦比亚唱片音乐家的标志性照片而闻名于世,于 3 月 18 日在纽约州纽约市因阿尔茨海默病逝世,享年 88 岁。 亨斯坦最初对空军摄影感兴趣。在亨利·卡蒂埃·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作品启发下,他购买了他的第一台相机,徕卡 M3。

回到纽约后不久,他在哥伦比亚唱片公司开始了他的职业生涯。这个职位给了他拍摄音乐人的绝佳机会,包括 Billie Holiday,Miles Davis,Johnny Cash 和 Bob Dylan。后来他成为该品牌的首席摄影师和摄影总监,在那里度过 30 年的职业生涯。他的数百张照片成为专辑封面进入了世界各地的家庭。

其中一张特别的照片甚至成为流行文化中某种符号。在他的职业生涯初期,他在 1963 年的一个寒冷的冬日抓拍到了鲍勃·迪伦(Bob Dylan)和女友苏斯·罗托洛(Suze Rotolo)走在格林威治村街道上的照片。那张照片成为了鲍勃·迪伦(Bob Dylan)的「Free Wheel」专辑封面。

Boris Spremo (1935-2017)

荷赛奖获奖照片 ©Boris Spremo

加拿大首位获得荷赛奖的摄影记者,8 月 21 日在与癌症斗争后逝世。享年 81 岁。1935 年出生在前南斯拉夫的斯普雷莫曾在「环球邮报」担任专职摄影师四年,然后在《多伦多星报》开始长达 30 年的工作,并于 2000 年退休。作为职业摄影师、加拿大新闻界名人堂成员,无论什么情况,他总能想办法拍到自己想要的画面。

1965 年在《环球邮报》上,他取得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就。在他获得的众多奖项中,包括了荷赛奖一般新闻组的冠军头衔。但据荷赛报道,尽管这张照片是由「环球邮报」委托投稿的,但实际上那张照片从来没有被报纸刊登过——因为编辑们担心读者会因为小狗的形象而受感到不适。

Khadija Saye(1992-2017)

Nak Bejjen ©The Estate of Khadija Saye

摄影界的后起之秀 Khadija Saye 于 2017 年 6 月 14 日离开人世。而她只有 24 岁。与她的母亲一起住在 20 楼。虽然她在伦敦出生长大,但她的工作与冈比亚遗址息息相关。

当她还是一名学生的时候,她创作了「冠」系列作品,关注身份、头发和她作为一个黑人女性的理解。随后在 2017 年的威尼斯双年展上,她作为所在小组中最年轻的艺术家,创作了「住宅」系列:在这个空间里,我们为展览而呼吸,通过她展示的仪式物品来感受她的非洲遗址。她说,作品是为了「探寻是什么赋予我们生命的意义,以及人们在绝望和颠覆性的挑战面前所坚持的是什么」。

她的朋友格林告诉时代周刊:「我有幸看到她在众多努力崛起的新兴人才中放出自己的光彩,成为一名国际成功浪潮的明星,很难相信这样一个充满能量和力量的人才就这样离开了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