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杨达 编辑:王雪祺 美编:周蕾

杨达

湖北武汉人,在校大学生,黑白纪实摄影师,SIPA图片社签约摄影师。

你还是一个学生,却走了20多个国内省市、10多个国家拍摄照片,为什么会想做这样一件事情?资金从哪里来?

我希望行走更多国家,拍摄不同文化下人们的生活状态和民族风俗。我是个特别喜欢折腾的人,不断行走各个国家也是对自己的一种锻炼。资金会自己挣一点,有时候会做兼职,还会卖一些照片给图片社,当然家人也会资助一部分。

你的照片大部分是人物纪实作品,其中有几组拍摄印尼硫磺矿工和马夫的照片,为什么想要拍摄这样的群体呢?你是怎样得到拍摄机会的?

以前在网上看到外国摄影师拍摄的一组关于硫磺矿工的照片,我想进一步拍摄更多关于他们工作场景的镜头。我是为了拍摄硫磺矿工而去印尼的,到了印尼之后却一直找不到去矿坑的途径,偶然听到香港的一个朋友在谈论活火山的旅游路线,机缘巧合地得到了很多信息,开始规划这条拍摄线路。马夫是我到火山脚时发现的一个群体,当时直觉就是很想拍摄,觉得很有故事。

这次拍摄花了多长时间?跟拍期间怎么解决食宿问题呢?

大概用了3~4天完成了矿工和马夫的拍摄。我是自己一个人去拍摄的,所以费用问题是首要考虑因素。马夫和矿工都不会讲英语,语言沟通起来会比较有障碍,而且如果单独请向导费用会特别高,所以我只能住在火山脚下的村庄里,吃一些当地食物。

马夫都是火山附近的居民吗?

没错。这些马都是当地村民养的,现在印尼旅游业比较旺盛,很多游客因为火山景观来到附近的村庄,他们就牵着自己家的马出来拉客人。大概每天早上六点多他们就守候在火山脚下,等着游客骑马上山,通常需要费尽口舌地讨好游客,才可能会有生意。

讲一下这个硫磺矿坑情况吧!任何人都可以进入矿坑吗?

我去的这个矿井在Ljen火山,这是一座活火山,目前是对游客开放的,最著名的景观是火山喷发出的蓝色火焰,很多旅行者都是冲这个来的。但是蓝色火焰一般站在山口就能看到,而硫磺矿在山口下面2600多米的火山坑里。从山顶下到矿坑的过程还是比较艰辛的,四周弥漫着非常强烈的硫磺气体的味道,需要戴着防毒面具。我爬到火山上大概是凌晨3点多,深夜的光线情况非常差,每个人头上都要佩戴一个电灯才能看清前方的路,一路下去都是石头叠着石头,如果没踩稳的话随时有可能掉下去,特别是下雨后就变得更加危险。

你觉得拍摄中最困难的事情是什么?

最困难的是没有光线。我不用三脚架,在黑暗的环境下能否抓拍到自己想要的作品是很难保证的。而且周围的环境非常恶劣,我拍摄矿工采硫磺矿石的时候不小心被一团硫磺气体包围,当时防毒面具起不到任何作用,眼睛开始不断流泪,看不清东西。我试图喊人求助,却发不出声,周围没有任何人。我拍摄地方旁边是一个很大的湖泊,如果我看不清方向盲目往前走,很有可能会掉进去。还好当时一阵风吹散了气体,我才得以脱身。现在想起来依然很后怕。

说说拍摄过程中你最难忘的事情吧!

跟我一起前去有一些外国人,他们在山口看蓝色火焰。在矿坑里拍摄硫磺矿工的时候,我被硫磺气体包围然后挣扎出来,他们中有的人看到了。在火山上待了几个小时后,他们离开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你真的在用生命拍摄。”这是让我最感动的。

你所有的照片风格都非常一致,不像是普通大学生的视角。为什么喜欢这样的风格?

我的作品大部分是黑白纪实的题材。黑白除去了色彩的干扰,更能体现主题,这也是我自己的偏好。所有照片都不存在摆拍,我希望将最真实的生活用镜头呈现出来。我很赞成布列松的“决定性的一瞬间”和卡帕的“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那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的观点,这也是我拍摄的核心思想。

这次拍摄使用的是什么器材装备?

我用的是尼康D7000,镜头是尼康18-105mm。拍摄矿工的时候,由于光线不足,尼康D7000在很多场景中无法完成拍摄工作,所以大部分的时间我都用理光GR,这样可以减少对矿工的打扰,也不用太担心相机被磕碰到。

照片都做了什么后期处理?

对于纪实摄影而言,照片后期是有严格规定的。我们不能对图片内容进行修改,大量的后期处理也是不被允许的,所以我的图片都只是进行了色彩处理以及对比度、灰阶等调整。

杨达的小贴士

在国外拍摄,环境不熟悉,语言也不通,不要急忙拿出相机开始拍摄。保持微笑面对你的拍摄对象,等大家慢慢习惯了彼此的存在之后,在不打扰他们的情况下进行拍摄。不会交流没关系,一定要有微笑,然后再加上肢体语言,就OK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