策划:本刊编辑部 编辑:树楠 王娟 图:Tomas Rucker 鲍利辉 Alban Henderyckx 和威 文:汤淑娟 科尔 三木

[alert type=white ]人类对于远方的原始驱动力,最终造就了人类的辉煌。哥伦布四次横渡大西洋,发现了新大陆;莎士比亚远赴伦敦,造就了莎士比亚戏剧;卡尔维诺飘向远方的思绪,为大家营造了一座座不存于世的绝美之城。而作为照片制造者的摄影师,他们的远方应该比远方更远,在更远的位置摄取“远方”之景。而摄影师的远方到底是什么样呢?本期品色将通过四位视觉迥异的摄影师来呈现不同面的远方。[/alert]

我背起行囊默默去远方

转过头身后的城市已是一片雪茫茫

我不想再过那种单调的日子

我像是一条鱼生活像鱼缸

我不知道远方有什么等着我

只知道不会是地狱 也不是天堂

没有人知道我是谁

自己的命运就握在自己的手掌

我不希望远方像一个梦

让我活的舒适 也活的迷茫

我希望远方像一片海

活也活得明白

死也死得悲壮

——摘自汪国真《去远方》

聆听 面对自我 远行之前的必修课

[alert type=white ]我们的血液里似乎遗传着流浪的鲜红,几乎每个人都有远行的冲动。但是对于远方的盲目追求只会让我们迷失心性,我们甚至不知道去远方是为了什么。那么在远方之前应该做什么呢?Tomas Rucker的摄影作品无疑是优秀的参考——面对自我,辨清自我。 [/alert]

远方的远方是灵魂的深处

在未完成自我的对话前

你寸步难行

Tomas Rucker
Tomas Rucker

Tomas Rucker,捷克摄影师,同时还是一名艺术以及刀具制作教师。15岁开始学习绘画,买的第一台相机也是为了记录画作。后来却对摄影越来越入迷,开启了他的摄影师生涯。擅长人体摄影,由于学习绘画的经历,经常在拍摄之前,他会先画下人物的姿势再对照拍摄。

明确目标的远方才值得去

“人体摄影一直是我所热爱的拍摄题材,因为人在毫无遮掩的时候,才是最真实的自我。对于远方,无数人有着无数的幻想,但很多人都是盲目的,你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去远方是为了什么。为了洗涤自我,完成自我的救赎?那只是想不明白的文艺青年的幻想。在远行之前还是先听听自己的声音吧,知道自己去远方到底为了什么,然后再启程寻找你所需要的东西吧。”

远方,越远越朦胧,越朦胧越神秘,而越神秘就越让人想去探寻,远方总是有种魔力,令人向往。但是有个比远方更远的地方,那就是自己的灵魂深处。要想到达远方,应该先要完成与自己的对话,这样的你才能走得更远。

孤独,城市的症候病,因为城市走得太快而灵魂走得太慢,但更多时候,孤独是一种人最接近自己内心的方式。

而远方与孤独,在摄影师Tomas Rucker的作品中得到了优秀的结合与诠释。剔除世俗纷扰的人体与静谧悠远的自然融为一体。在广袤的自然中,人显得如此的渺小,或匍匐,或曲张,人以最接近自然的方式聆听着树木、花草、山泉的细语,感受着自然最质朴的气息,就好像是自然界的一种元素,如同石头、树木一般。我们曾经赤身裸体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就像伫立的树木一样,没有任何掩饰,现在我们将再次回归原始,直抵自己的灵魂最深处,在这宽广的自然中,将自己独立于世,实现与自我的对话。而回归原始的心,终于得以听清自己灵魂的声音,也终于可以踏步向前,寻找自己的远方。

在Tomas Rucker看来,人体只是一具表现思想的容器,他用他的视角为我们塑造出了一幅幅充满美感又不失张力的画面。每张照片下都隐藏着强大的情绪力量,那是一种自我反省之后的平静以及对于自然,对于未知,对于远方的渴望。

人垂坐于枯木之上,周边一片苍茫,这样的氛围最适合思考
人垂坐于枯木之上,周边一片苍茫,这样的氛围最适合思考
人物以最接近自然地方式,匍匐在石头上,面对着顺岩石倾泻而下的瀑布,静静地听着水敲打石面的声音。流动的水将人物衬托得越发宁静
人物以最接近自然地方式,匍匐在石头上,面对着顺岩石倾泻而下的瀑布,静静地听着水敲打石面的声音。流动的水将人物衬托得越发宁静
靠着与石头的触点,人体的造型优美却不失力量,似是陷入自我的冥思
靠着与石头的触点,人体的造型优美却不失力量,似是陷入自我的冥思
人体的身躯顺着岩石的走向婀娜仰望,似是已与其融为一体
人体的身躯顺着岩石的走向婀娜仰望,似是已与其融为一体
人物以最接近自然地方式,匍匐在石头上,面对着顺岩石倾泻而下的瀑布,静静地听着水敲打石面的声音。流动的水将人物衬托得越发宁静
人物以最接近自然地方式,匍匐在石头上,面对着顺岩石倾泻而下的瀑布,静静地听着水敲打石面的声音。流动的水将人物衬托得越发宁静
海滩一角,蜷曲的人物望向自我,反倒成为了其最突出的一部分
海滩一角,蜷曲的人物望向自我,反倒成为了其最突出的一部分

