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王培源 黄小川文/王培源 编辑/林亚楠 美编/Xubin
[alert type=white ] 当我买好机票抵达南宁前往越南时,只随身携带了佳能EOS 5、50mm镜头,还有人字拖和几本书,我并没有事先计划这次旅行的长度和时间。当我转动胶片,按下快门,把拍好的胶卷放进背包,并不急于知道里面是什么,因为过些日子,它们可能是承载我的越南记忆的唯一途径。[/alert]

如果说河内这座城市是一个人,那么错综复杂的街道就是她的动脉,

而永不停息的摩托车就一定是奔腾的血液了,它们密密麻麻却井然有序,从清晨到午夜,

好像从来没有停止过,让人一时纳闷,究竟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竟形成了这座城市的标签?

嘈杂街道流淌摩托血液

习惯了旅行前把胶卷放进背包里,它们被分散在五颜六色的小盒子里,虽然去时空空,但我知道回来后里面会装满时光。这么多年一直钟爱富士胶卷的颜色,它让彩色的世界看起来更加清新。也带了“伊尔福”的黑白卷,我想越南这个国家身上遗留下的法国痕迹,用黑白灰的显影再适合不过,其中还有一卷3200感光度用来记录那灯火迷醉的夜。

从下雨的南宁出发,大巴开了很久,我把护照攥在手里,热得出了一头的汗。中途要换一次车,大巴里的冷气貌似要比国内的更凉一些。道听途说了很多事情,比如芽庄的水果很多汁,比如西贡有抢劫的飞车党。无关紧要,旅途的第一站已经展开—喧嚣无比的河内。

和印象中的北越不同,河内的异域风情浓郁,蜿蜒的街道拥挤不堪,无数的旅馆、粉店、时装店错落于此,初到时甚至有些让人慌乱。提前预订的酒店和成千上万的酒店没有什么两样,窄楼,窄电梯,前台穿白衬衣的亚洲男子用英语礼貌地接待。但是房间却出乎意料的宽敞和干净,有欧式的小阳台和落地窗户。大概是太累了,一直从下午睡到入夜,起床拉开窗帘,外面是暖色调的欧式建筑,睡眼朦胧中有些误以为自己重回到了生活多年的欧洲城市。当然,炎热的温度和川流的摩托车似乎在发出属于这里的信号—是的,这里是河内。

喜欢拍环境中的人,人们在一片最放松的环境下的表情和动作使人着迷。如果说河内这座城市是一个人,那么错综复杂的街道就是她的动脉,而永不停息的摩托车就一定是奔腾的血液了,它们密密麻麻却井然有序,从清晨到午夜,好像从来没有停止过,让人一时纳闷,究竟他们是从什么地方源源不断地冒出来,竟形成了这座城市的标签。

河内的奇妙之处在于它的繁杂和交融。破败的建筑是典型的欧洲风格,酒吧和咖啡馆门口摆着桌椅,恍如巴黎;可是不远处的还剑湖边上写着古中文的庙宇和国内城市的无法区分;不远处的教堂钟声响起,夕阳下看过去,明明就是小一版本的巴黎圣母院。我想满大街西方游客们爱的,也包括我爱的,就是这样的河内—疯狂与安逸并存。

30 (9)

