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一想到自然总会联想到诗和远方,但是其实生活在城市也一样拥有亲近自然的机会。

    以北京为例,这座城市的自然资源之优渥,生物多样性之丰富其实超过了很多人的想象——作为衡量城市生态的重要指标,物种数量尤其是鸟类数量非常重要,而北京作为全球九大候鸟迁徙通道之一,全境可观测到的鸟类数量逾470种,甚至超过了观鸟运动的发源地英国伦敦。美国博物学家克莱尔·沃克·莱斯利(Clare Walker Leslie)在《笔记大自然》中写到:“大自然就在身边,我们看不见它,是因为丧失了发现自然的能力。”

捕鱼的白鹭 600mm ISO400 f/6.3 1/3200

如果你忙于生计无暇顾及“远方的呼唤”,其实不妨从身边开始,只要用心就会发现其实自然就环绕着我们。你可以尝试一两项亲近自然的活动,例如观鸟、拍鸟就是一个很好的选择。这项运动既增长了知识又锻炼了身体,还为自己打开观看自然的另一扇窗口,何乐而不为呢?

当然,大多数生活在城市之中的鸟类都对人保持着比较高的警惕性,因此长焦镜头就成为了拍鸟活动中必不可少的一项装备。在实际拍摄中我发现,600mm是一个比较常用的拍鸟焦段,它可以保证在和野生鸟类保持距离的同时又可以获得相对饱满的构图。作为索尼Alpha 7R III的用户,在镜头方面我有一个很好的选择,那就是FE 200-600mm F5.6-6.3 G OSS 全画幅超远摄变焦G镜头 (下文简称SEL200600G)。此镜头有五枚ED镜片和一枚非球面镜片,可较大限度地减少色差,实现从中心到边缘表现一至的超高分辨率。11枚圆形光圈叶片,营造唯美的散景效果,纳米AR镀膜则可以减少逆光拍摄时产生的眩光和鬼影。虽然是一支超长焦的变焦头,但是它出色的防抖配合快速、精准、安静的内对焦和内变焦设计,让这支“大炮”即使手持拍摄也没有什么压力,而可手持对于拍摄飞鸟以及在林间寻找鸟类来说是一个很大的福音。

捕鱼的苍鹭 600mm ISO640 f/6.3 1/500

有了SEL200600G的助力,前往公园或者郊野去拍鸟就成为我闲暇时最主要的娱乐方式。今年4月我有幸认识了自然之友野鸟会的各位老师,他们丰富的鸟类知识以及对于自然生物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喜爱与呵护,深深地影响了我。具备了初步的观鸟知识以后,你会发现原来在未曾注意到的视野里存在着如此之多的野生鸟类,而在此之前,我一直以为城市里只有麻雀和喜鹊呢。

飞翔的苍鹭 600mm ISO400 f/6.3 1/1000

鸟类的形态各异,生活习性也不尽相同,因此对不同种类鸟类的观察与拍摄也要区别对待。例如生活在水边的鹭科鸟类,多数体型巨大,展翅飞翔的时候仿佛一架架小型飞机,即使不拍摄,只是看着它们在波光嶙峋的水面上优雅地滑翔,也会给人一种心旷神怡的感觉。虽然鹭鸟翱翔的时候很慢,但是它们捕鱼时的动作却是非常地干净利落,这就对摄影师的预判以及相机的对焦能力提出很高要求,虽然索尼的Alpha 7R III并非像Alpha 9 II一样是以速度为优势的机型,但是配合起SEL200600G还是可以实现快速而准确的对焦。鹭鸟从空中俯冲、入水再叼着战利品离去的整个过程中,你可以在取景器中看到绿色的气泡状对焦点一直牢牢地锁定在目标的身上。

捕鱼的苍鹭 600mm ISO1000 f/6.3 1/1600
枝头的戴胜 600mm ISO3200 f/6.3 1/500
林间的北红尾鸲幼鸟 600mm ISO400 f/6.3 1/500

相比较体型庞大的鹭科,拍摄林鸟难度就要大大的提高了,其中最主要的难度在于寻找的过程。有经验的观鸟者对于什么季节在什么类型的林木中会出现什么种类的鸟会有一个提前的判断,但是即使如此,多数林间鸟活泼好动再加上天生胆小的特性,也并不总能让你与它们邂逅。因此可以说拍摄林间鸟一半靠努力一半靠运气,SEL200600G的镜身比起那些“定焦大炮”来说还是相对轻巧,加上Alpha 7R III机身这一套组合可以保证行走的机动与灵活。拍摄林鸟的要诀是不要穿着颜色艳丽的服装,不要大声喧哗,发现鸟类身影的时候不要做出过大的肢体动作。而且要学会观察鸟类的活动规律,野生鸟类虽然可以自由的飞翔,但是其实活动的范围并非想象的那样“海阔天空”,某些种类的鸟会有相对固定的活动范围和行为模式,只要你用心去观察,耐心的蹲守经常可以体会到与鸟类“不期而遇”的惊喜。

寻找猎物的翠鸟 600mm ISO1250 f/6.3 1/500
准备埋藏果实的松鼠 600mm ISO8000 f/6.3 1/500
花丛间的蜻蜓 588mm ISO2500 f/6.3 1/500

虽然拍鸟有一些规律可循,但是毕竟野生鸟类不是人类的演员,它们不总会按照我们所设想的那样出现在镜头中。几个月的拍鸟实践让我体会到“随遇而安”的重要性,那就是不要带着太强的功利之心去拍鸟,如果仅仅是为了获得一张照片而采取诱拍或者是对鸟类具有危害性的驱赶、毁巢等方式就更加不可取了。把观鸟与拍鸟当做一种在自然中的散步休闲,获得影像只是漫步自然的一种副产品,心态就会平和很多,更何况,拍不到鸟,拍拍花花草草与松鼠、昆虫也是极好的呀。

图/文 米格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