前行 印度时差 在行走中体会前行的真谛

[alert type=white ]旅行对于摄影师而言是一种不期而遇,当摄影师背起相机行走在陌生的街头,往往不是拍摄那些精彩的典型画面,而是以摄影为伴,通过摄影去认识一个陌生的城市,并将旅行中的影像进行再次整理,让行走升级,成为自省的一份图片档案。[/alert]

在旅行中仰望

在行走中体验

寻常的甜苦

世俗的喜悲

是摄影者前行的偶遇

鲍利辉
鲍利辉

鲍利辉,中国新闻摄影学会副秘书长、新媒体视觉学会副主席、云南省新闻摄影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云南省摄影家协会副主席、昆明摄影家协会副主席、大理国际影会艺术总监。《秘境PHOTO》影像杂志主编。

独自前行的勇气

“去远方,独自前行拍摄,并不是漫无目的的旅行纪念,而是有计划地去完成一次探索未知的项目,这样的旅行或许并不舒适,但收获的却是一些深刻的体会,一次认识世界的勇气。”

远方的旅行对于摄影师鲍利辉而言,并不是享受,而是在另外一个空间内去完成自我的体验,或者说,独自旅行对于他而言是一种仪式,是自省和洗礼。鲍利辉的镜头不喜欢表象,他显然懂得,相机的对手从来不是场景,当然更不是光线、光圈与焦距,而是摄影者自身。

鲍利辉喜欢独自前行,在他看来,在印度这样的国家中行走,一定要独行,人多了,就变成了旅游团,成为了走马观花,便失去了旅行的意义,旅行不仅是身体上的行动,更是心灵的体验。在人生的旅途上,我们皆是赶路的过客,泪笑掺杂,悲喜交织,苦乐兼具。只有真切地哭过,绝望地累过,钻心地痛过,无言地悔过,此生方算完整。路边的万千景色,艳阳高照繁花似锦是美,阴霾满天枯萎调零亦是美。

彼时彼刻,身体和灵魂一起,都在路上,满眼陌生的风景,满心奇异的情状。乍一看鲍利辉的创作方式是我们习惯所称的“街拍”,即在路上、集市、街头的偶然发现,但这些影像又有别于一般的街拍影像,他剥去唯美的光线、绚丽的色彩、以及精致的构图,反而将镜头对准了印度人的日常生活,他并没有用摄影来描绘精致,而是放下自己外来者的身份,用摄影描绘生命。

印度对于鲍利辉是遥远的,这遥远并不是空间上的距离,而是一位善于用双眼发现世界的摄影者对一个未知远方的期待,也正是由于这样的期待,使得他独自拿起相机,去看看那里的生活和那里人的信仰,这并不是走马观花的旅行游记,而是一次独自发现世界的摄影行为。

对远方的遥望,对生活的感触,都在一次次远行中展开
对远方的遥望,对生活的感触,都在一次次远行中展开
摄影师将人物瞬间的状态捕捉,远方便是由一个个瞬间构成
摄影师将人物瞬间的状态捕捉,远方便是由一个个瞬间构成
信仰与光线相遇,独自行走,去体验一次次的震撼
信仰与光线相遇,独自行走,去体验一次次的震撼

净化 洗涤之路 用心去凝固时间之景

[alert type=white ]远方有山,有海,有太多令人憧憬的东西。但是远方并不都是美好的,它也有丑陋的一面。对于远方之景的过度期盼终究只会让你失望。而对于摄影师Alban来说,远方有的不仅是美景,更多是一种走向远方所带来的平静,而他的作品即是他的心境呈现。[/alert]
Alban Henderyckx
Alban Henderyckx

Alban Henderyckx,法国风光摄影师。他一直穿行于世界的各个角落,去寻找最美的景色。

用远方之景净化自己

“城市的纷扰总是让人难以静心,于是远方之景成为了我的静心丸。在不断感受与拍摄中,我得到了从未有过的宁静。”

每一个风光摄影师都有一个去远方的梦想,让未知的风景去刺激自己的感官,获得更多的创作灵感。而远方对于摄影师Alban Henderyckx来说,无疑是他用来洗涤被城市纷扰侵蚀的心灵的良药。

