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末光绪二十六年的1900年,积弱已久的清廷,在义和团运动发生后,八国联军借机侵华,当年8月14日,联军攻打北京城,慈禧与光绪帝携王公大臣次晨仓皇西逃,自此紫禁城的城门大开,被八国联军攻占后大肆抢掠,众多文物损失惨重。

北京城破后,八国军队划地分片而治,其中日军攻破的是朝阳门,所以日本军队拿到朝阳门以北和德胜门以东的紫禁城外,占领了紫禁城。次年1901年的7月12日,时年34岁的日本建筑史专家伊东忠太来到了北京,他是一位极为推崇中国建筑的日本人,始终坚信日本的古建筑来源于中华传统建筑,后来被尊为日本建筑之父。但那时的中国被西方看轻,曾经一位考察过中国的英国学者说中国建筑缺少文化没什么价值,伊东中太听闻后,说此人只见猫却未见虎,目光短浅不值得辩驳。

此次来华,伊东借着为日本皇太子居住的东宫御所进行装饰这个缘由,来考察北京紫禁城,以建筑研究的角度,采取摄影与测绘相结合,几乎将紫禁城拍了底朝天,从而留下了这些珍贵的资料,整个测摄过程都有他亲自主导,指挥摄影师进行拍摄,拍好后的照片他亲自撰文,每张照片都进行详细的文字解说,而担当摄影的小川一真,是一位留学美国学到珂罗版印刷术和干版制造法的摄影师,两强结合,仿佛是上天抽空在八国侵华这个时间档口,专为故宫留下最真实的原貌场景,因为故宫的很多地方在此后的军阀混战,民国初建,战争洗礼以及社会变革中,遭到不同程度的改变和破坏。

考察30天后,日本伊势神宫漏雨,伊东忠太匆匆回国,考察见闻使他对中国建筑文化的了解更加深入,后来写了一些关于中国建筑史的著作。

天安门前华表 照片的拍摄角度应该是在长安街由东向西看,西面远处的门应该就是长安右门,今已不存;华表的位置在扩展长安街是也有改动。

午门 庚子年的午门广场已是徒有虚名的禁地。城门虚掩,洋兵横行其间。城楼上多数窗扇无存,南北可向望。东雁翅楼屋脊及正面城楼二层檐,有破损痕迹,应为美军攻打天安门的流弹炮火所致。城楼雉堞上草树茂盛,城楼下东侧有成堆的垃圾,有一辆汽车停放?垃圾堆旁的的那颗野生杂树,从树冠和高度来推算,至少有五年的树龄。

午门北面 御路中间的中国人头戴凉帽,着长衫,从装束上看应是宫中服务的太监。

太和门 从午门城楼北望,俯瞰整个太和门广场。

太和殿广场

太和殿前的日晷 台阶站的人,应该是为伊东忠太、小川一真所雇用的杂役,后面的建筑是体仁阁。

太和殿 如今的太和殿即依此为范本而恢复原状,只是殿外匾额少了满文。

太和殿内木制金漆台座 台座南、东、西有阶梯,四周有栏杆。从照片中看出这座世人心目中的的“圣殿”内部并不整洁,地毯不平整,且包边已经破烂;须弥台脚与东侧栏杆交接处有一破损的花棂窗构件,此样式构件只在太和殿前后门扇上才有。此时的太和殿依然是皇权的象征,但皇家的威严已荡然无存。

 

太和殿内金漆盘龙柱 小川一真在拍摄时,未显示建筑构件的粗大,让一在场的中国人张双臂抱住龙柱以作参照。照片中的人一身短打扮,手的骨节粗壮,应为从事体力劳动的人。盘龙柱上的沥粉比现在看到的更突出、线条也更遒劲。

 

乾清门 正在做记录的应该是这次考察的主角——建筑师伊东忠太。可折叠的三角帆布凳是一百年前顶级的时尚用品,台阶上的长桌,隐约可见陈有茶碗。经过一春一夏的风雨,窗纸已破败。

 

乾清宫 乾清宫东西两庑廊檐下可见各种生活用品,推想应该是有人居住使用。照片左下角可以看见桌上摆放的铜茶壶、带盏的茶碗。

 

乾清宫东侧台阶

乾清宫御路石雕

乾清宫内宝座

乾清宫东侧紫檀雕龙大镜

乾清宫西侧紫檀龙柜

交泰殿东侧 交泰殿东侧的门帘破败不堪;台阶下的裙房屋顶杂草丛生,与人等高处的窗纸多被捅破。

交泰殿 小川一真在拍摄时将存放“二十五宝玺”的匣盒罩布全部打开。地台前缘的包边有破损。

交泰殿内铜壶滴漏

坤宁宫西半部 窗户纸糊在外,本来是为了应对关外常有的暴风雪而养成的习俗,不想却和骑马射箭被一起带进了紫禁城。

坤宁宫的东檐角 隔扇门上有帘,东暖阁作为皇帝大婚的洞房,终清一朝只用过四次,每次也只有三天。

 

坤宁宫西夹道 隔扇门上有高卷的门帘,门旁有唧筒,这是清代宫中普遍使用的消防器具,山墙下有木制烛台。

 

来源:网络

2评论

  1. 看到这组照片很心酸,曾经最高权力的殿堂,衰败后竟然变得如此的荒凉,国不强,民不富,落后就要被欺负,很庆幸自己生活在当下中国强大的和平年代。

张春牛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