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chatIMG231

人们常常一提到艺术,脑海里首先浮现的就是绘画、音乐、表演、书法等等。

其实摄影也是一门艺术,一门以相机为眼,世界为纸的艺术。

我们的摄影师,美丽风景的维护者,我们要给予他们更多的创作的动力。

摄影是一门艺术,它可以把现实生活凝结,也可以带我们回到过去的那段岁月,用摄影的方式把那一张张照片连接起来成为一个“真实的倒影”,过去凝固的瞬间也因此获得了生命,那些真实瞬间传达出无限的美好,也最能打动人的心灵。

1

有人说摄影是每个人都能做到的事情,怎么能称为艺术呢,艺术都是特别高大上的存在,这话说的一点不假,但是不是所有人都能把画拍成景,做到风景如画画成真的效果,所以摄影也是一门艺术,如果你已经掌握了这门艺术,那就去教教更多想要学会这门艺术的人吧!

发现和发展个人兴趣

你要学会观察光线和关系的窍门,但你也要寻找自己的题材和节奏。安塞尔· 亚当斯钟情于大地,尤其是高山,而他最好的作品无疑是其极富冲击力的高山和风景照片。他也许也能成为一位人像摄影好手,但他的人像不可能和他的风景比肩,他也不可能凭借人像获得如此高的声誉。奥古斯特· 桑德也许能成为一位出色的风景摄影师,但他最不可思议、最令人心动、最深刻有力的照片,是他为德国工人阶级拍摄的人像。这两位摄影师和其他伟大摄影师都醉心于对他们有更深刻意义的特定题材,同时远离其他题材。这就是他们的作品如此杰出的原因。

我在20 世纪60 年代初开始摄影,那时我还是大学生。我的目标是要展示我在加州内华达山脉宿营的地方。我被这山脉的巨型花岗岩峭壁深深吸引了,它的最高峰高达4300 米(图1),还有宽阔的峡谷(图2)、奔腾的河流和瀑布、静谧的草原和湖泊(图3)、巨大的红杉和糖松林,以及无数你无法预料的小东西(4)。我一开始用35 毫米彩色反转片来记录,然后我使用了大画幅相机。

1

图1:埃里克逊悬崖,内华达山脉

壮观的花岗岩峭壁和山峰吸引我来到高山之间徒步和野营。摄影最初是一项有趣的爱好,然

而,它又非常的重要和有意义

2

2 :泰希派特谷,国王河北叉

 

从王冠谷里遥望,裂谷似乎向远处无限地延伸,光滑的花岗岩峭壁构成了一座座充满韵律的山峰。我觉得,任何人看到这样的景象,都会为它的壮丽倾倒。

3

图3 :红扁萼花,进化谷

 

我把4×5 画幅的相机放在地上,让它处于草原的芳草和鲜花之中,而不是把它架在三脚架上,进而可以给点缀这片草原的红扁萼花创造出如薄纱般梦幻的照片。这是一种启发,我可以用非正统的方式使用相机,进而获得我从来没体会过的感觉。

4

4 :金花鼠之吻

 

当我在营地周围坐着,我往往会拿着我的35毫米相机,以防错过身边出现的有趣事物。而这一次实在是太神奇了。我不确定它们在做什么,但看上去确实像一种相爱的行为

 

20 世纪60 年代末,我成为一名计算机程序员,有一位朋友和我在一座大楼工作,他问我是否愿意学习拍摄或冲印黑白底片和相片。我的第一反应是“老天,我没兴趣!”我想身处群山之间,而不是待在脏兮兮的暗房里。不知怎么的,我改变了主意,让他给我看看其中的细节。我发现,这其实不是很难,也不是很脏。我马上买了一台更大的相机,我不想用35 毫米的小画幅底片拍照,然后,我就开始拍摄黑白风景照片了。

