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文 叶怡兰 编辑/丁艳萍 美编/Xubin
[alert type=white ] 作为Amanjunkies(安缦痴),台湾作家叶怡兰探访过16家隐秘世界各地的安缦酒店。这次,她第三回登临威尼斯,只为这魔幻水都的新地标—安缦威尼斯大运河酒店。它不像安缦,叶怡兰看到它的第一眼这么想。[/alert]

承继,魔幻水都百年荣光

从1999年与Amanresorts旅馆集团相识、甚至因之一脚踏入旅馆研究与写作领域至今已近15年,即使自认身属Amanjunkies一员,而随着行脚的开拓,我也对越来越多其他旅馆集团抱持高度好感与认同,但在我心底,Aman依旧拥有完全无可取代的独特位置。从选点、型态、样貌以至周边各种配搭,Aman一而再再而三挑战着旅者与旅馆爱好者的想象和视野,让人由衷折服,心甘情愿忠诚跟随。2013年夏天,Aman版图终究一笔划向威尼斯,这个举世仰望的魔幻之都。

这将会是怎么样的一个作品?是否足能与这不朽之城相辉映?怀着强烈的好奇,我们乘船离开邮轮停泊港,航向Aman Canal Grande Venice。

酒店的位置已先令人惊叹:位在Rialto桥咫尺之近、大运河畔的Palazzo Papadopoli皇宫中。此幢建筑物历史最早可往前追溯400多年,由Coccina家族创建于1550年。之后300多年历经多次易主,1864年方由此刻还仍居住在此的Papadopoli家族买下。

在当地拥有极高权势威望与惊人财富的Papadopoli家族在接手后,聘请建筑师Girolamo Levi和室内设计师Michelangelo Guggenheim进行了一连串大刀阔斧的改造计划。我们今日所见的Palazzo Papadopoli,包括恢宏壮阔的格局、融合新文艺复兴与洛可可样式的典丽风貌,均在此时期大致成形。

这其中,最最疯狂的举措是,为了打造完美居所,Papadopoli家族不仅大手笔买下相邻的其他宅邸以便扩建,还干脆一口气拆除隔邻建筑,辟出一方有着参天大树与茵茵草地的临河花园,为全宅引入了明媚的绿意与采光─此举,在房舍楼宇密密麻麻鳞次栉比寸土寸金的威尼斯,着实奢华不可方物。

形制简素色彩沉着的软装饰平衡了空间本身的富奢华丽  F13,0.8秒,ISO100
形制简素色彩沉着的软装饰平衡了空间本身的富奢华丽
F13,0.8秒,ISO100

之后进入20世纪,因时代变迁,Palazzo Papadopoli的光芒一度暗淡沉寂,直到Amanresorts前来进驻,花费18个月时间细细修葺整理,方重拾昔日荣光。 而我,必须老实承认,怀着对Aman的自认熟稔,初初踏入Aman Canal Grande Venice当口,我竟瞬即笼罩在极度慌乱惊诧不适应情绪中……这里,不太像Aman。

当日,我们非常威尼斯式的抵达:快艇绕过曲折的水道,行入宽广的大运河,停靠于Aman Canal Grande Venice的河畔门前;侍者带领走过各处厅堂的这一路上,我无法遏抑地反复在心里如是喟叹。

素爱简约素朴的我,原本对金碧绚丽贵族气派的洛可可风格先天就有些畏怯;然而,过往早已在亚洲各据点里无比熟悉的独属于Aman的谦逊无华、自然天成与三步一椅五步一榻的大器慵懒的舒坦,在此也几乎全不见踪迹;处处可见、在我的Aman经验里可曰陌生的冷锐玻璃与金属材质家具设备更让我备觉不适。然而,度过了初始的、明显充满先入为主偏见的复杂焦虑心绪、逐渐融入其中后,我一点一点觉察,先前的执拗着实无稽……毕竟,这儿可是威尼斯哪!事实上,我也应该早就明了,Amanresorts的一大特色与坚持,正在于源源本本反映在地,或说,以完全Aman的方式,诠释在地。

仿佛豁然开朗般,我开始领会到,在此,Aman正是以它特有的路数与角度,重新具现、诠释了威尼斯……因此,Palazzo Papadopoli既有非常百年贵族宅邸特色的、交糅着高阔宽朗大厅大堂与穿插其中的错综复杂夹层信道窄梯的建筑结构,以及天花墙柱上典丽精工非凡的图画织绘藻饰雕刻,均一一悉数完整保留下来,并细细修复点染一新。行步其间,可说一步一景,顾畔端详抚触,一绘一纹一器一物仿佛都有身世有故事:线板与镶边上闪耀着的灿金从文艺复兴以来一直是威尼斯的代表颜色与光泽;Alcova Tiepolo套房里出自著名画家Giovanni Battista Tiepolo之手、充满昔年西方人对东方的奇异想象的美丽壁画,揭示了这城市自古以来身为欧亚水陆枢纽的关键地位;一盏又一盏令人望之神迷的豪华巨硕水晶吊灯则无疑展现了举世闻名玻璃之都的王者气派……