这个老人好像一直没有睁开眼睛。街上人来人往,摩托车在轰鸣,但始终都不会打扰到她,也许是在回忆自己过往的岁月吧
这个老人好像一直没有睁开眼睛。街上人来人往,摩托车在轰鸣,但始终都不会打扰到她,也许是在回忆自己过往的岁月吧
美奈的海边,大片大片的鲜花盛开,一个戴帽子的少女骑车而过
美奈的海边,大片大片的鲜花盛开,一个戴帽子的少女骑车而过
山城大叻有很多五颜六色的房子,旅馆后的这条小巷有一股浓浓的生活气息
山城大叻有很多五颜六色的房子,旅馆后的这条小巷有一股浓浓的生活气息
离开大叻的早晨,在车站等“新咖啡”公司的旅游巴士,突然很饿,发现旁边卖早点的摊位已经出摊,是一种煎鹌鹑蛋,很香
离开大叻的早晨,在车站等“新咖啡”公司的旅游巴士,突然很饿,发现旁边卖早点的摊位已经出摊,是一种煎鹌鹑蛋,很香
已经不记得这张照片是在哪里拍摄的。这样的建筑在越南太普通不过,可是也就是无数这样的建筑组成了我记忆中的越南,那种颓败的美让旅行到此的人欲罢不能
已经不记得这张照片是在哪里拍摄的。这样的建筑在越南太普通不过,可是也就是无数这样的建筑组成了我记忆中的越南,那种颓败的美让旅行到此的人欲罢不能
河内有一个教堂,看上去像极了巴黎圣母院。我喜欢用胶片拍这样的照片,它的颜色和层次看上去旧旧的,符合这个国家和这些城市的气质
河内有一个教堂,看上去像极了巴黎圣母院。我喜欢用胶片拍这样的照片,它的颜色和层次看上去旧旧的,符合这个国家和这些城市的气质
在大叻住的旅馆门口停着一辆很旧的汽车,那天好像下过雨,对热带的印象似乎就是拍下的这幅画面这样
在大叻住的旅馆门口停着一辆很旧的汽车,那天好像下过雨,对热带的印象似乎就是拍下的这幅画面这样

胶片浸染海水的蓝

从岘港出发坐夜班卧铺去芽庄。我在火车站门口坐了良久,有很多欧美来的背包客也陆续抵达,他们背着大包,带着很厚的书籍,挤在闷热的候车厅里,看上去所有人都风尘仆仆。车厢是旧的木头结构,但是很干净,而且凉快,要知道在越南最大的挑战其实就是炎热。

芽庄满大街的俄文标识,看来是俄国人热衷的度假胜地。这里有温暖的海水和风,有漫长的海岸线和数不清的岛屿。特地去了20年前《情人》的拍摄取景地—市区边缘一个无人的海岸。少年时我也是在某个夏天偷偷看的这部电影,伤离别,有情人总要离别。20年过去,这里依然夕阳绝美,繁花似锦。电影里年轻的中国情人,就是在海边的阵风里遗失了他的法国女孩。用黑白色拍下这片海,那些曾经来过的人,不知道是不是也在同样的角度,拍摄过这物是人非的画面。

同样有着温暖海风和美妙沙滩的小镇美奈,我本只打算停留两天,却把日期一再推迟,夜夜在阳台醉酒的我在这里住了5天。每天睡到中午,看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小说,不知不觉又睡着,醒来时晚霞正红,朦胧中有些不知今昔是何年。音乐音量放到很大,歌手唱:“大声地喊着,说过要去远方。”

突然想起俄罗斯的海,我在那里生活过6年,从19岁开始,横跨了自己优秀的青春。在北方的海,看那里的夕阳,度过漫长的冬夜。而此刻的南国,也是海,也有夕阳,却酷热非凡,街上随处可见的俄文招牌更是有种魔幻色彩拂面而来。我喜欢拍海,胶片让海水更蓝,海浪的动态不再那么清晰,可正是这模糊的色彩,却让人觉得更加接近真实。

30 (5)

越南芽庄的海边,中午时分渔夫独自在海边垂钓
越南芽庄的海边,中午时分渔夫独自在海边垂钓

西贡有很多法式建筑,在今天看来却只留下了陈旧的美感,那份颓败像一朵凋谢的花,惹人怜爱。

黑白灰印刻颓败西贡

故意用完了所有彩色胶卷,在西贡我决定只用黑白。包括那卷可能溢满颗粒的3200感光度“伊尔福”。

到西贡前就听说电影里的堤岸已经面目全非,若想要保存那份车水马龙的记忆,优秀的选择是不去。在被法国殖民的岁月里,这里建造了很多法式建筑,而在今天看来却只留下了陈旧的美感,那份颓败像一朵凋谢的花,惹人怜爱。

