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摄影界的“好色之徒”
艳丽的色彩和超现实主义情节,独属于伦敦摄影师 Miles Aldridge 的美学范畴。这些令人惊艳的特质,为他打破常规、在时尚领域备受瞩目起到了关键作用。

 色彩大师的炼成之路 

 
以浓烈的色彩和希区柯克式悬疑画风作品著称的 Miles Aldridge,于去年被时代杂志评选为“100位最具影响力人物”之一。
Aldridge 出生在六十年代的伦敦,在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学习插画后,九十年代中期正式踏上了摄影师之路。
Miles Aldrigde
Aldridge 的人生轨迹或许受到了父亲 Alan Aldridge 的极大影响。其父是六七十年代著名的英国艺术家。他凭借迷幻主义的代表风格,与诸多英国流行音乐组合都开展过合作。
Alan Aldridge,1943-2017
幼时,Aldridge 就已经习惯了家中常有名人和艺术家上门拜访:John Lennon、Eric Clapton 、Elton John 这些音乐巨匠时常在家中与父亲聚会——在如此环境中成长的 Aldridge,在他们的影响下开始思考自己的人生之路。
John Lennon,《The Penguin》, 1966
《The Beatles Illustrated Lyrics》, 1969
The Who’s,《A Quick One’》, 1966
Miles Aldridge 的镜头语言与他早期的插画学习生涯有着密切联系。
如同用画笔蘸染上各色颜料涂抹出的绚烂风景,Aldridge 充满色彩感的镜头生动而迷人,具有强烈的电影风格。

在某次采访中,他坦诚这是向自己热爱的艺术家们致敬的一种方式。有趣的是,你能发现他的“偶像榜单”上,Derek Jarman、David Lynch 和 Federico Fellini 等一众以悬疑作品著称的导演赫然在列。
Federico Fellini, 1920-1993
Derek Jarman, 1942-1994
David Lynch
Aldridge 时常以一种抽象的手法实践着自己的摄影创作。
在浓墨重彩的色调间,平衡着理想化审美与留白之间的关联性,

个中隐藏着他独特的幽默感。

 单帧电影情景剧的掌镜人 

 
短片中,我们能清晰地摸索出 Aldridge 在掌镜时的思路,以及蕴含于镜头背后的深层用意。这并非单纯捕捉某个瞬间的静态片刻,而是经过了一连串深思熟虑后的最终结论。
他在开始工作前,会用画笔勾勒出之后取景时的角度和分镜图——这种类似导演在拍摄前进行的分镜头处理。他将这一系列的创作视为是生动的“单帧电影情景剧”。
“I Only Want You to Love Me” , 2013
Home Works #3, 2008 
Spot the Fake #1, 2006
Lip Synch #1, 2001
Miles Aldridge 为《时代》周刊拍摄的封面
Aldridge 完美呈现的超现实主义故事和梦幻般的迷人色彩,为他的职业生涯不断开辟出新的高峰:与时尚杂志合作已是寻常,更有不少作品被画廊或博物馆所收藏。有趣的是,他曾称自己的创作和商业作品是“带有字幕的国外电影”和“好莱坞式的大片”。
Aldridge 拍摄的时装大片,并非完全属于主流审美的范畴。相反,他的作品总或多或少地略带违和感和冲突性——这也成了 Aldridge 最为鲜明的个人特征。
他提到自己日常寻找灵感的方式是读报纸,那些徘徊在现实社会的边缘人群也是自己的 muse。
“有时候,我会意识到这个世界瞬息万变的可怕性,

人类的生存有着无穷尽的变化。”

Aldridge 大量使用习以为常的家庭情景,用丰富的色彩和女性角色的表情,形成强烈的反差效果:一位金发女郎正将粉色吹风机像枪一样顶住自己的脑袋;一支被口红染色的香烟正狠狠地插进了荷包蛋中——嘿,早餐彻底毁了。
Chromo Thriller #3, 2012
Red Marks #1, 2003
 

与艺术大拿们的跨界

 
短片中出现的作品中,不乏 Aldridge 与其它艺术家合作的系列。在与艺术家 Maurizio Cattelan 合作时,他将一位不着一缕的模特与 Cattelan 的艺术作品摆放在一起,并将两者融合于同一个情景中。
在与 Harland Miller 合作时,他以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报纸广告图片为灵感,打造了一位金发女郎的家庭生活。
Circling The Small Ads (after Miller), 2017
In Shadows I Boogie (after Miller), 2017
在和 Gilbert&George 两人组一同工作时,Aldridge 干脆邀请了这两位艺术家参与到拍摄中来。
《Numero》2015年6月/7月号大片
曾有人向 Aldridge 询问,“该如何看待摄影这种以捕捉‘暂时性’瞬间的方式保留住某个片刻的艺术形式?”
他回答道:“我并不想凭借着转瞬即逝的情绪去记录,

而是希望能够保留住内容。

一些值得永恒纪念的对象。”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