摄影师都想拍的小红莓乐队主唱离世 一别即永诀

 

1月16日,据外媒报道,小红莓乐队主唱桃乐丝(Dolores O’Riordan)去世,年仅46岁。她的发言人证实但并未公布死因,只说“一切发生得很突然”。爱尔兰总统发表声明,表示对于桃乐丝离世感到“巨大的悲痛”,“她和小红莓乐队对于爱尔兰乃至世界摇滚音乐带来深远影响,她的逝世是一次莫大损失。”

 

 

可就在两周前,她的Instagram账号还在更新。

 

 

只是没想到,匆匆的一句bye,竟成为永别。

据该乐队宣传人员描述,桃乐丝·奥·瑞沃丹是在伦敦录音期间骤然离世,桃乐丝的家人因她的死讯深受打击,他们希望在这段艰难的时间里不被打扰,保留隐私。

小红莓的其余三位成员不久后也在社交媒体发文悼念:“对于我们的朋友桃乐丝的离开,我们非常震惊。很荣幸我们能够从1989年小红莓乐队组建开始成为她生命中的一部分。今天这个世界失去了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U2、Enya和“小红莓”作为“爱尔兰国宝级艺人”在1990年代席卷欧美后,没过很久就随着磁带、打口碟和盗版进入了中国。若当时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从音像店的货架上挑中“小红莓”,其后会有一连串奇妙的体验。

 

 

不久之后的桃乐丝收获了大批的粉丝,影响了很多中国的音乐人,其中就有王菲、李宇春,高晓松。高晓松更是经常把她的歌作为节目开头曲,几个月前,高晓松去爱尔兰探望养伤的Dolores,问她:“你要是把中国比作一个动物,你觉得应该是什么动物?”

Dolores说:“我觉得中国像一只猫,我觉得中国人好柔顺,好神秘,性格也都很好,而且每次去中国商店,总有一只猫在干这事……(模仿招财猫)”

高晓松说:“等你再去两次中国,你再琢磨琢磨中国像什么,肯定不是一只猫。”

但她还没等到再来中国看看,就永远地离开了。

 

 

听闻她去世消息之后的高晓松在社交平台写道: “怀念她凭虚御风的歌声,遗世独立的风范”。

 

 

网友们也在网易云音乐、微博、豆瓣等社交平台深深地震撼着,深深地遗憾着……如果我们早一点再早一点知道她,多好。如果有机会可以抱抱她,多好。

 

 

记得很久之前,有乐评人说起桃乐丝,给出了极高的评价,他说:桃乐丝的声音像爱尔兰平原上的风欲吹散浓厚灰云。

 

 

她关切政治诉求,非常明确地发出反对毒品和垃圾流行乐的口号。1996年,“小红莓”的第三张专辑《To the Faithful Departed》出版。大热单曲《Salvation》延续了上一张专辑的政治诉求,相比上张专辑里的《Zombie》,失去了朦胧诗意的《Salvation》尽管音乐同样有力,想象空间却大减。

但这张专辑的巡演却成为桃乐丝的“人生最糟糕经历”。她暴瘦,饮酒过量,抑郁,被工作压力和媒体的恶意几乎击垮。乐队因此暂息,1999年才重聚并出版《Bury the Hatchet》。

 

 

此时桃乐丝已经是母亲,蓄起长发,头戴雏菊花环,从短发少女忽然变成世纪之交流行的“地球母亲”形象,一种看起来极致的温柔。她希望能和孩子一起携手改变世界。

与此同时,桃乐丝的声线也越来越柔和,漂浮的音调中总能让人品出自由的味道。

 

 

2011年7月桃乐丝在北京五棵松体育馆开演唱会时,中国摄影师李乐为作为特约摄影师参与了演出的拍摄,身为少数有机会可以拍摄到偶像的摄影师之一,李乐为说,从高中就开始听她的音乐,此时仅剩遗憾二字可以弥补……

 

李乐为摄影作品

 

对于无比渴望热闹却又惧怕集体的一代人来说,桃乐丝已经不仅是歌手,而是在他们的时代中不可磨灭的印记,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的歌声会填满记忆和音乐的车轮愈发清晰而有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