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21 岁摄影师为了拍照,走进了蚊虫部落!

 

「古有神农尝百草,今有影友喂蚊饱」,来自以色列的21岁青年 Lior Kestenberg 是一位自然摄影师,喜欢透过微距镜头探索微小世界,亦会用上显微级数的Canon MP-E 65mm f/2.8 1-5X Macro Photo 微距镜头拍摄肉眼难以看见的动物。

 

 

在 2017 年 10 月的一日,Lior Kestenberg 像往常一样利用他的 Canon MP-E 65mm f/2.8 1-5X Macro Photo 在户外寻找拍摄题材,他在植物丛中一度被数百只蚊子包围。一般人遇到这种情况,一是会为自己涂满防蚊膏,避免被蚊虫叮咬。另一种是尽快离开蚊虫区或者拍死自己身上的蚊子。不过Lior Kestenberg 似乎对这些大自然界的吸血鬼情有独钟,竟放弃挣扎开始喂蚊。

 

Canon MP-E 65mm f/2.8 1-5X Macro Photo

当然,Lior Kestenberg 不是不要命,他舍身「割肉喂蚊」不是白喂的,Lior Kestenberg 就是在蚊子「饱餐」期间利用他的 Canon MP-E 65mm f/2.8 1-5X Macro Photo 微距镜头拍摄他的专用Model!有用过 Canon MP-E 65mm f/2.8 1-5X Macro Photo 这支微距镜头的影友都知道这个镜头非常难用,只可以手动对焦,在高倍放大下景深又浅,加上没有光学防震,即使用上专门的微距布光设备也很难在极端的时间内拍摄完成……

 

 

 

 

根据科学调查来看,蚊子吸食人血往往在一分钟就可以完事, Lior Kestenberg 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拍不到理想作品!怎么办?于是 Lior Kestenberg 决定为蚊子来个”Round 2″!「上半场」的蚊子喝饱人血之后,Round 2 就无力再战,Lior Kestenberg 在「下半场」的「对手」就变成 3 只:(1)有一只是灰色的;(2)有一只身上是有黑白条纹的;(3)还有一只是拥有一对绿色的眼睛。

 

 

 

 

为了拍到最佳的相片, Lior Kestenberg 今回「割肉喂蚊」期间也不忘尝试不同的构图、改变拍摄位置、为蚊子准备不同的背景,甚至是改变镜头的放大率!肉搏了整个下午之后, Lior Kestenberg 拍摄到超过600张照片,虽然手上留下了不少蚊虫叮咬的包,但是他对拍摄结果非常满意。而 Lior Kestenberg 的「割肉喂蚊」作品,其后更得到了全国野生动物摄影比赛类别的第三名!

如此为艺术牺牲,甚至冒着赔上性命的风险拍照值得吗? Lior Kestenberg 认为非常值得,并表示不排斥为了拍到好作品,下次继续让蚊虫畅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