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Remi Chapeaublanc 翻译:张迪 编辑:李硕 美编:刘丽娜

蒙古,位于亚洲内陆,夹在中国与俄罗斯之间,主要由蒙古族、哈萨克族和图瓦族等民族组成,信奉藏传佛教和古老的萨满教。因为在蒙古,自然还没有受到人为的破坏,对这个国家的探索发现让Rémi Chapeaublanc得以思考,并启发他创作了组图——《神与兽》。

在去蒙古前,你主要从事什么工作?又是怎么想到要去拍摄蒙古拍摄的?

在我去蒙古的3年前,我就是一名专业的摄影师,拍摄过各类摄影作品。但估计你完全想象不出,在成为摄影师之前,我其实是一名生物信息工程师,那与摄影完全不是一类工作。与许多摄影师进行周密的计划不同,完全是我的心血来潮促成了我这次去蒙古的拍摄。是的,我就是突然想去探索这个对我来说完全陌生的国家。

听说这回你只花了很短的时间准备,那么都做了什么准备工作?

没有什么特别多的准备,就是准备了旅途中必须用的装备,毕竟要确保旅途的安全。事实上,我并不想提前规划旅程,做太多准备工作。这样我就可以不拘泥于线路,而是走到哪里算哪里,非常自由地决定我的行程。我准备摄影器材没有花费太多时间,从法国到蒙古的漫长路程才是最花时间的。

你是开车前往的蒙古吗?一个人驾驶?

我第一次前往蒙古(主要去拍摄照片)是独自一人,还是在冬天。那是一次很特别的经历,很苦。一整天都在开车,差不多每天要驾驶600公里,真是一段非常残酷的经历,不过也让我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

第二次去(为了把照片送给被拍摄者)是跟我的女朋友一起去的。那时候她还没拿到驾照,所以全程还是只有我一个人开车。有人相伴而行给人感觉完全不同,困难时期也变得轻松多了。

那么你是从启程便开始拍照,还是直到蒙古境内才开始拍摄的?

我是到了蒙古才开始拍摄的。我花了一个半月才到蒙古。这段旅程是我摆脱法国的生活,让自己慢慢适应其他文化的一个过程。我不想到那儿的时候带着固有的看法,所以我必须能够真正问自己两国文化之间最大的差异是什么。

后来我发现,在这片土地上,人类与动物有一种神圣的关系。在这种古老而发自肺腑的关系中,谁主宰谁?这里谁是神,谁是兽?

Tsaa

索尼α77,ISO100,1/200秒,f/8

Burkit

索尼α77,ISO100,1/200秒,f/4

Chura

索尼α77,ISO100,1/200秒,f/5.6

Siyr

索尼α77,ISO100,1/200秒,f/6.35

蒙古与你想象中的一样吗?

很难说蒙古是否和我想的一样,因为在真正到达那里之前,我尽量不去想象蒙古和蒙古人的样子。因为这都会让我有先入为主的观念,却又得不到真正的答案。而之所以拍这组照片,就是源于我无法回答的一个问题:人和动物之间到底存在什么奇怪的联系?所以这个项目是一段发现之旅,不管是对我自己来说,还是拍摄来说,都是一段不可思议的体验。

有没有让你特别印象深刻的人或事情?

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哈萨克人。这个国家和她的人民同时展现出让人难忘的财富与令人触目惊心的贫穷。这种强烈的对比让我终生难忘。

你是怎样选择被拍摄的人呢?如何说服他们接受拍摄?

实际上,我不会选择那些模特或有模特经验的人来拍。我所拍摄的,都是我在蒙古恰巧遇到的,不论人和动物都是这样。遇到再拍,而非计划好再拍。

我不会说哈萨克语,也不会说蒙古语,交流很是问题。我要用手来比划,还要向他们展示之前拍的照片,解释我想要他们做什么。我一拿出引闪器和柔光箱,他们通常很惊讶,有时甚至担心。

有没有想拍摄,却没能拍成的人?

