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Federico Alegria   翻译 | Alice

许多标志性的照片通过提高对某些社会问题的关注,并达成共同意识,来进一步完善我们所在的世界。用照片实现这一点对于任何摄影师来说都是非常棒的,但是其中的一些图片已经达成了更高的成就,并且以象征的方式嵌入了我们的文化。他们已经强大到成为了流行文化的象征,这是照片的创作者们恐怕都没有想到的。

今天我聊聊,那些打破了标志性照片的界限,成为文化象征的照片。这些照片经常出现在壁画,标志,T恤,纪念品和大部分商业用品上。这些照片相当于我们今天的病毒内容,但与当今大部分内容的短暂性不同的是,这些图像更具有不可磨灭的恒久意义。

 

时代广场的胜利日之吻

V-J Day in Times Square – Alfred Eisenstaedt – 1945

艾尔弗雷德·艾森斯塔特(Alfred Eisenstaedt )的这张作品标志着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结束(维克多·乔根森(Victor Jorgensen)也拍摄了同一场景的照片,但是艾森斯塔德的作品得到了更多的曝光)。在战争的血腥对抗中,士兵和护士是两个关键的角色,而照片中亲吻的两人则普遍地代表了战争中的这两个角色。

©William Waterway Marks 

他们的身份并不那么重要,因为我们只要感受到战争结束时人们的欣喜就够了。这张照片被转载了无数次,它被当做乐高形象的原型,还被收录进电影《守望者》的简介中。

 

爱因斯坦诞辰72周年

Einstein’s 72nd birthday – Arthur Sasse – 1951

©维基百科,合理使用

爱因斯坦常常是大众文化作品的主题或灵感。 1951年,摄影师亚瑟·萨瑟(Arthur Sasse)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得到了一个绝好的机会,用最有趣的方式描绘这个天才。这天是爱因斯坦的72岁生日,萨塞想要让他做出微笑的表情,然后为他拍张照。

爱因斯坦想要逗逗这位摄影师,他吐了吐舌头,觉得摄影师不可能拍到自己,但萨塞却迅速地抓拍到了这一幕。 2009年6月,原始图像以74324美元的价格出售,创下了爱因斯坦照片价格的纪录。

这张照片独树一帜,在流行文化中多次被用来说明与讽刺和幽默有关的问题。

 

玛丽莲梦露飞起的裙子

Marilyn Monroe’s Flying Skirt – Sam Shaw – 1954

©公有领域

这张著名的照片是导演比利·怀尔德(Billy Wilder)拍摄的电影的一部分。 在剧本中,场景的主角(门罗和汤姆·埃维尔)离开了电影院,当他们走到人行道上的地铁通风口处时,梦露的裙子就被吹了起来。

生活在二十和二十一世纪的人们,尽管没有看过这部电影,也没有和梦露一起成长,但无数人都看到过这张照片。

 

英勇的游击队员

Guerrillero Heróico – Alberto Korda – 1960

©Alberto Korda

1960年3月4日,法国货船拉库布正从比利时运送武器到古巴,作为卡斯特罗政权的装备。不幸船体爆炸,超过75人在这一事件中遇难,随后卡斯特罗指责美国造成了这一事件。

第二天在哈瓦那举行了隆重的葬礼。 在仪式上,卡斯特罗作为发言人说了几句话,这期间阿尔贝托·科尔达拍摄了两张切·格瓦拉的照片。切·格瓦拉并没有注意到科尔达在拍摄他,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张照片逐渐变成了标志性的图像。 Korda以不寻常的方式拍摄了格瓦拉(Guevara),但他对这一形象在商业上的使用非常不满意,他认为商业的使用有悖于切格瓦拉为革命牺牲的信念。

 

艾比路上的披头士乐队

The Beatles at Abbey Road – Iain Macmillan – 1969

©Iain Macmillan,合理使用 

你恐怕想不到,最具代表性的音乐封面之一,居然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摆拍出来的,效果还非常地自然。

据说整个拍摄过程持续了大约10分钟,使用的相机是一个50mm镜头的哈苏。曝光设置是f / 22和1/500秒。

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曾经为自己想要的效果画了一些草图,但值得信赖的摄影师伊恩·麦克米伦(Iain Macmillan)最终拍出了这个独特的效果。

现在,你可以购买限量的有编号的复制版本,有Iain Macmillan的签名,价格将近25,000.00英镑。

 

我们的鬣蜥夫人

Nuestra señora de las iguanas – Graciela Iturbide – 1979

©Graciela Iturbide

最近我看到了“我们的鬣蜥夫人”这张照片,我也发现了很多Graciela Iturbide的惊艳作品。 这个形象不仅成为墨西哥地区的象征,也成为流落他乡的象征。

Iturbide与她的拍摄主体非常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在Juchitán的一个市场,她遇到一名伊瓜那女售货员,并要求为她拍摄一幅肖像。这位名叫索贝达的女士,感受到了摄影师的真诚和友好,高兴地同意了她的拍摄请求。

今天这一形象经常出现在交通标志,瓶装龙舌兰酒,T恤,壁画上等等。

 

这些照片很可能在t恤上或插图中看到,甚至在《辛普森一家》或《恶搞之家》等讽刺作品中也能看到。但更重要的是,这些照片是如何超越本身作品所表达的信息,成为一种标志或者符号的。那么你曾经在哪里看到过这些照片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