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段佳 编辑:刘秀阳 美编:周蕾

MarkSutton是英国一流赛车运动图片社Sutton图片社的联合创始人之一。1985年,Mark与兄弟Keith创立了这家图像社,Keith因为拍摄Senna和其他标志性车手照片闻名于世。Sutton图片社是尼康大使(NikonAmbassador)之一,其影像涵盖世界拉力赛、单座赛车、跑车以及F1赛事。

在赛车摄影圈里,提到好的照片,人们首先便会想到Sutton图片社,那些摄于F1赛场内的照片,尤其令人激动。Keith和Mark两兄弟的赛车摄影经验最早可追溯到上世纪70年代。“父亲常带Keith和我去Manchester附近的Oulton公园环道看比赛——我们的父亲也是一位狂热的摄影爱好者。”MarkSutton说道。受访时,Mark即将去往Bahrain拍摄F1赛前测试。

Mark的父亲成功说服Oulton公园管理处向Keith颁发摄影通行证。虽然只有一台柏卡相机(Praktica),50mm镜头和黑白底片,他的照片却引起了当地和国家级媒体的注意。1981年,Keith认识了AyrtonSenna,并与这位前途远大的巴西车手成为好友。“Senna问Keith愿不愿意作他的主摄影师,”Mark说,“但Keith认为这样太过局限,所以在1985年时,决定和我一起组建Sutton图片社。起初,我们计划做一个像Getty那样的综合体育图片社,但最终我们把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赛车摄影上。其实从一开始,那便是我们的激情所在”。

摩擦瞬间

在去年的巴西大奖赛中,梅赛德斯车手Lewis Hamilton在超越法拉利车手Fernando Alonso的瞬间轮胎锁死。Mark和他的团队必须快速反应,才能捕捉到类似突如其来的戏剧性瞬间。

夺冠时刻

马来西亚大奖赛后,梅赛德斯车队的Nico Rosberg在领奖台上进行庆祝。Sutton图片社必须捕捉比赛中的每个环节。

成为行业翘楚

随后,Sutton图片社不断发展壮大,开始向世界各地的媒体出售照片。Sutton图片社还拥有著名赛车摄影师David Phipps的照片存档,David的摄影主要活跃于1960至1985年间,Sutton并不打算将这些照片数字化。

大型赛事中,虽然Sutton图片社会安排一批自由摄影师完成拍摄,但Mark和Keith仍常常亲自出马。成长于手动对焦和胶片摄影时代的他们保留了对构图和技巧的极致苛求。

“我成长于胶片时代,那时候我们必须使用手动测光表。拍摄比赛时,我事先几乎可以料到将会用到哪些器材,”Mark说,“赛车摄影绝非只是设定一个较高的快门速度然后猛按拍摄。放慢快门可能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最近,在F1的Bahrain站的拍摄中,赛道背后的电线杆不太好看,将他们虚化处理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好的拍摄是需要深思熟虑的。”

“在赛车摄影中,创造性使用景深也非常重要。当赛车驶出弯道时,最好使用较浅的景深,所以需要用到f/1.4镜头并配合较高的快门速度。此时,主体前景和背景都被虚化,但车手的头盔却锐利异常。”

“归根结底,我们并不是艺术摄影师。我们关心的是捕捉瞬间的激动,车手的激情。我们总是使用紧凑的构图并力求背景干净、简单。”Sutton图片社也以追焦照片而著名,高速移动的汽车清晰可见,而背景一片模糊。“拍摄这种类型的比赛照片,你需要1/250或1/125秒的快门速度,并尝试变换对焦点。”Mark说,“你可以尝试手动对焦并将焦点固定在赛车的必经之路上,或用自动对焦对赛车进行追踪。要跟拍一个高速行驶的汽车并将一切都拍摄清晰,你需要至少1/1000至1/1600秒的快门速度。”

围场肖像

Bahrain的赛前测试首日,Caterham车队的 队员MarcusEricsson在放松。Sutton图片社努力工作,力争拍到可供出售的车手照片。

追逐

澳大利亚的墨尔本,2014赛季揭幕战前夕,全体摄影师趴在地上拍摄新赛季的车手阵容——镜头后面的竞争与赛道上一样激烈。

为速度而痴狂

所以,具备怎样的技能才能成为Sutton的一员呢?Mark和Keith最看重什么?“想想就知道,总是有很多摄影师找到我们,但我们非常看重对赛车运动的热爱。否则,就算技术再过硬,也无法真正反映出车手的心理状态和赛车运动的精髓。最近,Sutton新来了一位拉力赛摄影师,他的拍摄手法非常有趣,像一个旁观者,视角独特。他一直缠着我,直到被雇佣,我喜欢这样坚持不懈的摄影师。“我希望看到摄影师们展示真本事,即便他们只是在本地拍摄了低级别的卡丁车比赛。”

