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梦想谁都了不起,盘点那些身残志坚的摄影师

2018年5月20日是第二十八个全国助残日,今年助残日主题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残疾人一个也不能少”。就如同摄影并非只是健全人的专属,也有广大的残疾人参与其中。虽然身有残疾,但并不妨碍他们追求美的脚步。今天就让我们来一起认识五位残疾人摄影师中的佼佼者。

天生四肢不全,印尼小哥竟成知名摄影师

来自印尼的Achmad Zulkarnain自从出生就四肢残疾,但是这并没有让他失去对生活的信心。凭借着对摄影的兴趣,他开始学习拍照,可想而知他的摄影之路要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努力。

他用嘴来开关相机,用不完整的胳膊按动快门,从拍摄到修图每一项工作都全情投入。现在Achmad Zulkarnain的不仅成功的成为了一名摄影师,并且成立了自己的公司。“我热爱摄影,这就是我的生命,我曾经的生活是残缺的,但摄影改变了一切。”Achmad Zulkarnain向我们解释。

 

轮椅上的他,拍遍了南京最美的风景

10岁时一次意外,造成张健的腿部残疾,此后的30年他再也没有接触过公共交通。无意中接触了摄影,让他渐渐地迷上了镜头外的世界。现年40多岁的张健接触摄影的7、8年里换了十几台相机,拍下近10万张照片,大量照片爆红网络。

张健坦言,曾经的自己无比消极颓废,但是摄影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帮助他重拾起融入社会的信心。重回社会的张健今年决定独自带着相机,经历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坐地铁、第一次坐轮渡。他说:拍摄期间,有过无助、感动、惊喜、无奈……但这是第一次用镜头去记录这些年从未去过的场所、没未看到过的环境和从未接触过的乘客,我真切地感受到南京公共交通出行的便捷,公共场所的残疾人辅助设施也很完善。现在,我迫不及待地想和大家分享30年来的第一次公共交通出行体验,分享我拍摄到的关于南京交通的故事。

无手摄影师拍下100位残疾人

郑龙华,浙江临安人。不满周岁时不慎跌入火坑,从此没有了双手,并在右面颊上留下了可怕的伤痕。长大后的郑龙华克服了一切生活上的障碍,选择了摄影这一行当。1984年秋凭作品《美景画不完》首次在上海获奖。曾于1997、1999、2005年多次在新加坡、杭州、临安等地举办个人摄影作品展。2001年获杭州市“五个一”工程奖;2006年被临安市委、市政府命名为“市十佳优秀人才”。

2001年起郑龙华萌生了拍摄中国100位残疾人精英的想法。经过五年的准备,2006年拍摄计划正式启动。两年半的征程里,郑龙华每天要背负40斤左右的器材出行。再加上资金有限,基层条件艰苦以及身体疾病,让他的拍摄计划面临重重考验。没有记者证,没有介绍信,全部过程只有靠自己苦口婆心去沟通、说服。他先后独自走过了华东、西南、华中、西北、东北等7个地区(包括两岸四地)的34个省、市、区100多个县、乡,行程达7.17万公里,耗资30余万元,采访了全国各地各行业100位残疾人精英,拍摄图片4万余幅,整理文字素材55万,撰写采访手记19.81万字。

用拐杖和相机拥抱世界,残疾青年摄影师创业圆梦 

张峻豪是国家高级摄影师、贵州省摄影家协会会员、贵阳市青年摄影家协会副主席,现在他又多了一个身份,贵阳三视一生影像服务社创始人,默默的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

1998年10岁的张峻豪被查出患有骨肿瘤,一条腿不得不被截掉。应为早年的不幸经经历,让张峻豪非常喜欢一些有生命力的表达。他开始喜欢上摄影,希望通过自己的视角传递出对于世界不一样的思考。经过10年的探索和积累,张峻豪现在成立了自己的摄影工作室。从爱好到事业,张峻豪已经习惯了拄着拐杖,去一个又一个地方按下快门,记住感动的一瞬间,摄影为他打开了人生的另外一扇门,“也许这个就叫做命运”张峻豪说。

他是盲人,却为大众新车拍摄商业广告

你无法想象,大众汽车最近就请来一位盲人摄影师Pete Eckert为旗下新款车型Arteon拍摄了一组作品海报。画面中看到我们熟悉的元素:火焰、烟雾、流水等。新奇独特的艺术效果,在千篇一律的汽车广告中尤为显眼。

Pete Eckert曾是一名拥有正常视力的雕塑家,眼睛患病后逐渐失去了视觉,但这并不影响他创造出令人震撼的作品。仅仅依靠抚摸车身线条的融合、重现、再消失,他就能够感受到辆车的外形特点,动用声音、触觉和记忆,去“看”,去拍摄。在完全黑暗的环境里,Pete 会一手持灯一手持经过染色的调色板,在拍摄对象的周围上下翻飞。同时,他使用的老式相机也在进行长时间曝光,直到他这种运动结束。

Pete 为Arteon 增加了更加变幻莫测的光影和迷幻的氛围。这种视觉效果仿佛是梦境与现实的交叠,而这应该就是他所要表达给我们的盲目世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