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所周知,情人节并不是一个庆祝相爱的节日,从实质上来说,情人节其实只关乎于象征和物质:比如说抓着心形枕头的泰迪熊,一包心形的甜到腻死人的糖,粉红色的泡沫浴盐,或者也许是一盒玫瑰,上面附着“我爱你”的小卡片。 今年,《纽约客》开了一个有意思的小项目,要求十位摄影师和艺术家就情人节主题进行创作,着眼于每年二月来一次的商业性浪漫,作品中必须要使用情人节中引起他们的注意的符号。

 

Pete Deevakul作品,灵感来自于情人节泡泡浴

Anna Krachey   原型是“解剖”情人节糖果

Mayan Toledano    少男少女的眼泪

colleen cunningham作品

Brian Vu   对玫瑰花的解构

anna karchy作品

maisie cousins作品

bradon juhasz作品

Ashley Sophia Clark  艺术家手制心形,然后在商场的台阶上洒下

情人节中有大众情感诉求的回归,却也有关于景观社会商业化的一面。如今我们否认爱情的存在,是因为所有的爱和情都明码标价了。在商品化中我们失去了表达情感的手段和能力,也就不奇怪情人节会沦为俗气的商品狂欢和空洞的口号表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