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师是被武林中人最不齿的事情,而且,很容易只偷到形似。而我只是跟玛格南大神Matt Stuart前前后后聊了两个多小时,看他拍照拍了10多分钟。贸贸然下笔,也自己贸贸然跟着拍,倘若有跟随者,走火入魔,误入歧途,后果自负。

2                    ©️马启文

1.不迷路的人是可耻的

我第一次看到Matt Stuart,是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

他说,这是他第一次来深。新到一座城市,他不会购买地图。他喜欢在城市里迷路。在他看来,迷路是一种自由。在不知身处何地的时候,最为自由。这是有点类似于禅学中的冥想,完全忘掉脑子里所有的东西,只是专注于镜头里的人、镜头里的生活,这是完全放松与自我的一次猎奇。”

Matt Stuart套用了一句老话说,“这是不是关于目的地,是关于旅程。”

所以说,对于一个街拍大师而言,不会迷路才是可耻的。

3                    ©️宣润

2.学会用数学的方法找寻彩蛋

第二次看到Matt Stuart,是在湖贝村的村头。

这是他第四天到这里。他带着工作坊的学员从东门老街一直走到这。而晚到的我为了对接大队伍,看着GPS定位的那个点点距离自己的慢慢接近。五一假期的东门真的是人多到令人发指。普通人避之不及的人流对于Matt Stuart而言,是令他超级兴奋的流动的戏剧盛宴。

4                    ©️宣润

Matt Stuart将取景框对着路边的一个中年男子。那个男子穿着旧旧的发黄的白TEE,坐在一个拖货的板车上,放空地盯着路边的栏杆。“我们可以用这个男子做前景,在这等待。看到路过的孩子、穿着妖娆的女子、西装笔挺的房屋中介……都可以按下快门。”

Matt Stuart举着相机保持一个动作伺机而动。用他的话来说,街拍是一次次钓鱼(FISHING)。他的“鱼”有很多种——人、货物、汽车、动物……我看到他不停地按下快门:走过几个男人,他们身上都穿着条纹;烂尾楼与金光闪闪的玻璃幕墙;老人与孩子的嬉闹;穿着破旧与西装革履的擦肩而过……街道年复一日的日常,在Matt Stuart的眼里如此迷人。他称之为“有趣”。

而我看到的是一种小窍门:用数学的方式去拍照,归纳、反证……戏剧的张力才是街头给予镜头的彩蛋。

5                    ©️Willian

3.大长腿跑得快是标配

第三次,被Matt Stuart打动,准确地说是,吓到了,是他突然间失踪了。

一起下出租车的时候,只是低头跨出车门的瞬间,就发现他不见了人,落下旅行包在出租车里。几分钟后,才见他奔跑回来,解释说,自己追去拍一个骑自行车的人。

好吧,大长腿跑得快或者是玛格南街拍大师的硬件标配。

 6
©️Matt Stuart | Magnum Photo

 

4.一张照片拍6个月,你能做到么?

 而对于Matt Stuart给予拍摄者最大的、最诚恳、最重要的提醒是,时间。

一张孔雀海报照片他就拍了6个月。为了这一张照片,他反复回到那个地方,每天跑去拍一张,每次经过都会有不同的收获。“有时候,是一辆车停在那,孔雀探头出来;有次是有个穿蓝色衣服的女人路过,发型很不错;直到有一天有个垃圾箱,铺着蓝色的塑胶袋停在那。”即便是那天那一个场景,他也拍摄了很多张。那是一条很忙碌的街道,很多不同人走过的,他等待了很长的时间,拍摄了这张无人的照片,也是他认为最好的照片。“我们都在说’决定性瞬间’,但是即便是布列松的’决定性瞬间’也是拍摄很多很多很多次之后选择出来的。我的也是,无数次的失败,才会选出一张好的照片。”

7
©️宣润

“拍照不是天赋,是联系。就像芭蕾、高尔夫一样。犯很多很多很多错,然后训练自己。”Matt Stuart很喜欢强调自己的失败次数,练习的次数,每次提起他都会重复很多遍,“exercise,exercise,exercise,exercise,exercise,exercise,……”

而我们愿意为了一张照片,站在人流中等待多久?

 

下面是我的手机照片。咳咳咳,是的。手机。有人认为,我距离成为玛格南大师还差一个相机。“偷师不成蚀把米”,照片没拍成,买个相机先,还是可以的,对吧?

8                    走在深南大道车公庙门口的过街天桥上,看到了各种线条犹如牢笼
起名“困兽之斗”。©️LU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