当然,有的人会拒绝拍摄。我觉得这很正常,有的人就是不愿意拍照片。并不是每个人都对此泰然处之,特别是面对一个陌生人。但是还有一个问题,蒙古的古老文化认为给一个人拍摄照片会摄取他的灵魂。这就解释了为什么许多老人尤其反对为他们拍照,是因为害怕失去他们的自我。不过我必须承认在通常情况下,人们很乐意也很自豪为他们拍照。

为何选择这种画面风格?

我选择自然的黑色背景是想把模特和他们的环境分离开。大多照片是在蒙古包里拍的,只有一个光源。这种风格的照片能让我将注意力集中到人的身上,而不受环境的影响。

蒙古人看你的眼光,在你给他们看所拍到的照片后,有怎样的转变吗?

在我的第一次旅行中,当我拍摄完照片之后,我希望尽量做到在我第二次旅行的时候给他们送去打印好的照片。但我并不想欺骗他们,因为再次回到蒙古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我并没有承诺给他们照片。我并不认为我的摄影作品与当地人常见的游客们为他们拍摄的照片有什么不同。

但当我第二年带着照片故地重游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彻底改变了。我再也不是单纯的旅游,因为游客是不会再回来的。不用说我已经成为他们的一员,反正我敢肯定比以前亲近多了。我是为他们回来的,而他们中的许多人是不会理解的。

你用了什么装备拍摄?

我所用的相机是索尼的α77,镜头则是一支索尼50mmf/1.4定焦。在关键的灯光照明方面,我使用了一支保富图的AcuteB2闪光灯和一支60x90cm的柔光箱,并配合格栅来使用。

闪光灯似乎在你的拍摄中扮演了重要角色?

对,是的。闪光灯在拍摄时很重要,它让我可以在使用相对柔和光线的同时,得到自然的黑色背景。闪光输出与蒙古包里非常微弱的自然光获得了极完美的平衡。网状的格栅(俗称“蜂巢”)滤掉了柔光箱发出来的散射光,只让直射的光线通过,从而让光线变成了窄光束。总之,柔光箱配合格栅形成了一种柔和而又有指向性的造型光,这样就不会照到背景,也就容易让人物和动物从黑色背景中凸显出来。

在这次旅行中,我带的最重的设备就是闪光设备,我不得不把其他所有物品控制在最低限度。一开始我经常问自己,我是不是可以不超载、是不是应该把AcuteB2留下。但现在,看看最后的拍摄效果,我知道把它带上是最佳选择!

你觉得法国和蒙古之前的文化差异是什么?

法国与蒙古之间的文化差异是非常巨大的,但这些差异看上去正在逐步消失。事实上,草原游牧生活会逐步迫使你面对恶劣的自然环境,这对生活与文化的影响是根深蒂固的。举个例子,当地人对于款待客人的看法就与我们在法国完全不同。在法国,人们不会随便邀请别人进入自己的家,而在蒙古,走进别人家里是司空见惯的事,而且不用敲门,任何时间都可以,不管白天黑夜。在冬季,待在户外意味着死亡(气温可低达-40°C),所以走进别人家中寻求庇护是很自然的事。但在蒙古首都乌兰巴托,生活方式是现代化的,与法国没有太大差别。

下一步打算去哪里?拍什么?

我的下一站很可能是北极。我想不断询问人和动物的关系,但要去世界的很多地方寻找更宽的视野。中国也很吸引我,我还不了解她呢!

Toktar

索尼α77,ISO100,1/200秒,f/5.6

Echki

索尼α77,ISO100,1/100秒,f/4

Gulang

索尼α77,ISO100,1/200秒,f/6.3

At#2

索尼α77,ISO100,1/100秒,f/11

Baka

索尼α77,ISO100,1/200秒,f/7.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