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在夏威夷的沙漠中记录「火星生活」

作者 | Ruby Boddington

2014 年夏天,6 名实验人员在经历了与世隔绝的半年时光后「返回」了地球。在此期间,他们没有电话和网络,与外界唯一沟通方式只有延迟长达 20 分钟的邮件通讯系统,这段时间,实验小组成员忍受着厚重的宇航服以及几个星期的速冻食品。任务结束后他们收到了加拿大明星宇航员 Chris Hadfield 在推特上的祝贺。

虽然这次实验任务犹如一次勇猛的外太空探险,但这次任务的执行地点却是在夏威夷岛上的莫纳卢阿火山山坡上进行的。当时刚刚从波士顿博物馆美术专业毕业的摄影师——卡桑德拉·克洛斯恰巧看到了宇航员 Chris Hadfield 的推特,于是受到启发的她,开始了一项漫长的摄影项目。

HERA XIII实验项目中模拟太空行走
实验人员Avishek Ghosh观察样本
Stergios Palpanis模拟EVA(舱外行走)

研究期间,卡桑德拉开展了一个题为《被绑架者》的拍摄,她根据 1961 年声称被外星人绑架的一对夫妇的故事为灵感,透过摄影重现了外星人绑架的故事。「我一直在关注加拿大宇航员 Chris Hadfield(Chris Hadfield 因为曾经在国际空间站演奏音乐而在网络爆红)的动态,他在网上提到夏威夷太空探索模拟中心的队员在经历六个月的『火星』考察后,即将返回地球。这真的很棒。我因此着迷于火星模拟项目,这就像是身处火星 2.0,我开始深入研究这些火星模拟站点,以及这些站点的工作人员正在研究的内容。」

夏威夷太空探索模拟计划(又名 HI-SEAS),与许多其他同类设施一起,成为人类探索火星的前沿设施。夏威夷的气候与火星类似,一年四季天气变化很小,便于人类和机器在野外进行地质工作。它的红色尘土和相对特殊的地形条件,能够用来测试人的身体和精神反映,以便确定人类是否能够在「红色星球」居住。

位于犹他州一年一度的「大学漫游挑战赛」,火星车测试。

经过一整年扎实的研究,以及不间断地申请准入许可,卡桑德拉终于在 2015 年夏天获得第一次访问 HI-SEAS 的机会。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她标记了 HI-SEAS III 期成员「返回」的时间。卡桑德拉在她的「地球上的火星」项目中回忆说:「我不知道是否能拍摄到有价值的一组照片,因为这伴随着巨大的不确定性,我过去从未拍摄过距离如此之远的摄影项目。」但后来她与队员之间的经历证明这是值得的。「队员们的丰富经验前所未有的推动了这个项目的进展。」

HISEAS IV期成员Christiane Heinecke。

卡桑德拉虽然在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没有接受进一步教育,但她认为自己是一名自学成才的科学家。她回到学校认真探索她的兴趣爱好,从而将兴趣点转向她的相机。她解释说:「我喜欢成为一名艺术家的原因是,你可以将许多经历『套在』各行各业中,我喜欢那种自由的感觉。」

在过去两年半的时间里,「地球上的火星」实验项目已经带领卡桑德拉在美国参与了三次模拟实验。在她初次参观 HI-SEAS 之后,她又重回故地,参与了「24 小时模拟」实验,并提供了非常宝贵的见解。在 HI-SEAS 项目之后,她前往位于犹他州的火星沙漠研究站(MDRS),这个由火星学会运营的装置已经运行了 17 年。在这里,她参加了总共为期四周的模拟任务,最初她作为第 155 期任务成员参与实验,后来担任 181 期任务的指挥官,在这期火星模拟任务中全体成员均为艺术家。后来,她又探访了位于德克萨斯州休斯顿市约翰逊航天中心的「人类探索研究模拟项目」(HERA),与那里的工作人员以及科学家们共同工作。

Jeffrey Kluger在「24小时模拟实验」中观察「火星日落」
MDRS 155期成员进行EVA模拟(舱外行走)。

MDRS 是她参与模拟任务经历时间最久地方,难怪卡桑德拉认为她在 MDRS 上的经历最为难忘。「火星上发生的事情只会留在火星上…… 除非它被写入指令控制报告中」她打趣到,「我最喜欢的经历是我在MDRS与 155 期机组人员进行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模拟任务。」

MDRS 181期成员Juan Jose Garcia
HERA XIII成员Commander James Titus

在MDRS任务即将结束时,卡桑德拉设置好她的大画幅相机,对准驻地取景并进行长时间曝光,目的是拍摄「换班日」当晚的照片。她解释说:「换班日是上一任船员在基地的最后一天,然后另一批船员将会进行换班。」因此,当船员们忙于清理打包物品时,模拟要求会临时有所放松。由于床位在这一天数量有限,新来的船员通常在实验室外寻找临时宿舍或直接野外露营。「在十一月犹他州的沙漠里,部分 156 期实验成员决定在外面露营,但是没有提前告知我们。」

「于是我在相机上设置好长时间的曝光的参数,然后返回基地。25 分钟后,我和我的船员杰克琳冒险出去,在漆黑的黑夜中寻找我的相机和三脚架。我们还没来得及摸到相机,就听到了黑暗中传来的谈话声。在美国最偏僻的无人之地度过了两周与世隔绝的生活,结果周围突然出现的交谈声让我非常震惊。我和杰克琳把手电对准了 156 期成员,被吓坏的我们尖叫着跑回了基地。」她回忆道。而正在进行曝光的相机捕捉到了整个过程,包括计划拍摄的星迹、基地的灯光,以及意料之外的 156 期成员搭建的营地和在飘来飘去的手电筒的灯光。卡桑德拉说:「因为这背后的故事,这张照片成为我本次任务最喜欢的作品之一。」

MDRS任务,最后的长曝光图片。

卡桑德拉与这些居住在荒郊野岭的工人和拓荒者长期生活,从他们亲密无间的互动中可以看出,这些拓荒者喜欢卡桑德拉的记录工作。作为保密性的项目之一,「地球上的火星」项目没能被大多数人所熟知。因此许多照片很容易被误认为是最新科幻大片中的剧照,很难相信「火星」上的照片是在离家这么近的地方拍摄的。

MDRS 任务 155 期主管Silva-Martinez模拟研究火星生活。
MDRS 任务 181 期工程师Charlie Rogers

来源:https://www.itsnicethat.com/features/cassandra-klos-mars-on-earth-photography-250118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