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危险的火山爆发,这位摄影师却「奔向」岩浆?

作者 | Simon Fraser 翻译 | kaiming

编者按:大部分人对火山的印象,或许只停留在报纸和电视上:每当在世界范围内有灾难发生的时候,我们总能看到灾难现场的照片。例如最近,菲律宾的马荣火山和日本的草津火山活动剧烈,当地许多居民和游客都前往了安全区域避难。但在这些照片背后,是少部分专注于火山摄影的摄影师,为我们呈现了如此美丽壮观的自然景色。布拉德便是其中的翘楚。

几日前临近爆发的菲律宾马荣火山喷出了大量火山灰。©Earl Recamunda, AP

布拉德·刘易斯(Brad Lewis)对活火山的感觉一定和普通人不太一样:因为他就住在活火山附近。事实上,布拉德所居住的活火山是世界上最活跃的活火山之一——基拉韦厄火山,位于夏威夷的大岛(Big Island,又译作夏威夷岛)上。

©G. Brad Lewis

布拉德与夏威夷的羁绊始于大约二十多年前,当时他在阿拉斯加从事地质学和考古学的工作,然后他从阿拉斯加来到夏威夷度假休闲。这是他人生中的一次转折。尽管布拉德在阿拉斯加和犹他州的老家仍旧持有房产,但是基拉韦厄火山已成为他工作的焦点以及灵感的源泉。

©G. Brad Lewis

「大岛深深吸引着我,它是如此的诱人和神秘。只有了解那里发生的一切,才能知晓我们星球的动态创造力。」布拉德可以定居在这样一座活火山的原因是:基拉韦厄火山上的熔岩是玄武质岩浆,这是一种流动性极佳的熔岩,往往有着很长的流动距离,而不会发生灾难性的喷发。这种特性就造就了这座位于夏威夷、巨大并且略微倾斜的盾状火山,以及基拉韦厄火山相对温和的特点。

©G. Brad Lewis

我问布拉德是否有什么摄影目标希望达成,毕竟他已经在夏威夷生活和工作了这么多年。他是否见证了众多精彩的瞬间?「当工作对象是活火山的时候,变化才是唯一不变的东西,而且变化的种类纷繁复杂。尽管我目睹了上千次岩浆流入大海的样子,但是每一次都会有所不同,这也是我创作的优秀时机。例如,我已经经历上百次岩浆从山上奔流而下的场景。两个月前,我远足数小时去鉴证巨大的岩浆流在流向海洋的过程中淹没了一片森林,并拍下了这个场景。这张作品与之前我创作的所有作品都不太一样。所以每次我去火山的时候,都会寻找与我契合的创意与灵感。这往往难以捕捉。所以我只能用平静而包容的心态去探索。」

基拉韦厄火山的西部是巨大的盾状火山——冒纳罗亚火山。冒纳罗亚火山是地球上最大的单一地质结构,体积高达 40000 立方公里。其高于太平洋海底 30000 英尺,高于海平面 13677 英尺。当冒纳罗亚火山喷发的时候,无数条岩浆流从山坡上滚滚而下。「我非常希望实现的一件事情,就是能够捕捉到冒纳罗亚火山爆发时的力量与美丽。它已经将近 20 年没有喷发了,但这一天终会到来。我只希望在冒纳罗亚火山喷发的时候能够在现场,而不是远在阿拉斯加从事冒险活动」。

©G. Brad Lewis

布拉德的摄影作品清晰地展现出了一位艺术家的审美敏感度。他在个人网站上总结他的工作本质:「我利用火山活动的变化、光线和纹理来培养人类对地球脉搏的情愫。我选择夏威夷岛上的基拉韦厄火山作为主要拍摄对象。地球上任何地方都无法提供给我如此大的活力来保持创造力。同时我发现,还有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我们需要通过视觉的媒介来提醒大家:地球是有生命的。我希望,通过摄影捕捉这一历程,展现出这种创造、美丽和原始的力量。

