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异族 编辑:真小灰 美编:刘丽娜

玩家档案 异族

本名孙虎,2008年开始涉及越野及摄影领域,单车走过云南、四川、西藏、新疆、内蒙古、青海、甘肃、宁夏等中国大部分地方,走过中国七大沙漠中的四个沙漠,穿越过罗布泊、哈拉湖,黑戈壁等无人区,最喜欢做的事情是走遍中国最原始的旷野,拍出最好看的手机照片。

户外越野者中的行家里手是你目前一个标签式身份,是怎样的契机让你开始这种生活方式的呢?

我是个户外运动的爱好者,滑雪、滑板、游泳等等我都投入极大的热情去玩。而军队大院长大的经历又让我对车,特别是军绿色的越野车情有独钟,人生第一辆车就是北京吉普2020。当时京郊最大的沙漠就是官厅水库旁的天漠了,那是1997年,天漠还很大,我也还年轻,四驱让我进入另外一种生活,也体验了另类人生。

不过后来开始追求事业上的成功,忙于挣钱了。2008年一次意外的受伤让我意识到不能再寄希望于以后,如果现在想做就立刻去做。从此,户外越野成为我生活的重心,摄影也随之悄悄走进我心中,稳稳地霸占了重要位置。

玩户外越野应该很有趣,但也具有一定危险性吧,给我们讲讲让你难忘的经历?

难忘的经历啊,其实挺多的。2011年我们试图用5天时间穿越有着中国最美沙漠之称的巴丹吉林沙漠,但走到一半的路程时,其中的一辆车坏掉了,不得不折回。2012年我用2天的时间穿越黑戈壁,向着800公里长的戈壁行进,无吃无住无油,什么都需要自己带。什么都得靠自己。还有去罗布泊湖心,那一望无际毫无生气、完全无任何差别感的不毛之地,在盐碱地以5公里时速开50公里的崩溃体验,也是终身难忘的。

最具有戏剧性的是2013年端午节,我们前往哈拉湖,它处于青海湖西边背靠团结峰。在第二天情况急转直下,路的难度、周围环境、海拔高度与人的身体状况都超出了我们当初的预判。那个地方完全没有路,只能在河谷中行进,河谷全部都是大小不一的鹅卵石,我们就像走在弹簧上,人与车始终处于上下震动中……就这样我们走了10多个小时,仍然看不到尽头。时刻想放弃却又无法回头的感觉,让我们几乎精神崩溃。就在我们几近绝望地沿着河床盲目行走,一条蓝色的湖带子从山谷后猛然出现在眼前时,所有的人都痛哭流涕。

沙之韵,2014

西藏阿里地区新仲巴县城郊外国道219边

朝拜神山,2014

云南省德钦梅里雪山

一生的信仰,2014

西藏自治区阿里地区塔儿青镇

有那么多艰苦的旅程,你对车有什么要求和体会呢?

在我看来,一辆越野车与一辆车是有区别的,四驱车能带我去更远更荒凉的地方,看到更多更奇特的风景,同时也能让人更加有能力面对困境而不退缩,只需要牺牲一点点舒适而已。毕竟,相比身体,我更喜欢精神的愉悦,这是一辆轿车,就算是豪华轿车都无法带来的东西,所以,越野车,代表的是一种生活方式,而绝非仅仅是一辆车那样简单。

我的车是Jeep牧马人,陪我南征北战出生入死。对于四驱车,最大的要求就是在确保通过性的前提下具有稳定的性能并且结实耐用,所以一般越野车都必须是带有独立大梁,具有双速分动箱,且配有高承载能力的前后桥。悠久的历史、可靠的四驱技术、结实耐用、不挑油品、上山入水、勇往直前,这些品质我的小马全部具有。

那你又是如何开始接触摄影的呢?

因为自驾、越野、玩车,开始选择摄影,最早拍的都是风光片。当一个人经常走进大自然,看到无数美景的时候,是无法抑制拍照的冲动的。第一次拍照记不清了,应该还在上学,上世纪80年代,海鸥120双反相机的时代,让父母借了一个和同学出游,大家互拍,玩得不亦乐乎,那时还在学习绘画,隐约感觉摄影与绘画有着很相似之处,只是并未懂得其中的道理,仅仅是因为好玩。

那你也是资深影友了,最近看到你拍的照片基本都以手机为主,与我们分享一下手机拍照的经验吧。

大概两年前吧,我的手机换成iPhone后,感觉手机让我更喜欢拍照了。其实手机与相机,都仅仅只是一个拍照的工具,在拍照上的一些基本要求是不会改变的,对光线的理解和利用,对构图的把控,对人物瞬间的抓取,对情绪氛围的营造,融入怎样的人生观察……这些都不会因为是手机或是相机而改变。