当我看过其他人的照片,尤其是亚当斯的照片后,我对风景照片更着迷了。亚当斯的作品比我看过的其他任何作品更有冲击力、更生动、更壮观。他的作品最能描述我在徒步中所见的风景,尤其是山。于是,在1970 年,我在约塞米蒂参加了亚当斯指导的一个为时两周的研习班。我知道自己的兴趣所在—山景。我觉得,从最擅长这个主题的人身上,我能最好地学会拍摄这个主题。

研习班结束后不久,我就辞去了国防工业的编程工作,开始从事摄影工作。我必须转战商业建筑摄影,以保持收入,但我的个人兴趣还是风景,只要有时间,我就会一直拍下去。

在20 世纪70 年代中后期,我的兴趣开始拓展,我开始对更抽象的画面感兴趣:不是风景所在的地方本身,而是除地方外的东西(图5)。当那些最了解我的摄影作品的人给出了负面反应,我遇到了最严重的障碍,他们看着我的抽象作品,奚落地问道:“这是我以前认识的布鲁斯吗?”这种反应足以劝阻我继续展示这些照片,乃至继续创作抽象作品,我似乎缺乏继续追寻梦想的自信了,但我还是觉得要创作抽象一些的东西。

5

5 :日出时的沙丘脊,死谷

 

对于我拍摄的第一幅抽象照片(1976年),我的摄影朋友的反应不大热情。我不大情愿向别人展示它,直到我在1979年见到了布雷特· 韦斯顿的摄影作品。他的照片非常抽象,非常有趣。从那之后,我对展示抽象照片不再犹豫。

1979 年8 月,我和研习班里的另外两名导师雷· 麦萨文尼(Ray McSavaney)和约翰· 塞克斯通(JohnSexton)带着学员到加州卡梅尔镇布雷特· 韦斯顿的家里,所有疑虑都消散了(我从1975 年开始给研习班授课)。在这次访问中,布雷特向我们展示了一批惊人的作品,其中大部分都是抽象的。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当我走出他家,一位学员抓住我的肩膀,问我:“你觉得

布雷特的作品怎么样?”我回答:“我从中学到的东西比这个小组里的所有人都多。”那个时候,我知道他的作品对我产生了很深的影响。

布雷特· 韦斯顿为我打开了抽象的大门。我意识到,他把我释放出来了,我可以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了。我对抽象的态度突然扭转了,这让我发生了转变。在那之前,朋友们的怀疑和负面反应让我觉得向那些无法快速识别主题的人展示抽象照片是对他们的冒犯,但当我看过布雷特的作品后,我的态度完全改变了。现在,我觉得自己在向观众展示一个谜题,或者说一个挑战。我会向后退,让观众解谜,或者让他们保持疑惑。我不是用照片回答问题,而是提出问题。我突然觉得,这两种创作方式都是有效的。如果有人对抽象感到恼火,那就随他去吧,那是他们的问题,不是我的问题。

1980 年1 月1 日,就在布雷特· 韦斯顿家的奇幻之旅之后4 个半月,我来到了羚羊峡谷。那是一个非常抽象的地方,我甚至从来没想象过人世间存在这样的景象。我毫不犹豫地开始在它的狭窄走廊里拍照。仅6 个月后,我在去挪威的路上“发现”了英国的大教堂(我曾被邀请到挪威教一个研习班,其学员都是经过挑选的职业摄影师)。离家之前,我曾说过我对拍摄教堂毫无兴趣,但这些建筑实在是太引人注目、太伟大不朽、太雄伟壮观、太扣人心弦了,我无法不拍摄它们。

在短短的6 个月里,我的兴趣从仅有的风景扩展到抽象,然后再拓展到不朽的古代建筑。在我的摄影生涯中,我一直在拓展兴趣,同时不放弃此前的兴趣。这种模式很适合我。其他人也许很不一样。一些人从一个兴趣开始,并在整个生涯中始终专注其中;另一些人会从一个兴趣跳到下一个兴趣,找到新的之后放弃旧的;还有些人一开始有很多兴趣,然后慢慢收窄,只留下一两个终生兴趣。

