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彩色摄影之父,用色彩回怼布列松的偏见!

 

威廉·埃格尔斯顿《无题》,1973年

 

在诸如instagram等图片分享网站中,我们毫不吝啬地给那些色彩斑斓的摄影作品点赞,没有人会否认彩色摄影中的艺术性。而在“彩色摄影之父”威廉·埃格尔斯顿被摄影界认可之前,这其实是不可想象的。

在摄影圈,一直流传着“水平不够,黑白来凑”的所谓方法论。其实,这种看法并非空穴来风,那些耳熟能详的摄影大师们大多以黑白摄影横扫天下。早期的彩色摄影通常只是被用于商业用途,压根无法登上艺术的大雅之堂。

 

1976年,纽约当代艺术博物馆“Photographs by William Eggleston”个展现场。

 

1976年,彩色摄影终于发起了反击。37岁的摄影艺术家威廉·埃格尔斯顿(William Eggleston)得到了MoMA摄影部主任John Szarkowski的赏识,历史性地首次在博物馆举办了彩色摄影展。然而,像所有的新兴事物一样,这场展览迎来的却是非议。

 

年轻的威廉·埃格尔斯顿

 

评论家野蛮地将他的作品视为是“骇客艺术”,评价其平庸、无聊又粗俗,《纽约时报》甚至将这场开创性的展览评为“年度最令人讨厌的展览”。就连让埃格尔斯顿投身于摄影艺术的偶像——法国著名摄影师亨利·卡蒂埃-布列松都对他说:“知道吗?威廉,彩色摄影全是胡扯。”

 

 

但是这些负面评价与偏见丝毫没有影响到埃格尔斯顿,他淡定地喝了点小酒,睡了一觉才迟迟去参加开幕仪式。这位未来被称为“彩色摄影之父”的大师,对自己的选择有着绝对的自信,当然历史也会证明他的选择。

 

 

少年时期的埃格尔斯顿也曾视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为“摄影圣经”,为黑白摄影大师的作品所倾倒,甚至自己也尝试模仿与学习,但是彩色摄影才是他真正的归宿。

 

 

与其说埃格尔斯顿选择了彩色摄影,不如说彩色摄影选择了他。他出生于田纳西州的孟菲斯,很小就随父母搬到了临近的密西西比州。从小沐浴在美国南部的阳光下,让他拥有了对光影和色彩超乎寻常的敏感。

 

 

1965年的一个傍晚,埃格尔斯顿站在孟菲斯的一家超市外面。年轻的员工正忙着整理购物车,温暖的阳光撒在他金色的头发上。埃格尔斯顿举起相机悄悄靠近,按下了决定性的快门。

 

 

初次的彩色摄影尝试让埃格尔斯顿尝到了成功的滋味,也决定了他之后的摄影实践。他确立了一种独特的绘画风格摄影,用色彩表现美国南部的生活。那些生活中的普通瞬间,在他的照片中熠熠生辉。

 

 

埃格尔斯顿之所以能在同时代的彩色摄影师中脱颖而出,在于他的作品并不是对色彩本身的探讨,而是感兴趣于“有色彩的世界本身”。他用彩色摄影记录了美国一个时代的颜色,那些照片所保留下来的昔日光彩,与当时人的生活息息相关。

 

 

为了让色彩更加灵动,埃格尔斯顿还使用了现在几乎被遗忘的染印法冲洗照片。这种冲洗方法将青绿色、品红色与黄色染料印于明胶涂层相纸上,显现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饱和度,色调丰富有深度。

 

 

除了颜色,埃格尔斯顿还将本土主题与其对形式、构图与生俱来的深刻理解融入作品中。他的作品看似普通、随意,仿佛当今手机摄影触手可得的随拍,却难能可贵地捕捉到了一种现场感。

 

 

当人们开始系统地研究埃格尔斯顿的构图,殊不知摄影师本人只是将这些技巧视为天性的一部分。“角度和构图就在那里,每一个细微的点都会与其它的细节相应和。所有这些画面都是精心安排的,它们在我眼中就像画作一般。”

 

 

尤其在菲林珍贵的胶片时代,埃格尔斯顿早就练就了不用调校试验就能捕捉到最完美画面的本领。图像的布排并非出现在镜头前,而是自然地浮现在艺术家的脑海中。

 

 

在艺术史上,传统的永恒主题是神话、宏大历史场面与身份显赫的名流。就算是将眼光投向平凡物的静物画,也会显示出一副端庄的姿态。

 

 

而埃格尔斯顿的作品从来不顺从这种传统、刻板的审美。天花板、灯泡、食物、汽车、广告牌,这些随处可见的事物变成了他作品中的主人公。在胶片时代,当大多数人都小心翼翼按下快门时,他并不觉得这种“随意乱拍”是对菲林的浪费。

 

 

众所周知,一个宏大的选题更容易达到成功,但埃格尔斯顿却另辟蹊径。他并不想拍摄深奥的人物或非凡的时刻,那些看似毫无章法的“随手乱拍”,才是他一心想在世俗中找到的美丽。拍摄所有人都认同的美景并不难,难得的是,在他的镜头下,那些甚至有些丑陋的杂物也能散发出别样的美感。

 

 

在生活中都容易被人们忽略的事物,被埃格尔斯顿带进了美术馆,他用杂物的累积绘制出了一幅幅生活的肖像,这些定格也见证了消费文化在美国的生根发芽。埃格尔斯顿用对万物一视同仁的态度,实现了真正的平等,达成了“摄影的民主”。

 

 

 

在如今的读图时代,彩色摄影可以毫无疑问地成为艺术。埃格尔斯顿也功成名就,入选了国际摄影名人堂,36幅作品的拍卖价值高达590万美元。

 

埃格尔斯顿代表作之一《Untitled,1970》在佳士得拍卖会拍得578,500美元的高价

 

埃格尔斯顿作品《Untitled,1973》拍得了422,500美元

 

但埃格尔斯顿依旧保持着老顽童般的生活状态,不断给生活创造新花样。他曾经爱穿萨维尔街的定制西装,近期又将Stella McCartney的时装视为最爱的“女朋友”。

 

埃格尔斯顿近照

 

就算是酒醉完全无法拍照,也难以改变埃格尔斯顿的嗜酒。他的家人甚至要在公寓外用醒目的塑料牌警告来客:“本公寓的住户日前因酒精引起的并发症而住院,现正遵照医嘱按日定量饮酒。如果你将多余酒水带入本公寓,就是在置他于非常危险的境地。你在本公寓的每次出入均会留下记录。若无视本告示,我们将对你提出起诉。”

 

埃格尔斯顿近照

 

埃格尔斯顿不光在生活上无拘无束,对于作品也十分洒脱。他乐意将自己的照片给喜欢的人使用,他先进的红色天花板照片被用作Big Star乐队的第二张专辑封面,此后还陆续把照片给Alex Chilton、Primal Scream等乐队设计专辑封面。

 

Big Star第二张专辑用埃格尔斯顿先进的红色天花板作为封面埃格尔斯顿首张专辑《Musik》

 

但这还不能让埃格尔斯顿过瘾。2017年10月,这位老顽童又一次让大家震惊——他发行了自己的首张专辑《Musik》,记录了他的13首即兴演奏。

 

埃格尔斯顿近照

 

如今,已经79岁的埃格尔斯顿生活得并不像一个老年人,除了摄影,音乐是他另一位“晚年挚友”。他每天至少弹两到三次钢琴,高兴时还饮几盅小酒。也许就算没有成为“彩色摄影之父”,埃格尔斯顿也不会成为一个平凡人,那种骨子里的创造力像圣火一般永不熄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