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驰名世界的现代派摄影师,杉本博司表示曾经表示数码摄影不算真正的摄影艺术,因为科技革新,传统摄影设备还是逐步被淘汰,杉本博司決定开始向建筑设计之路迈进,谦称自己是新手建筑师。

事实上,杉本博司除了是位对建筑很有兴趣的摄影家,也是日本古董美术收藏家,“时间与历史”是架构杉本博司创作艺术的骨干,他的美学追求不在当代,而在传统。

实际上,杉本博司在2002年就设计了的第一个建筑作品,即直岛地中美术馆的护王神社再建(由木村优协助设计),之后又陆续设计了在全部涂白色砂浆的空屋中放置光学棱镜的“影之色”空间、小柳艺廊(Gallery Koyanagi)、伦敦艺廊(London Gallery)、静冈县的Izu Photo Museum、摩洛哥马拉喀什美术馆的杉本馆(与David Chipperfield共同设计)、纽约的茶室“今冥土”,以及自己住所与工作室的修建等。

2009年杉本博司成立的小田原文化基金会除了管理、展览作品及收藏的古董艺术品,基金会所在地本身就是一地景建筑(land art)的复合设施。

下面我们来欣赏一下,这位现代派摄影师在建筑方面的建树吧,世间万物总有互通之处,建筑的光和摄影的光也许就是联通二者的桥梁。

2002 年杉本博司在直岛完成「护王神社」计划,在他眼里,玻璃是既古且新的素材,源自久远年代的手工,现在生活也不可或缺,这些常为市井所用的透明玩艺儿,被做成温和的造型,像历久的岩石一样洁净冰润。这台阶不许人踏上去,通向神明场所的道路总得有必要的矜持。

静冈摄影美术馆(IzuPhotoMuseum),在动线到达一个中途时突然出现的庭园,石垣的苔庭,在观看展览中途,似乎能穿越过什么物理的局限,让人停顿,沉思。

“今冥途”是杉本博司受邀于纽约打造的一处茶室,设计非常精彩。设址在一处拥有80年历史的摩天大楼的顶楼,茶室中所使用的柱子等结构都是使用了美国建国时期的旧时素材,同时也包含了远从日本运来的古董建料。

无论如何,杉本博司已经是功成名就的艺术家了,东方艺术的灵与神经由他手,巧妙的在西方艺术领域再现。东方艺术有没有未来,这个问题还在等候未来回复。

“现代主义思潮的冲击下,新旧事物更换交替,以往的思想被彻底颠覆,社会的巨变,使得这个时代的人们处于迷茫的境地。你是否感觉到高速发展的工业化社会带来的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力之下思想如同这些建筑一样遭受到冲击改变,让人无法辨别真假,对错。本来认为真实的世界哪里去了?为何世界变得这样模糊?你是否也感觉到了对世界的困惑和迷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