哪种是正确的模式?哪种是不正确的?事实证明,它们都是正确的。它们之中没有哪种比其他更正确。你的模式必须服务于你自己的兴趣。适合我的不一定适合你,或者其他摄影师,反之亦然。你要寻找自己的兴趣、自己的套路,这和别人无关。我们承认,你的兴趣会改变、拓展或变得更专注。我们清楚,只有你才能决定自己照片的效果、要表现什么、要避免什么、要强调什么、要弱化什么。换句话说,照片要表达什么,这都取决于你,你迟早会找到适合自己的套路。

一些摄影导师会把学生推向某个兴趣领域。我不赞同这种方法。我们都是多面的。我们的人生中会有不止一个兴趣,为什么我们在摄影领域不能有超过一个的兴趣呢?作为有多年经验的研习班导师,我从来没试过把学生推向某一个兴趣领域。我或许会指出学生在哪个领域最强,鼓励他们继续在其中探索,但我觉得摄影师应该不断留意其他有可能激发灵感的领域。我觉得追求多个兴趣领域是没问题的,只要它们能够激发你的热情,那为什么要远离它们?只有你能决定自己的兴趣,有些兴趣也许完全是惊喜,就像英国大教堂对于我一样。当然,对羚羊峡谷和其他裂谷的发现更让我惊喜,不过那是因为我从没想象过世界上居然有这样的地方。

 

以上内容节选自人民邮电出版社《摄影的艺术》

作者: Bruce Barnbaum

定价:118元

购买链接:http://product.dangdang.com/22608354.html?_ddclickunion=P-295132-149166_64_0__1|ad_type=0|sys_id=1#dd_refer=http%3A%2F%2Fc.duomai.com%2Ftrack.php%3Fsite_id%3D149166%26aid%3D64%26euid%3D%26t%3Dhttp%253a%252f%252fproduct.dangdang.com%252f22608354.html

 

内容提要:

这是经典之作《摄影的艺术》的新修订版(原版于1994年出版),这部著作被认为是很具可读性、非常易理解和非常全面的摄影教科书。现在,它已经更新了数码摄影的内容。这本书有超过100幅黑白和彩色摄影的插图,还有各种图表,可以帮助初学者、进阶者乃至高级摄影师找到自己的摄影表达方式。Bruce没有故作高深,也没有以高人一等的姿态进行论述,而是以清晰、简明、易懂的方式介绍了数码和传统摄影的创作技术。他还超过了技术层面,深入地讨论了有关摄影的哲学、表达方式以及创意的内容,这往往是其他摄影书避而不谈的内容。

作者简介:

Bruce Barnbaum,现居华盛顿州的花岗岩瀑布地区。20世纪60年代,他以狂热爱好者的身份进入了摄影世界。在这40多年里,摄影一直是他全身心投入的工作,也是他的爱好。Bruce拥有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数学学士和硕士学位,并从事了几年的导弹导航系统的数据分析工作和计算机程序编写工作。随后,他辞去工作,进入了摄影的领域。Bruce曾经编写过多本书籍,其中一些已经成为了摄影界的经典。《摄影的艺术》一次出版的时间是1994年,直到2002年仍在印刷出版。本书正是这本经典名著的更新版本。Bruce被认为是全球上好的暗房技师之一,无论是黑白摄影还是彩色摄影,都有其过人之处。他对光的理解几乎无人能及,并将这种理解融合到构图中,运用丰富的摄影技巧拍摄了极其广泛的题材。他还是一位积极的环保主义者,在超过30年的时间里,他既以个人名义倡导环保,又参与和领导了多个环保组织,例如山岳协会、全美奥杜邦协会、盘山公路保护委员会、未来方向组织和北瀑布保护委员会。

 

关于编辑

江寒山 的头像

微博@-清水修-

留下回复

你的电子邮箱不会被公开。

新浪微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