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摄影师Chris Verene 加入了当地一个摄影爱好者团体,结果却发现这个所谓的爱好者团体是一群只拍裸女的色狼,用实际上不存在名气和金钱诱骗一些刚开始做模特的小女孩进行拍摄,其实连相应的酬金都很少付。

 

 

“从我十几岁起,我就一直是一个积极分子和女权主义者,”布鲁克林的摄影师Chris Verene回忆说,在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专著摄影俱乐部”(monograph Camera Club),他参加并记录了那些引诱女性展示裸体的男性聚会。在时尚界和模特行业中,这些人都是很有人脉的摄影师,他们也都是“业余艺术家”,他们会利用这些裸体照片来达到自己的目的,并且不提供任何报酬或职业机会给他们所欺骗的女性。

Verene解释说,相机俱乐部从20世纪40年代和50年代开始运营;尽管有一些女性,比如名噪一时的裸模兔女郎和私房摄影师的缪斯贝蒂,但摄影师本人报告说,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事件都是纯粹男性主导的。他们会在报纸的分类广告上刊登广告,希望刚开始职业生涯的年轻女性会出现。因为摄影师Verene本人是男性,他没有任何困难地进入了俱乐部;他也是一名专业摄影师,装模作样地欺骗了那群骗子。

在他的第一次摄影俱乐部经历之后,Verene发现,那些“摄影师”们全神贯注于自己的工作,以至于他们对他本人的行动毫不在意,甚至当他站在他们身后拍摄肖像时,他们也毫无意识。他的一个女性朋友在他的要求下扮演了一个有抱负的模特角色,Verene就默默的在一旁洞察双方交流。当这些男人承诺支付报酬并兜售幻想时,女性自己也被要求展示更多的肉体,脱掉更多的衣服。

Verene无意中偷听到了那些摄影师对名利的许诺,而他的女性朋友最终却没有得到任何报酬,而且在模特行业里也没有被提供什么机会。

Chris Verene小心翼翼地保护他拍摄的两名男子的身份,以及他们的镜头所指向的女性。他认为,这些照片不是为了羞辱这些人,也不是为了报复他们的模特;相反,他希望通过具体的细节来揭示权力的不平衡,这既体现在拍摄照片的行为上,也体现在我们将性商品化的方式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