此外,Aman一贯的简约雍容优雅闲逸之风仍在。形制简素色彩沉着的沙发、床榻、座椅织品调和平衡了空间本身的豪奢富丽感,使在古宅里之起居也能洒脱舒适。点缀各处的意大利上世纪40~60年代Art Deco风设计家具和灯饰则不仅进一步融入时髦的现代感,也让今昔意大利在此优美携手交会,意义别具。

几个因应既存格局巧妙规划出的空间,更高明造作出别出心裁的趣味:比方藏于三楼神秘夹层小室中的Spa,据说是过往Papadopoli家族严冬避寒之所,小小洞天里呈现出截然两样于高广厅堂的隐秘安适感。利用建筑底层辟出的客房以及我入住的二楼客房,样貌大异其趣:前者,洞穴般的石造拱顶下,以雪白与石头墙面烘托出奇异而静谧的隐世气息;后者则是一径简约利落朗亮,推窗即可见大运河上的穿梭船影与花园中的盈盈绿意交相辉映,无限爽然。

待在这里的两日夜,再舍不得整日蜗居房内,在各个厅堂里久久待下静望,从一扇扇长长落地窗外大片大片壮阔洒入的威尼斯风光,与窗里辉煌相照映,室内室外,俱是绝景。

搭升降梯直通屋顶露台休憩,感受威尼斯如画风景  F4.5,1/60秒,ISO100
搭升降梯直通屋顶露台休憩,感受威尼斯如画风景
F4.5,1/60秒,ISO100
选用本地食材精心炮制的美食   F3.2,1/40秒,ISO100
选用本地食材精心炮制的美食
F3.2,1/40秒,ISO100

悠然自在,三回目的威尼斯

威尼斯魅力无边,Aman Canal Grande Venice再迷人,也不可能真的完全清心寡欲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还是忍不住偶尔外出几个小时城内四处走走。

游客益发汹涌的各经典热门名胜景点景区我早都失了游兴,万头攒动的圣马可广场、寸步难移的叹息桥、一位难求的广场露天咖啡座全都从地图上一一划掉,Gondola 凤尾船自然也直接跳过(反是常民气息浓厚的Traghetto 渡河船连搭了好几趟)……刻意远远避开人群,极力往僻静巷弄间去,随性闲晃、尽情迷路。因而发现,只要稍微深入,窄巷里安然宁静凝定如昔;多的是空无一人一船的河径小道,唯古老房舍在烈阳所形成的暗影下,沉默绽放着斑驳却依旧瑰丽的华光。

知名餐厅也都不用去了,扔开餐饮评鉴指南,直接向几乎全为当地人组成的Aman服务人员探问口袋名单,最是在地味道。有趣的是,Aman的清单和我历年在威尼斯的心水饮食体验竟出乎意料地吻合:“这家不错喔,我来帮您订位吧!”“啊,上趟吃过了呢……还有别家吗?”激得他们不得不将私房点全贡献出来,才终于满足我的需求。

唯独两处次次必不错过的例外:其一是在我心目中绝对名列前茅的Rialto市场:规模小小却丰饶多样、游客如织却依然保留在地味道,尤其还有壮绝水都美色当背景,更惹人流连忘返。

还有Harry’s Bar。无数名流文士钟爱的这里,是我很偏爱的餐前酒Bellini的发源地。虽说平心而论,到现在,比这儿好喝的Bellini不知喝过多少,然人在威尼斯,却还是恋着这里。通常得躲开尖峰、在餐前酒时段前来到,小小巧巧古雅木造吧台或排得紧紧、一不小心手肘就会撞上隔邻的旧桌椅上小酌一杯,静等酒吧里渐渐热闹起来,才带着微醺酒意离开,踏着暮色吃晚餐去。

沉醉难忘的,是威尼斯的自在与悠然。也是三回目后方能有的自在与悠然。

在寸土寸金的威尼斯,酒店私属、有着参天大树与茵茵草地的临河花园  F10,1/250秒,ISO320
在寸土寸金的威尼斯,酒店私属、有着参天大树与茵茵草地的临河花园
F10,1/250秒,ISO320
酒店附近Rialto桥是威尼斯的经典拍摄机位  F8,1/250秒,ISO250
酒店附近Rialto桥是威尼斯的经典拍摄机位
F8,1/250秒,ISO250

威尼斯美食地图

• Cantine del Vino Gia Schiavi:在地风情满满的立食小酒馆。琳琅满目的bruchetta让人食指大动。(Fondamenta Nani, 992–30123 Tel:041-5230034)

• Trattoria Alla Madonna:连安东尼波登也大加赞赏的餐馆。海鲜炖饭和墨鱼面是招牌。(Calle della Madonna, San Polo, 594 – 30125 Tel:041-5223824)

• Trattoria da Fiore:虽隐身窄巷中,却是当地有口皆碑的美味所在。(San Marco, 3461 – 30100 Tel:041-5235310)

• Grand Canal:Hotel Monaco & Grand Canal里的餐厅,菜色四平八稳,然立地位置优越非常,景观无敌。(San Marco, 1332 – 30124 Tel:041-5200211)

122 (1)

via Fotom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