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著名肖像摄影师黛安·阿勃丝去世46年后终于在《纽约时报》刊登了讣告。

本月,在3月8日国际妇女节当天,黛安·阿勃丝的讣告和悼文出现在《纽约时报》名为“遗忘”的讣告栏目下。出于各种原因,这位享有盛名的摄影师在当时并未能在该报刊登讣告。

“回顾讣告档案可以为社会如何评价各种成就和成功者提供一个鲜明的教训,”时代周刊编辑杰西卡贝内特和阿米莎帕德纳尼写道。 “自1851年以来,纽约时报发表了数千份讣告。绝大多数记载了白人男性的生活;即使在过去两年中,我们的悼念的名人中也只约有20%是女性。”

“这个系列回顾了那些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但仍然有被忽视的故事。”

《泰晤士报》将阿勃丝描述为“一位摄影师——其影像深刻影响了几代人。”

下为讣告全文:

黛安·阿布斯(Diane Arbus)出身显贵,她成年后的大部分时间都在记录社会边缘人。自从1971年她自杀后,她那让人移不开眼睛的肖像使她成为现代摄影的一个重要人物,并影响了至少三代摄影师,尽管她不寻常的生活方式和她的自杀也非常有名。

在她去世后,她的作品继续在摄影师和知识分子之间引发激烈的争论。她的肖像——马戏团演员、异装癖者、智障人士和“异常人”——都有着对人类共同的痛感的认同。在她死后,许多天马行空的精神病学家试图分析她的冲动,寻找“异常”在阿勃丝的心灵中所扮演的角色。

她于1923年3月14日出生在戴维和格特鲁德·内梅洛夫的家中,有两个兄弟姐妹。她的家族拥有Russeks(这是一家位于第五大道的高档百货商店),由她的外公外婆创立。她在曼哈顿公园大道和中央公园西的宽敞公寓里长大,有保姆、女佣、厨师和司机。18岁时,她嫁给了一名有抱负的时尚摄影师艾伦·阿布斯(Allan Arbus),两人共同创办了一家时装摄影公司,并将自家的家族商店作为他们的第一个客户。

在生了两个女儿(杜恩和艾米)之后,她放弃了自己成为一名编辑摄影师和艺术家的事业。这对夫妇分居并最终离婚,但他们仍然很亲密。艾伦·阿勃丝(阿勃丝的丈夫)后来成为一名演员,并在电视连续剧《M*A*S*H》中饰演精神病医生西德尼·弗里德曼博士。他于2013年去世。

Arbus曾为《纽约杂志》、《时尚芭莎》、《纽约时报》杂志、《摄影肖像》和《时尚》等出版物工作过,尽管她的艺术成就和在摄影世界的声誉日增,但她还是勉强过活。在她的一生中,艺术品收藏的市场尚未成形,她的作品通常以100美元或更少的价格出售。如今,同样的作品能带来数十万美元的收入。在经历了长时间的深度抑郁症之后,阿勃丝于1971年7月26日自杀身亡,她服用巴比酸盐后割腕自杀,时年48岁。

在她的职业生涯中,阿勃丝打破了禁忌,人们被带到社会边缘。她的传记作家亚瑟·鲁伯(Arthur Lubow)在《黛安娜·阿布斯(Diane Arbus):摄影师的肖像》(Diane Arbus: the Portrait of a Photographer)中说,她经常与拍摄对象交朋友,有时甚至会和他们调情。Lubow说,从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她就拍摄了一些夫妻间最亲密的照片,也时不时去参加地下狂欢活动。

约翰·沙考斯基(John Szarkowski)是1962年至1991年在现代艺术博物馆(Museum of Modern Art)担任摄影专业的颇具影响力的摄影总监,他一直支持Arbus的作品,并将其纳入他在1967年的开创性作品《新文件》(New Document)中。阿勃丝去世一年之后,他策划了一场死后的纪念展览,并帮助她创造了一个传奇。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文章中,他写道,她的诚实是“面对真相时的勇敢”。

“她完全相信她自己的眼睛,”沙考斯基说。“她坚持自己的主题,越来越深入地探索他们(被拍摄者)的秘密(也就是她自己的秘密)。她当然知道这条路的危险,但她相信她的勇敢,并一直对自己严格要求。”

阿勃丝的批评者同样充满热情。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在1973年为《纽约书评》(New York Review of Books)撰写的一篇文章中对她进行了抨击。

“所有被拍摄的人都是怪胎——男孩正等着参加一场支持战争的游行,穿着他的草帽,带着他那‘炸弹’按钮;一个老年人群的国王和王后疯狂跳舞;三十多岁夫妇躺在他们的草坪躺椅上;一个寡妇独自坐在凌乱的卧室里。1970年,在纽约布朗克斯区,一个犹太巨人和他的父母住在一起,他的父母看起来像个侏儒,因为他们的儿子在客厅的天花板太低了,所以他们的儿子就像怪物一样。”

然而,在1972年的MoMA展览和同年出版的《黛安·阿勃丝》发布之后,许多人都对她的作品表示欢迎。

阿勃丝不像她的同代摄影师,她对社会公平议程没那么关心,她不像纪录片导演丹尼·里昂,布鲁斯·戴维森和拉里·克拉克那样去拍,她只是一个肖像画家,经常花时间与她的被拍对象聊天,于街头摄影中追求个人愿景。

芝加哥艺术学院摄影系的主席马修·维特科夫斯基在一次采访中说,阿勃丝在时装和杂志摄影方面的出身使她能够拍出那种瞬间吸引人的、直观的形象。“她正朝着一个可以被视为艺术世界的东西前进,尽管那时摄影并不是真的完全存在,”Witkovsky说。“她不知怎地把所有传统的手段都调动起来了,你可以在那个时候完成摄影作品,然后在不让它们和其他艺术形式产生“短路”的情况下把它们做出来。”她打开这扇门,这样后来者就可以成为一名摄影师,追求自己的艺术抱负。

经过几十年对她的工作和生活的认真审视,也许我们已经有空间去理解阿巴思是一个受艺术眼光和个人冲动驱使的女人,她的照片是同情和剥削的纪录性文件。

阿勃丝自己也暗示了理解和解释图像的困难。“一张照片是秘密的秘密,”她说。“它告诉你的越多,你知道的就越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