布拉德对基拉韦厄火山所发生的一切以及他面对火山的直观感受,都有着深刻的科学理解。「我将穷尽我一生研究基拉韦厄火山。火山喷发时候在不断发生变化,所以我们总会记录并留意一些事情。我研究火山的科学,以便为未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在灾难发生前,我们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工作。我从来没有厌倦拍摄这座火山。土地在我眼前被创造出来。光明在耀眼的光辉中完成了创造的壮举。这种创造里程不仅一气呵成同时令人兴奋。我可以通过我的摄影作品与全世界分享这一切。」

©G. Brad Lewis

在地球上所有壮观的自然现象中,近距离拍摄活火山似乎危险重重。我问布拉德,是否曾经发现自己已经处于致命的危险之中,以及如何处理潜在或者已经出现的危险。「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看起来,拍摄火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是一个陌生的领域。我对基拉韦厄火山非常熟悉,就像一位亲爱的老朋友。多年来,我们分享彼此的一切。诚然,在活火山上危险重重。但是我一直凭借常识和直觉来旅行,所以很少感觉身处险境。我通常会听从潜意识的声音。当它告诉我「离开」的时候,我就会选择离开。我永远对潜意识中的声音言听计从。我不会抓住每一个拍摄照片的机会。但是,这仅是我的个人观点。一个旁观者可能会认为我已经身处险境了,因为熔岩在我周围炸裂。但是只有通过正确发现并解读危险信号,才可以拍出卓尔不群的照片」。

©G. Brad Lewis

凭借多年的经验,布拉德已经摒弃了对火山力量的尊重和崇敬。「最危险的地方就是熔岩流入海洋的地方。新创造出的土地可能从海岸上坍塌:因为积聚得太快而发生破裂。同时可能有大量熔岩残存。那种地方没有任何人能存活下来。在熔岩流入海洋的地方,会有硫酸和各种有毒蒸汽,所以必须避开这些蒸汽。除此以外,酸雨也会溶解衣服。我穿坏了很多摄影背心和靴子。有时,我从熔岩上走过,温度高到可以闻到橡胶的味道,甚至连鞋底也被融化掉了。有时我的妻子和女儿希瑟也会与我同行,但是当熔岩开始融化希瑟的鞋子时候,她就站在我的肩膀上。我们会商讨出行时间,并经常举办家庭活动——尽管没有其他家庭加入我们。任何时候,在遇到腐蚀性环境下,一定要戴上呼吸器。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保留生存所必备的能力——快速移动。」

布拉德有时会选择在距山顶 3000—4000 英尺的通风处,这是岩浆流入大海的源头。他需要准备数天的食物和水,并将营地安置在有毒烟雾危害最小的地方。「如果必须快速行动,我会选择可以随时制定逃生计划的地点。」

©G. Brad Lewis

布拉德随身携带重达 80 多磅的设备,包括一系列相机机身、镜头和三脚架。「我的相机对我所从事的工作至关重要,由于工作环境通常非常糟糕,酸性蒸汽对电子产品和相机镜头损害极大。但得益于相机的密封性非常好,不会有太多烟雾进入机身。保证测光系统的准确。布拉德倾向于不使用任何滤镜,单纯用自然光进行拍摄。「我喜欢捕捉那里的场景——它是如此完美,宛如戏剧般的色彩,我并不需要对其进行任何处理。由于我最喜欢的曝光时间是 30 秒,所以我通常会使用两个三脚架同时拍摄。这就是基拉韦厄火山,正是这些地方赋予了我动力和灵感。」

摄影师G. Brad Lewis

如同我们所见到的基拉韦厄火山创造过程,夏威夷群岛也是这样诞生的。美丽、不可预知、火红的火山美貌男子皮尔女士(Madame Pele),仍然在夏威夷倍受尊敬。而且皮尔女士有着创造与毁灭的能力。「住在这里的人们,已经习惯火山的存在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我看到距离我们所居住地方一英里之外的卡拉帕纳镇,被熔岩彻底吞没,房屋被烧毁,还有我最喜欢的冲浪地点也被熔岩所覆盖。但我了解火山,我知道它不会剥夺我的生命。火山可能夺走我们的家园,但人是活的。」

火山美貌男子 Pele (via Hawaii Pacific Park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