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titled, 1997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摄影艺术家安托万·达加塔(Antoine d’Agata)个展暨中法文化之春展览单元于2021年6月5日在北京光社影像中心开幕。本次展览展出安托万·达加塔新作Virus(2020)以及Every day turns into night , Light is like a virus in the eyes, Mala Noche(1991)等职业生涯中几个重要创作阶段的作品,这些创作是艺术家游历于法国、老挝、柬埔寨、墨西哥等国家,以独特视角和镜头语言,对当地人民生活真实情景的再现。此外,此次展览还将展示艺术家最新的影像作品,以及多本安托万·达加塔专为此次光社展览挑选的个人摄影画册,相信能够更全面的展示艺术家艺术语言的丰富性及多样性,同时也让观众更切身感受到安托万·达加塔这位传奇的“玛格南图片社流浪诗人”的魅力。

Groningen, 2003.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安托万·达加塔的摄影以及电影的作品是他对于当今世界现状主观且不妥协的态度表达。摄影师竭力打破界限,不愿重新体验他者镜头中的整个世界,而是要做一个能够不顾风险去与混乱相融的人。他的作品以主观视角来突出视觉表现的局限性并以此为标准来展开艺术创作。安托万·达加塔的作品采用了自传的形式,是对无序的时间之旅的记述以及与暴力之世事密切接触的见证。在如此脆弱且边缘化的尝试下,摄影师成为了自己作品的主体,用图像来记录他所经历过的人和事,带着还原的目的来体验每一个不同的状态。作为项目的一个完全参与者,为了生存他必须丝毫不差地遵循工作计划和无止境的任务书:为了超越以往过多的相似经历,获得更好的经验积累。

Lockdown, Olympiades subway station, Paris, France, March. 17. 2020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在2020年3月,由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爆发,安托万·达加塔从法国开始实行封锁的第一天起就带着一台热成像照相机游走在巴黎的大街小巷,用自己的方式来记录这场由病毒所引起的城市大转变,记录那些在陌生剧院前游荡的灵魂和低头逃窜的身影。冠状病毒使人们彼此孤立,世界分崩离析,从空旷的街道到重症监护室,他开始四处追寻人们的踪迹。在两个月中,他总共拍摄了13,000张作品——6,500张来自于巴黎的各条街道,6,500张来自于各个医院——为了直面新型冠状病毒,在医院里他拍摄了许多正在工作中的护士和正在接受治疗的病人,为了拍摄医护人员与病人之间的互动,他有时甚至在医院睡上几天。作为“3ème Scène(第三幕)”项目的一部分,巴黎歌剧院在2020年6月创作了一部由VIRUS系列图像编辑而成的名为La vie nue / The bare life的影片。2020年10月,在Tania Bohórquez的指导下,书籍VIRUS正式出版,书中包含了安托万·达加塔的摄影作品以及 Mathilde Girard, Philippe Azoury, Mehdi Belahj Kacem, Léa Bismuth, Juan Branco, Yannick Haenel, and Frédéric Neyra的文字内容。作为一种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呈现,安托万·达加塔对于新型冠状病毒的看法使人们产生了社会与政治意义上的共鸣。

Lockdown, Paris, France, April 8. 2020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由光社影像中心构想的关于The Bare Life系列展览,提供了探寻安托万·达加塔从Mala Noche(1991)系列到Virus(2020)系列之间密切联系的契机。模糊和主观的图像,细化了他对迷幻和终极感觉的追寻,一切都被一系列尖锐清晰的城市景象所平衡:被剥夺了权利和身份的移民、囚室般的房间、在沙漠中游荡的士兵、与汗水融为一体的工人。安托万·达加塔有意站在“邪恶的一方”(居伊·德波),这使他能够与真实世界接触。如果我们以一种广义的方式来理解这个术语,那么他的摄影作品可以说是一部政治作品。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我们就能感受他在Images of the day所传递出的凌驾于战争和历史的心灵慰藉以及“Night images”中的意乱情迷。尽管他们在表现形式上存在差异,但与之相关的所有图像都来自同一个世界即:当代世界的异化。安托万·达加塔觉得自己和他拍摄的模特属于同一个“肮脏物种”(米歇尔·福柯),社会各阶层认为这种异化的“危险”可以被理解为当代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全球化)的连带损害,因为它携带着挑衅所有既定秩序(经济、种族和性)的思想基因。

Intensive care unit COVID -19, Bagatelle Hospital, Bordeaux, France, April 2020 © Antoine d’Agata | Magnum Photos

安托万·达加塔此次的展览将揭开其艺术语言的丰富性, 呈现他13年来在世界各地身临其境的工作成果,正如他所提及的:“重要的不是摄影师如何看待这个世界,而是他们与世界的密切关系。”

关于艺术家

安托万·达加塔(Antoine d’Agata),1961年生于法国马赛,被认为是同代最伟大的摄影师之一。他于 1983年离开法国,用10年对世界进行探索。 因对摄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于1991年开始在纽约国际摄影中心学习摄影,师从拉里·克拉克(Larry Clark)和南·戈尔丁(Nan Goldin)。1993年返回法国后,他于1998年首次出版了摄影集Mala MuerteMala Noche。1999 年,他开始为法国Vu图片社工作。2001年,出版了《故乡》(Hometown),并获得了关注青年摄影师的 Niépce 奖。

2003年,安托万·达加塔出版《漩涡》(Vortex)和《失眠》(Insomnia)两本著作。2004年,他加入玛格南图片社,出版了第五本著作《耻辱》(Stigma),并拍摄了第一部短片El Cielo del muerto。2006年,安托万·达加塔在东京拍摄了他的第二部电影《阿卡·阿娜》 (Aka Ana)。2013年,安托万·达加塔凭借《抗体》(Anticorps)一书获得了该年阿尔勒国际摄影节的摄影图书奖。同年,他还在巴黎Le Bal博物馆举办了大型展览。 其最新著作包括:由Vortex工作室出版的Virus(2020),记录了新冠病毒的大流行;由The Eye出版的《安托万·达加塔——弗朗西斯·培根》(Antoine d’Agata – Francis Bacon,2020),汇集了两位艺术家的作品。两本著作均已售罄。他的作品由巴黎Galerie des filles du Calvaire画廊、伦敦Magnum画廊、东京MEM画廊、阿姆斯特丹Kahmann画廊和巴塞罗那Carles Tache画廊等多家画廊代理。

安托万·达加塔: 生命原相

策展人:萨曼莎·巴罗罗(Samantha Barroero)

艺术家:安托万·达加塔

展期:2021.6.6 – 2021.8.15(周一闭馆)

地点:光社影像中心 (北京)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