不同在于手机更加灵活方便,而且微信、微博等SNS社交平台的普及,手机随拍随分享的特色也就尤为凸显诱惑力。另外一些细节方面的区别,比如手机因为小巧便利,更容易抓取现实生活中瞬间消失的画面;而观看介质的不同,手机摄影对构图和光影也有着独特的要求。我个人认为,如果选择手机摄影,就不要总依循相机摄影的要求,或者与相机做比较,如果心中放不下相机摄影的框框条条的话,也无法理解手机摄影的真谛。

你最享受手机摄影创作的哪一个环节呢?

都喜欢,而且每个环节带来的快乐都不尽相同。比如拍照,让我对构图光线痴迷;修图能享受二次创作的快感;分享更是现代人不可或缺的东西;社交能带给我更多的朋友分享经验,提高技艺。这几个环节缺一不可,我也乐在其中。

对你来讲,拍摄中最难的事情是什么?记忆深刻的拍摄经历呢?

当发现想拍的人物出现时,因为种种原因无法达成目的,这让我非常抓狂,用抓拍或者偷拍似乎还是不过瘾。记忆最深刻的有好几次,经历都不相同。今年行走滇藏线,在德钦朝拜梅里雪山时,车停在路边,突然发现旁边悬崖上有一个很小的站脚之地,如果能登上半坡俯拍的话,感觉一定很好,于是四肢并用爬上去拍了自己最满意的一张车与神山的照片,下撤途中脚下一滑,手机直接摔了出去,屏幕摔裂了,这就是为拍一张心仪片子所要付出的代价吧。

还有就是在拉萨八廓街陪五个藏族女孩子磕长头的经历,当看到同样是年轻人,藏族人表现出来那种深入骨髓、融于生活的信仰时,深深的爱上了她们,可惜当时是子夜十分,灯光昏暗,拍摄环境完全不适合手机,但是现在看看那几张模糊的面孔照片时,心情依旧不能平静。当然,也期待未来手机在这方面的功能能够持续加强,会有那么一天的,我坚信。

如何让你要拍摄的照片与那些到此一游的照片区别开来呢?

这个挺难的,不过也有小技巧,第一,避免在大家都认为好的地方拍。第二,如果第一条无法避免,那么避免用大家都在用的角度拍。第三,如果上面两条都无法避免的话,避免用大家都用的构图方式拍了。其实很多地方都很美,只要善于去发掘,并且用独特的视觉去拍摄的话,一定会创作出有别于到此一游的照片。

你认为自己的心理状态以及阅读对拍摄有何影响?

有着非常大的影响,甚至是决定性的。我已中年,人生过半,该经历过的事情基本都发生了。现在的心理状态,应该是人生最佳阶段,阅读,能懂得体会很细微的感觉,小到一个标点符号,都会有着不一样的感情诠释,这在摄影时能让我着眼于很多微小细节,发现一些可能平常难以发现的东西吧。

在你的理解中,越野、拍照、旅行三者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

走过一些无人区,在玩车人群中有点小名气,不过,这个领域前辈大师们太多太多,我也只能望其项背,在后面苦苦追赶。我理解的越野、拍照、旅行三者可能就如同人的大脑、手臂、双腿一般密不可分,对我来说,旅行是大脑,能让我永远充满激情充满幻想;越野如双腿,能让我走遍天涯海角毫无畏惧;摄影如双手,能让我留住感动瞬间久久不能遗忘。三者缺一不可,至死不分离。

涅槃重生,2014

云南省香格里拉独克宗古镇

索曲风光,2014

西藏自治区索曲县国道317旁

信仰之路,2014

西藏自治区日喀则扎什伦布寺

异族的推荐

中国户外越野行摄地中国的荒野现在基本只有可可西里、羌塘、阿尔金山自然保护区,还没真正进去过,很是向往,戈壁和沙漠去了很多,基本中国七大沙漠都去了,希望将来有机会尝试一下深入被称为死亡之海,进去出不来的塔克拉玛干沙漠,这不仅仅是个人经验所能及,还需要一个团队的后勤保障与油料补给。而巴丹吉林沙漠的美,乌兰布和沙漠的险,腾格里沙漠的秀,库不齐沙漠的趣则都是我所喜欢并且每年都要再去的动力。中国的戈壁大多集中在内蒙古、新疆等北部地区,其中从内蒙古额济纳至新疆哈密之间的黑戈壁,甘肃敦煌至新疆若羌的罗布泊盆地、雅丹地貌及黑戈壁较为出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