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爆炸之前,我从未想过要孩子。如果我没有经历过这件事,我就不会改变主意,因为以前的我和现在的我实在太不一样了。躺在那里,我不知道我是否会活下去。我不知道我不会死,我看到我的左腿后面开了个口子,就像有人拿了一个冰淇淋勺,舀掉了我的一大块腿。 我还记得我当时的想法:“噢,天哪,这就是我得到的一切? 这就是我对自己的一生所做的一切?“它让我从心底里感到震惊。我猜想,经历一件如此可怕的事情所产生的一点好处就是,你会重新评估你的生活和你的生活方式。 如果我没有经历过,我就不会有Sebastian。 我愿意为了他再次经历这样的痛苦。“ – Michelle L’Heureux

Michelle L’Heureux在2013年的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爆炸中受伤。她是One World Strong组织的联合创始人之一。

 

2013年4月15日,参加波士顿马拉松比赛的人们的欢乐一刹那间变成了悲剧,两枚自制炸弹在终点线附近引爆。三人丧生,另有数百人受伤,许多人失去了四肢。五年之后,外媒Dear World 将受到全球恐怖主义影响的人聚集在一起,共同分享他们的故事。

“在这个信息爆炸的时代,这些特定的故事都会变得模糊,并以位置的名称来概括:奥兰多、魁北克市、尼斯、帕克兰。“Dear World写道。 “我们希望世界能够听到这些头条新闻背后的故事,并希望通过这些肖像能够让人们看到他们的个人经历,损失和恢复之路。”通过为这些事件添加面孔,姓名和文字,来提醒我们现实生活中所付出的代价远远超过了头条新闻中的几行字。

在一个不幸的时代,大规模枪击和爆炸事件已经成为普遍现象,这一系列悲剧提醒我们,在我们结束这些暴力行为之前,必须保持警惕和积极性。从在Pulse夜店枪击事件中受伤的Angel Colon,到波士顿马拉松爆炸的幸存者Colton Kilgore,每个人都有一个独特的故事要讲。每一位讲述者都在他们的身体上写下一个有意义的短语,并且伴随着他们个人关于失丧,悲伤和复原的故事,最终集结成一张肖像照。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提醒,不要忘记,这些事件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恐怖主义的结束。如果您有兴趣帮助恐怖主义的受害者,请考虑捐赠给One World Strong,网址为:https://redirect.viglink.com/,该项目已与Dear World合作。 “One World Strong由Michelle L’Heureux等人共同创立,Michelle L’Heureux在波士顿马拉松爆炸事件中受伤。

为纪念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五周年,Dear World汇集了来自世界各地的恐怖事件幸存者,并给我们一个机会聆听他们的故事。

我非常幸运,BAA给了我一个号码让我去跑第二年的比赛。我的动力并不多,我的动机只有一个,那就是今年我要从正确的方向越过终点线。”“- Dixie Patterson

Dixie Patterson是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比赛中的一名志愿者,并在轰炸后成为现场的急救员。

“我的女儿洛拉是家里最小的的一个。她在2015年11月13日Bataclan袭击中遇难身亡时,年仅28岁。我记得很清楚的是我带她去摇滚音乐会。乐队的名字是圣保罗和破碎的骨头。 一般都是她发现新的乐队。只有这一个,是我介绍给她的。对我们俩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非常有趣的夜晚。我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乐队被称为圣保罗和残破的骨头,但是我记得当我读到关于她的死亡的法医报告时,她是因为一颗子弹打破了她的大腿骨而去世的。令我感到欣慰的是,她的生命虽然很短暂,但却很充实。生命最重要的是质量高于数量。我认为你必须尽可能充分地过你的生活,不要害怕会发生什么。换句话来说,如果你整天待在家里,那么这也是一种失去生命的方式。“ – Georges Salinas

2015年11月13日,Georges Salines的女儿在法国巴黎的Bataclan遇袭身亡。

“Alyssa其实并不期待情人节,因为她想要的只是一个情人。”我给她买了钻石耳环,和一个巧克力棒,因为她喜欢巧克力。她看起来很漂亮。她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的连衣裙,白色的匡威运动鞋,她的头发很完美,她的妆容也很完美。我告诉她我爱她,她下了车。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她活着的时候。”——Lori Alhadeff

Lori Alhadeff的女儿Alyssa,于2018年2月14日在佛罗里达州帕克兰的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的一次大规模枪击事件中丧生。

“我的妻子和我一起参加了马拉松比赛。”当我在医院的时候,我们发现她怀孕了。那时她仅仅怀孕了10天的时间。还有一件我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我将会在医院里待20天。大概是在我做了第三次手术之后,当她进来的时候我还是有点迷糊。这是爆炸发生后我们第一次见面,因为我们在不同的医院。她走进病房给我看了验孕测试。虽然爆炸是一件可怕的事情,但当我回想它的时候,我想的更多的是当我发现自己即将要成为一个父亲的那个时刻。”——Christian Williams

Christian Williams在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中受伤。

我把我的儿子带到了One World Strong,这样他就能看到每个人都受到了怎样的影响,以及人们如何对应对创伤。尽管它发生在世界的不同地方,但它影响了多少人的生活,令多少人踏上了同一条船,都令我的儿子畏惧。最终的结果如果不是PTSD(创伤后应激反应),那么就要看人们是如何应对它并继续向前看的。我很高兴,他也很高兴他能成为One World Strong的其中一员。这是非常鼓舞人心的。”——Omar Delgado

Omar Delgado是2016年奥兰多Pulse夜店枪击案的现场急救员。

2003年,Maria Camila和她的双胞胎兄弟在哥伦比亚波哥大的El Club Nogal的一次爆炸中幸存了下来。她的父母和小妹妹在袭击中丧生。

Colton Kilgore 是2013年波士顿马拉松爆炸案的幸存者。他住在北卡罗来纳州的阿什维尔。

2015年11月15日,在巴黎巴塔克兰的袭击事件中,Chloe Pascal 是第一个报警的人。

在2016年奥兰多市的 Pulse 夜店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中,Angel Colon遭受了多处枪伤,他被现场急救员 Omar Delgado 救了出来。

2016年,在法国尼斯大道上的袭击中,Emilie Petitjean 失去了她的儿子。

我认为在这所房子里最让我感到困扰的是当我看到她和她的两个兄弟的照片,我本想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些照片会被他们的新照片所取代,但是她的照片却永远不会被取代了。她将永远保持14岁的模样。”——Terri Robinovitz

2018年2月14日,在佛罗里达州帕克兰的Marjory Stoneman Douglas高中,Terri Robinovitz的孙女Alyssa在一次大规模枪击中丧生。

2017年1月29日,在加拿大魁北克市伊斯兰文化中心发生的大规模枪击事件中,Hakim Chambaz 幸存了下来。

Gabe Martinez下士是美国海军陆战队退役的成员。 2010年,他被派遣到阿富汗,并受到了简易爆炸装置的伤害。

对于那些在恐怖事件中受过伤的人来说,生活是经过阵痛、挣扎和自愈的过程。而站在事件之外的我们,能够得到的最宝贵的经验,也只能是一句俗气却又至真的“珍惜生命中的每一天”。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