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定性的瞬间之本质

前文提及布列松不为“决定性的瞬间”下简单的定义。笔者认为这是明智且正确的,因为若自己替自己的摄影观下了简单的定义,那么随之而来的便是后人从语言上的误解。

事实上,“决定性的瞬间”为何影响了日后的摄影界?不只是因为口号简易,使人能琅琅上口,更是因为此摄影观与布列松的影像结合,才能感动后世的读者与研究者。“决定性的瞬间”此一摄影观,其实是综合了布列松所习得的所有知识,例如诗学、文学、绘画、哲学、电影、摄影、社会学、心理学等等,这些知识都已被融合,成为他的血肉与灵魂,所以,他能以各式各样知识性、哲学性的观点来看待他所身处的世界,所以,他能以敏锐、旁人无法察觉的角度,观察这个世界。

正因为在“决定性的瞬间”之前,有这么多的影响元素与知识背景存在,那么就算是“快门时机”、“曝光”与“构图”,这三个被摄影界认为是关键的技艺,在布列松的丰富性之前,也就微不足道了。

在“决定性的瞬间”这个摄影观提出后,有无数摄影师想要依循着这个观点,成为布列松第二,但世上再也没有第二个布列松。为何?因为摄影师们忽略了布列松丰富的学识,社会科学研究者都知道,学识,是增加观看世界多样性的方法。但一般摄影师只目光仅限于技术探索,反观布列松兼具了丰富的学养与纯熟的技术。因为他看的比“只是”摄影师广,比“一般”摄影师深,他能见人所未见,思人所未思,所以,他能观察到这世界的“决定性瞬间”。

不容一言以蔽之的“决定性瞬间”,我们怎么认识?就采取现象学取径,还原事物的本质去探讨。

“决定性的瞬间”,其本质为何?

究其实,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无人能模仿的原因,正因他是饱读诗书的布列松,观察力与众不同,所捕捉的影像也与众不同。所以,“决定性的瞬间”,本质上来说,就是布列松本人,而认识布列松本人摄影观最的优秀方策,就是听他自己怎么说,所以,次回就来审视他的看法。

“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整个世界仍被战争弄得四分五裂,我和卡帕、西摩都有同感,觉得去殖民地国家很重要,那些地方就要有什么变故要发生了吧?我因此在远东待了三年。情况一旦酝酿成熟,紧张又达到顶点,事情是一定会发生的。”

1948.12,Henri Cartier Bresson,上海
1948.12,Henri Cartier Bresson,上海
光看这张照片就觉得混乱、恐怖了吧?对早年的台湾读者来说,这是无法接触的布列松名作,因为这正是揭露中国国民党无能腐败的优秀证据之一。

中国国民党政权在中国境内维持脆弱的表面统一,不过22年,与中国历朝历代相较,也是相当罕见的短命。在“打赢”抗日战争后,“全国统一”的“大好形势”,怎会瞬间天地逆转?

帐面上的原因在通货膨胀,但导致通货膨胀的根本因素还是中国国民党政权贪污与无能的本性使然[1]。

“ The value of the paper money sank ”(纸币变废纸),这是玛格南对这张照片的解说,那么,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金圆券是国民党政府继法币之后发行的纸币,始于1948年8月20日,废于1949年7月3日,寿命不过十月,却在世界经济史上留下重要的纪录,因为那是世界史上贬值速度空前的货币之一。

二战结束后,本应先休养生息,遏止因战争发生的严重通膨,但蒋介石政权自恃实力强横[2],不顾中国境内已在太平洋战争中化为半壁焦土,悍然发动“剿匪战争”,意欲将共党一网打尽,但这种昧于国际现实的蛮干作法,先天上就事倍功半,况且不打不知道,原来蒋介石的私军尽是一些“有条有理”[3]之辈。

况且蒋内阁的财主们竟然认为“没钱的话,只要多印就有”这种毫无经济学概念的思考,因此导致货币经济彻底崩溃。

1948年7月,法币狂印至604万亿元,比日本投降时增加了1085倍,比战争前增加了30多万倍。法币膨胀导致物价飞涨,物价狂涨又加速了法币的贬值速度,因此造成印刷的钞票还末出厂,已不及自身纸张和印刷成本的价格了。当时广东某造纸厂,竟买进800箱票面100~2000元的钞票当作造纸原料。

但蒋政权面对此项经济危机,采取头痛医脚的高明战术,就是废止法币,改用金元券──300万元法币换金元券1元,当然,这毫无起色。

金圆券贬值之速,可能是现在对着萤幕看盘的族群无法想像,不是等到收盘,也不是早晚价格不同,而是按钟点贬值,这就是当时的状况:

机关职员领工资拿到金圆券后,马上就换成银元、美钞或黄金,如果稍有延迟,即要蒙受贬值损失。有时一个办公室十来个人,管生活的人领取工资后,先不发给本人,而是先跑到市场换成银元、港币或美钞,再来按人分发。[4]

因此当时拿到金圆券马上换成贵金属或实物,可谓全民运动,至此蒋政权的经济已完全崩溃,20世纪中叶的中国,倒退回新石器时代以物易物的交易模式。

1949年5月,500万元只能和1948年9月的1元买等量的商品,例如上海的米每石卖金圆券4.4 亿元。金圆券发行10个月的贬值速度,比法币发行14年的贬值速度快得多。

中国国民党脆弱统治中国的22年间,法币与金元券这两种货币就佔了12年,在这12年内,通货膨胀了144565531914.9倍(1400多亿),可谓中国国民党世界性的经济奇蹟。

“一小时之内,银行门口就聚集了数以千计的人们去兑换黄金(gold rush),租界警察动用全部警力,才勉强维持这些人起码的‘排队’秩序,光我所见,就有10人死于互相踩踏。”

布列松是如此描述这张照片的。

相关阅读

[1] 欲知详情,请搜寻「国民党+通货膨胀+1949」这三个关键字,当可略知一二。

[2] 到底蒋政权是拖赢还是打赢日军,请详阅战史着作。

[3] 当时俗语,谓”有金条才有道理”。

[4] 詹特芳,《蒋介石盗取黄金、银元及外币的经过》。

1评论

  1. 布列松很厌恶对自己作品繁复的文字解读。决定性瞬间本身并非是其个人给自己贴上的标签。作者由其作品得出的个人想象倒是值得分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