Alban 的童年是在海浪声中度过的,伴随他成长的还有不断增加的人口密度。长大之后,他跟随着自己对远方期盼的原始本能,开始了独自的背包之旅,让自己沉浸在自然中。大自然的昼夜交替,云雾变幻,色彩杂沓,都在刺激着他的眼睛,驱使他去拍摄。

人在不同时间、状态,甚至是不同的摄影师镜头下,都会有着不一样的呈现,就像王家卫镜头下的女人总是颇有韵味。而风景也一样,不同人眼中的它自有不一样的气质。风光摄影绝不只是简单的记录,更是一种捕捉。而在Alban Henderyckx的镜头下,风光是安静、却不失雄伟的,太阳悬在空中,水汽升腾,瀑布倾泻,时间被冻结,仿佛是对一刹那感觉的铭记。而在不断的观看与拍摄中,Alban也找到了自己所渴求的宁静,并且将其凝聚于画面中,感染着观者。

正如Alban所说:“当我在面对自然的地平线的时候,我感受到了浓浓的自由感”,在看到美景的那一刹那,他整个人就处于一种上了发条的状态,很自然地去对所看见的东西做出一系列反应。

白雪覆盖于山脉之上,成为了其最美的装饰,似在流动,又似被凝固
白雪覆盖于山脉之上,成为了其最美的装饰,似在流动,又似被凝固
经过Alban3小时的攀爬悬崖,云海与银河最终得以在一张画面中相遇
经过Alban3小时的攀爬悬崖,云海与银河最终得以在一张画面中相遇
自岩石上缓慢流过,最后在山谷间奔腾的瀑布。静与动都在一瞬间
自岩石上缓慢流过,最后在山谷间奔腾的瀑布。静与动都在一瞬间
太阳低悬于空中,蒸腾的水汽与云雾混合,一切发生得悄无声息
太阳低悬于空中,蒸腾的水汽与云雾混合,一切发生得悄无声息

穿越 星际孤行 一位宇航员的生命探索

[alert type=white ]宇宙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是神秘的,那里是科学家探索生命世界的空间,在那个无边际的世界中,存在着太多的未知,摄影师和威通过影像模拟了一位宇航员,并让他开启了一段在太空中的旅行,这段旅行孤独悲痛、为了在太空中寻找生命的起源,他最终将自己留在了那里。[/alert]

每个人内心

都有一个小宇宙

而探索

自我内心宇宙的期限

刚好就是人的一生

和威
和威

和威,1984年生于河北石家庄,2007年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摄影师,影想力联合创始人与课程总监,现生活工作于北京。

精神的转换

将独自上路的摄影精神在观念影像上进行再次创作,从而形成一部由思维先行的观念作品,独自上路不是拍摄方式,而是摄影者的一种内在精神。
如果说独自上路去远方探寻一段未知的旅行是摄影者内心的一种期待,那么摄影师和威则将这种期待进行了转化,他将个人天马行空的想象进行放大,把所有的幻象都汇集到了一种高境界的对太空的好奇之中,并以第一人称创造了一位宇航员的星际旅行,虽然摄影师独坐在影棚中、电脑前,却将这位宇航员的旅行描绘的生动,耐人回味,如同一部科幻小说的梗概,或是一部电影的截图。一个星际宇航员孤身开始了一场不能回头的旅途,他飞出银河系探索从没有人类到达的未知行星。在长达一生的旅途中,宇航员带着比哥伦布还强烈百倍的兴奋,见到了前所未有的宇宙奇观,实现了人类几千年来的探索梦想。但同时这场旅途的漫长、孤独、压抑也占据了宇航员的另一半思绪,时间、生命、记忆、思念在宇航员心中交织成了另一个宇宙。其实,每个人的内心都是一个小宇宙,探索自我内心宇宙的期限刚好就是人的一生。这组作品虽然看似天马行空,却意在描写每个人的内心世界,他试图将未知神秘的宇宙与人类内心情感用摄影建立起微妙的连接,所有通过摄影表现出来的视觉效果都希望能够直击观者内心。和威的作品正是将孤独的旅行进行了心灵层面的放大。

在荒石中,宇航员试图将种子埋下,也是将希望埋下
在荒石中,宇航员试图将种子埋下,也是将希望埋下
当他发现宇宙中并没有合适的环境,他将种子植在体内
当他发现宇宙中并没有合适的环境,他将种子植在体内
宇航员手持种子,准备寻找适合它的土壤
宇航员手持种子,准备寻找适合它的土壤
在这超现实的影像中宇航员面对时空之门,准备开启一段远方的穿越
在这超现实的影像中宇航员面对时空之门,准备开启一段远方的穿越
种子在他身体里生长,吞噬了他的躯体,这段旅行没有归途
种子在他身体里生长,吞噬了他的躯体,这段旅行没有归途
拾取种子,将生命在宇宙中散开
拾取种子,将生命在宇宙中散开

via Fotom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