“摄影要精益求精,要有独特的视角,要有不断创新的探索。让我们看到你的追求,我们会给你一个机会。在给付报酬之后,我们会全权享有这些照片——摄影师们能很快了解我们是如何工作的,这是很好的锻炼。”

如前所述,Sutton兄弟与AyrtonSenna曾多次合作。在Mark看来,1994年发生在Senna身上的悲剧使得赛车摄影师的安全保障得到显著提升。“规定严格了很多,对于摄影师来说也更加安全。就在去年,一位摄影师在德国大奖赛中非常不幸地被飞出的轮胎击中,不过我们的摄影师从未受伤。围栏也是一样,我们的摄影师知道,时速200英里的赛车可能会发生什么的状况,应该做出哪些反应来应对紧急情况。在有些比赛中,赛车离摄影师非常近,会有一定的危险,所以了解这些非常重要。”

人与赛车

2014年澳大利亚大奖赛之前, 法拉利赛车手Fernando Alonso进入他的赛车。必须小心取景和裁切,以免复杂场景中的背景干扰主体。

车手决战

这张以Daniel Ricciardo和Kevin Magnussen为主体的照片展示了如何利用浅景深来模糊处理杂乱的背景和观众。

Daniel Ricciardo

Mark和团队成员充分利用难得的休息机会,拍摄到车手肖像和偶发场景。

高效工作之道

在赛事拍摄过程中,Sutton图片社的团队协作效率完全可以和车队技师相媲美,团队间的相互配合做的非常流畅。“我们已经开始尝使用无线传送装置将比赛当日的图像传回总部办公室了,现在也取得了不错的效果,如果像在Bahrain站那样接入4G网络就再好不过了。通常情况下,我们会使用JPEG格式的精细画质进行拍摄——RAW格式会极大地影响照片传送速度,然后将图像放大到100%检查清晰度,选出清晰的、高质量的照片传回总部的办公室。在那里,我们的后期制作团队会将它们整理出来,并且进行基本的处理并配上说明文字。”当然,赛道并不是分站赛唯一的拍摄内容,我们也会拍他们在领奖台上领奖或者是新闻发布会时候的照片。

那么,Mark是否担心图片业务受到视频的冲击,或者图片编辑们从电影和录像画面中截图的行为呢?“我并不担心,”他说,“视频拍摄完全是另一种工作形态,和照片的作用有着很大的不同。照片致力于凝结运动的瞬间,比如赛车腾空而起的一刻,类似的照片仍有其生存空间。此外,由于F1赛事的转播协议对视频录制有严格的限制,我们其实非常幸运,我们目前的市场需求还是比较大的。”

向社交媒体迈进

关于未来,Mark和Keith打算专注赛车摄影业务,因而无意染指其他领域。赛车摄影仍然是他们的核心业务——同时也是他们的激情所在,他们是真心热爱这份事业。“我们将着力进军社交媒体,这有利于我们同公众和客户进行沟通互动。比如在F1赛事的试车环节,媒体中心没有屏幕,那时我们既是记者也是摄影师!”

Senna在庆祝

1991年,Senna在庆祝个人第5个也是最后一个比利时大奖赛的胜利,角度非常好。

Mansell的霉运

Sutton最著名的照片之一,1986年的澳大利亚大奖赛,Nigel Mansell因爆胎与冠军失之交臂。

芬兰飞人

这幅追焦照片拍摄于1993年的澳大利亚大奖赛,抓拍到练习赛时Mika Hakkinen驾车腾空的瞬间,Hakkinen因此获得了“芬兰飞人”的绰号。

影像背后

“这是在Bahrain站,一整天试车结束后的Hamilton,光线非常美。”

选景

“周五傍晚,我开车绕着赛道寻找新的拍摄角度。太阳正要落山,而我突然觉得,‘现在的感觉很好。’为了抓住赛道的特质,不惜尝试一切视角进行新的探索。”

曝光

“这张照片是用尼康D4机身配合24-70mm镜头拍摄的,镜头放在70mm端,光圈f/8,快门速度1/640秒,机身和镜头的焦段决定一切,只有带了合适的器材,才能捕捉到各种珍贵瞬间。”

光线

“光线从车的后方打过来,同时可以看到阴影中的Sakhir塔和Bahrain国旗。我将白平衡调整为阴影,使金色的光芒凸显出来,增强了日落的色彩,突出整个环境的氛围。”

Mark的摄影小贴士

1.学会适应

对于赛车摄影,你必须习惯调整快门速度,既是为了捕捉高速运动的赛车,也是为了创意效果。

2.降低速度

降低快门速度是至关重要的, 因为追焦可以形成十足的速度感。

3.背景很重要

检查你的背景,要尽可能的干净,如果无法回避干扰物,尽量用浅景深去模糊处理。

4.为感光度设定上限

高感光度可以提升快门速度,但是我们将自动感光限定在3600以下,防止产生过多噪点。

了解更多关于Sutton Images,请访问www.sutton-images.co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