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孙蕾 编辑:刘秀阳 美编:刘丽娜

生于1985年的Massimo Branca是一位出色的意大利纪实摄影师。人类学专业毕业,毕业论文的选题是摄影作为一种媒介在社会科学及文化研究中的应用。2009年起,Massimo加入摄影团体Collettivo Fotosocial,该团体旨在通过影像叙述的方式推动社会变革。

能告诉我们你是如何成为一名摄影师的吗?以及,为什么会选择纪实摄影?

从小我就对绘画之类的视觉艺术非常感兴趣,甚至想过去做一名画家。但我觉得摄影更适于表达我的态度,相较于技巧的娴熟,摄影更促使我不断变换和调整自己的视角。摄影既是一种表现世界的强大介质,也是一种完美的求知途径。

相比于摄影记者,我更喜欢被称作影像叙事者,因为我并不认同当今新闻摄影的超高速生产方式。

罗马尼亚的拍摄项目是何时开始的?你最初又是如何接触到这一题材的呢?

2013年的夏天,我的同事兼好友Igor Marchesan邀请我来到这里。一开始,我们并没有急于搜寻任何特定的主题,只是从整体上进行感知。

最初的四个月我们一起工作,多亏了他,我才对罗马尼亚有了更加深入的了解。

居住在布加勒斯特(Bucharest)“地下世界”的人们已经成为整个拍摄项目的核心,你最初是如何结识他们的呢?

最初的相遇完全是个意外:在大街上,我们遇到了一个身穿皮夹克却光着脚的怪人,身后还跟着几条狗。随后我们了解到,他是一个庞大街头社区的领袖。当我们要求去他的住处拜访的时候,他表示了欢迎——不过是在我们保证了自己并不为电视台工作之后。

赢得这个社区的信任困难吗?

信任也分很多不同的层次。作为一个外来者得到默许并不难,但真正被接纳则完全是另外一回事。在朝夕相处数月之后,我们才终于取得他们的信任,得以开始发现表象之下所藏的另一个世界。

社区中的人们对于被拍摄持怎样的态度?害羞、紧张、怀疑还是以上皆有?

人们的反应各不相同,有些比较害羞,但也有些甚至坚持让我为他们拍摄肖像。我们尊重他们,最大限度地避免使他们感到相机是一种入侵的武器。出乎意料的是,随着相处时间的变长,越来越多的人对我们的存在表示欢迎,有时我们之间甚至形成了某种默契。

你的拍摄对象中有一些吸毒成瘾,或者过着极为艰难的生活,你是否曾因此感觉受到威胁或者身处险境?

有时现场的气氛会比较紧张,尤其是在拍摄早期。因为对罗马尼亚语一窍不通,我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但一旦有机会更好地了解对方,大家就会放松许多。除了感染疾病,我并未感到其他危险的存在,担心染病也完全是因为当地的环境,而不是因为那里的人。

管道中的日常生活,2014年

Massimo说:“Catalina喜欢写自己小时候学过的诗歌和童谣。”

火车站前的日出,2014年

“流落街头的孩子站在广告牌下,广告牌上写着‘和我们一起来!’”

“李小龙”,2014年

“社区领袖正用水泥将管道包裹起来,以免人们被烫伤,他努力使那里变得宜居一些。”

旧的管道入口,2013年

“原来的入口,警察已于2013年11月将其破坏。”

为了拍摄这些照片,你在那里待了多久?

在过去的两年中,我有大概七个月居住在布加勒斯特(Bucharest)的Garade Nord车站附近。我总是随身带着相机,但有很多时候我只是观察和倾听,并不急于拍摄照片。

你有没有和社区中的某些人变得格外要好,或者你更喜欢保持一定的距离,避免过度涉入?

在我看来,相处一段时间后,人们之间变得越来越亲密或者逐渐成为朋友,这再正常不过。我非常珍惜和社区领袖“李小龙”的友谊,除此之外,我还非常关心一个住在那里的叫Catalina的年轻姑娘。

最初,我被她神秘的黑色眼睛所吸引,在帮她处理了腿上一处严重的烧伤之后,我们走得更近了。不幸的是,去年五月她去世了,而那之前一个月,她刚满18岁。

你已经为这个项目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其中哪些照片最让你感到骄傲呢?

我并没有特别偏爱其中的某些照片,但因为拍摄场景的原因,对于其中一些照片的感触会比另一些更深。

这个拍摄项目还会持续多久?

我也不知道。我仍会回到布加勒斯特(Bucharest),但我的思索已不再仅限于地下管道里的生活。我在探究导致人们流落街头的前因后果,以及其所产生的影响。除了一些零散的琐事,这个项目实际上已经占据我绝大部分的时间。目前,我正和Igor一起将在布加勒斯特(Bucharest)的研究和经历集结成书。

对于获得的马格南图片社和摄影展ThePhotographyShow评选出的“30Under30”奖项(30位30岁以下的有为年轻摄影师),你有何感想?

我当然感到非常开心,它激励着我将拍摄项目继续下去。同时,它也是一个非常棒的机会,我得以结识许多有趣的摄影师和他们的纪实摄影项目。

管道之内,2013年

“‘李小龙’正在切割一个旧发动机来提炼铜。”

Catalina的葬礼,2015年

“葬礼中,Catalina的朋友手捧着我为她拍摄的第一张照片经过火车站。”

管道内部一瞥,2015年

洗好的餐具和一幅达芬奇“最后的晚餐”复制品。

冬,2014年

“流落街头的人们聚集在管道 入口附近,利用洞中冒出的热气取暖。”

发现更多:MassimoBranca是Collettivo Fotosocial的一员,该团体致力于创造合乎道德标准的新闻摄影。网址:www.collettivofotosocial.com

1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