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黑白”道
我们去采访发哥的时候,拍摄《黄金甲》时留的成熟的胡子,已经变成了《龙珠》中诙谐的龟仙人胡子,发哥怎么看也不像那个“色情狂龟仙人”。聊起目前正在进行中摄影展,发哥露出标志性微笑,率性、简单而幸福,“我一直在镜头前,现在,希望能身处其后,通过镜头看外面的世界!”在摄影的世界里,他不是万众瞩目的王子,他是沉迷黑白胶片的痴狂者。

[box_left] 周润发
周润发,1955年5月18日出生,广东宝安人。他曾先后七次获得“电影皇帝”称号。主演《等待黎明》获卅届亚太影展优秀男主角奖和廿十四届金马奖优秀男主角奖;主演《英雄本色》、《龙虎风云》和《阿郎的故事》,又先后获第六届、第七届和第九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优秀男主角奖。他还得过美国电影协会和韩国颁发的“亚洲最杰出的演员奖”。《英雄本色》中的小马哥,奠定了他的荧幕形象。1987年因《秋天的童话》而得到金马著名演员。周润发以精湛的演技、迷人的亚裔男性风采,走进了好莱坞,《安娜与国王》、《卧虎藏龙》、《加勒比海盗3》为他赢得更加广泛的知名度,肯定了他在好莱坞发展的成功。周润发的摄影技术在圈内得到众多好评,曾多次举办摄影展,摄影风格厚重深情。
[/box_left] 当爱好逐渐变为一种生活态度的缩写,已超出找寻“快乐感”,成为对幸福生活的注解。已知天命的发哥过着低调的生活,希望多和家人在一起,摄影对于他来说,也是同样一种平淡天然的生活。周润发喜欢用大画幅的黑白胶片来诠释区别于演戏的光灿炫目,“我喜欢未知的东西。按下快门只完成了拍摄中的一部分,进到暗房把照片做出来之前,你不会知道照片是什么样子。再加上比如拍摄8×10的胶片,光胶片就100块钱一张,所以按快门的时候真的会考虑一下,这一下值不值100块?而且这100块还不含冲洗费哦!”偏执于未知的惊喜,是周润发在胶片里寻觅的金钱都买不来的“喜出望外”。周润发虽然痴迷于黑白胶片,对数码摄影也颇有心得。他说数码相机的出现,减少了“菲林”这个成本,让按快门更加随意,对很多人来说,数码化的确让更多人享受到了摄影的乐趣。

“我只想用相片来说我看到的香港故事。”这是此次《香港印象》摄影展发哥最想表达的心愿。

摄影展起“缘”

《香港印象》这个展览完全因“缘”而起。周润发本来打算自己做一个展览,不料中途策展人失约,展览不得不取消。周润发就去输出照片的地方,拿回原来计划输出的照片,碰巧看到输出店在整理黄贵权一批失而复得的关于香港的老照片。这些勾起无限回忆和怀念的照片让周润发如遇旧友,他就通过输出店找到黄贵权问他是不是愿意一起办展览,黄贵权欣然同意。“前世修来的福,大家做了朋友,又有共同嗜好,当然要惜缘地成全这次展览。”黄贵权医生轻描淡写地解释着展览的起由,言语间却将缘起同根生的友情表露无遗。

这次摄影展包括20世纪六七十年代始到21世纪的香江生活,纯粹黑白二色,记录着几十年来世事变迁的缩影。选择黑白照并不是刻意之为,一是因为当年只有这种手法,二是拍摄黑白照片是周润发最热衷的爱好。“黑白很有味道,很有六十年代的特色,放一百年都没有问题,就像陈年果皮一样,有一阵香味。”发哥用一个顽皮的比喻将那股道不明的感觉生动味觉化。

周润发作品中有一幅香港皇后码头清拆在即的相片。2007年那天,周润发站在最前面拍下了当天皇后码头的境况,成为这里最后的道别。而这个场景,媒体却没有能够记录下来。相片在此刻的意义,是回想着曾经的人面桃花,惆怅不知何处去的感慨。

对于美的定义,周润发与好友黄贵权给出相同的答案:“不一定因为被拍的本体是美好的事物,才能拍出美的照片,那是构图及感受的功力”,许许多多的美好,要“由第三只眼去感应的”。这也是两位好友希望通过此次展览,观众能够用心感受蕴藏在相片背后的故事。

欣赏美丽,也是门自我修为的课程。

周润发

周润发

1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