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OS CHAPPLE   图源| www.rferl.org   翻译| Alice

她是列宁格勒遗失的摄影师,她一生都在拍照,但却从未向任何人展示过她的作品,她便是俄罗斯摄影师 Masha Ivashintsova(1942-2000)。在2017年末,一名亲戚无意间在阁楼上发现了一个装满底片和未冲洗的胶片的盒子。这是第一次她的作品见诸于世,发表在这里的照片便是惊人的3万张照片中的一部分。

 Masha Ivashintsova出生在一个贵族家庭,她的家庭财产包括位于列宁格勒中央的豪华公寓,该公寓在布尔什维克革命之后便被当局接管。

列宁格勒的一个以宇航员为主题的游乐场。

作为一个年轻的女孩,Ivashintsova遵循了祖母的愿望,为了成为一名芭蕾舞女演员而接受训练,但是在她祖母去世后,她的家人让她退出了学院,并把她送到了一所技术学院。

1976年的圣彼得堡街头肖像。

在她的艺术生涯被中断之后,Ivashintsova做过各种各样的工作,甚至包括戏剧评论家,而她的个人生活也变得越来越混乱。

1979年在列宁格勒(今天的圣彼得堡)涅瓦河的河岸。

1979年在沃洛格达的孩子们。

亚美尼亚出生的语言学家Melvar Melkumyan曾是她的丈夫,在他们的婚姻破裂后,她拍下了这幅肖像照。

Melkumyan和他们的女儿,Asya。1976年拍摄这张照片的时候,这个家庭已经破裂了,Asya和她的父亲一起搬到了莫斯科,而Ivashintsova则留在了列宁格勒。

1978年的一张Asya的照片,她是Ivashintsova唯一的孩子。

1979年,在列宁格勒举行的5月日阅兵式上,聚集的人群。

在列宁格勒,Ivashintsova与诗人Viktor Krivulin(上图)和摄影师Boris Smelov 有过两段恋情。

Ivashintsova躲在她的恋人Smelov身后,Smelov在他的一生中广受赞誉。

一个苏联的小工程师身着时髦的法式工作服的肖像。

Ivashintsova留下的日记揭示了,一个女人看到自己的天赋与她生活中的男人相比,显得微不足道。她的女儿说:“我相信正是因为她与身边的男人相比显得不那么重要,才导致了在她的一生中,从未向任何人展示过她的摄影作品。”

在她痴迷于拍照,几乎每天都要去拍照的时候,不断恶化的抑郁情绪也在侵蚀着Ivashintsova的工作意愿。1981年,她失业了。

列宁格勒的共产主义集会。

在一个失业即是犯罪的系统中,Ivashintsova被迫去做一个残酷的选择,那就是去监狱还是去精神病院。

Ivashintsova的家人说她选择了后者,在那里被关了10年,并且在10年中逐渐被允许给精神病人用药的系统伤害着。

一只被拴住的猴子,凝视着外面的世界,在Ivashintsova被送进精神病院的前三年拍摄。她的女儿对于这张照片的解读是:“有时候,我觉得我看到了一种警告,一种预感……在她的照片中。”

旧鲁萨的精灵一样的孩子们。

Asya的丈夫,在2017年11月辞职后,在家里的阁楼上偶然发现了大约3万张底片。

Asya已经被要求展出作品的艺术画廊找到,希望购买印刷品的人也联系到了她。

1974年一位家族朋友的画像。

Asya已经建立了一个网站,上面有关于母亲的所有故事。

Asya对这些照片还没有清晰的计划,但是现在只有少数的照片被扫描出来,当务之急便是揭开母亲的作品的真相,最终一张一张地,公之于众。

 

 

1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