住在背包客聚集的“范五老街”,大巴车把我们放下,在人声鼎沸的街口四处张望,除了旅游公司就是密密麻麻的餐厅和酒店,多么典型的东南亚。人们坐在马路边的地上喝酒,不同种族,不同语言,肩并肩、背靠背地坐着。偶尔会有把燃料含在嘴里喷火的当地少年在表演,女人们都穿着人字拖和很短的裙子。这里不是北京,也不是纽约,是因颓败和喧闹而美丽的西贡。

白天很热,阳光近乎于残酷,但还是要去看看市中心的教堂和古老邮局。用胶卷拍下了教堂前拍婚纱照的新人,越南的男人都很瘦,穿着西装总有一份不合适宜的滑稽。天空很蓝,树很高,走进街角的咖啡馆,已经有点想家。

离开的航班在凌晨,出租车穿过不再繁华的街区,很是符合离别的氛围。把最后一盒胶片从相机里取出,放回背包,像一场告别的仪式。最早从文学作品和电影中了解这个国家,酷热暴雨中的家庭故事、梁朝伟扮演的沉默诗人、战争里的黑暗人性,这些构成了我对越南独特的国家印象,来之前的我对这里只有一种小浪漫主义的向往。在离别航班上睡意朦胧的我回望这段旅程,突然把别人艺术创作中的越南全部忘掉了。对我来说,这里不再是杜拉斯或者陈英雄的越南,也看不到《现代启示录》里永无尽头的河流,这里变成了我的越南。一个北方摄影师,带着自己的胶片,汗流浃背中缓缓而行,重新走进水的故乡,南方的南方。

在西贡的范五老街,一个少年表演喷火换取欧美游客的散钱
在西贡的范五老街,一个少年表演喷火换取欧美游客的散钱
在被法国殖民的岁月里越南人学会了喝咖啡和信奉基督教
在被法国殖民的岁月里越南人学会了喝咖啡和信奉基督教
这两个小女孩是陪家人来拍婚纱照的,一直在嬉笑,很大方地在我镜头前摆出了pose
这两个小女孩是陪家人来拍婚纱照的,一直在嬉笑,很大方地在我镜头前摆出了pose
越南街头有很多女人扛着扁担做小生意,据说这里的男人是在家主内,女人在外赚钱养家。每每与她们擦肩,总有一种敬畏的心情
越南街头有很多女人扛着扁担做小生意,据说这里的男人是在家主内,女人在外赚钱养家。每每与她们擦肩,总有一种敬畏的心情
越南街头有很多女人扛着扁担做小生意,据说这里的男人是在家主内,女人在外赚钱养家。每每与她们擦肩,总有一种敬畏的心情
越南街头有很多女人扛着扁担做小生意,据说这里的男人是在家主内,女人在外赚钱养家。每每与她们擦肩,总有一种敬畏的心情

摄影师

80后,毕业于俄罗斯圣彼得堡文化艺术大学电影与摄影系。爱电影,爱自由,25岁以前是理想主义者,喜欢一个人旅行,认为摇滚乐可以拯救世界。钟情于35mm和50mm镜头,非器材控,相信瞬间决定永恒。现居住于北京,自由摄影师。

摄影师 王培源
摄影师 王培源

使用器材

佳能EOS 5,富士胶片,伊尔福黑白胶片。曝光通常减两挡,个人认为不需要纠结于焦点,对于胶片摄影来说,虚焦有时候会有意外惊喜。

摄影师 Q&A

•为什么迷恋胶片?

大概是因为怀旧,不管是电影还是摄影,都有一颗老古董的心,那就是只有胶片的才更接近影像艺术本身。

•为什么要用胶片表现越南?

越南适合胶片,这个国家的历史有一种沧桑感,甚至是天生的悲情。建筑物色彩斑斓,用胶片表现更有质感。

•一路下来感受到的越南不同城市之间最大的区别?

越南适合从北到南或者从南到北一路旅行下来,每一个城市都有不同的风情。

•一些片子为何做灰色处理?

我个人喜欢暗一些的影像,即使是阳光灿烂的南国。越南这个国家的颓败气质适合灰色。

•电影对你此次的越南之行有什么样的影响?

我喜欢跟着电影去旅行,陈英雄的电影在高中阶段陪伴了我很长的时间,那些忧郁翠绿的画面,那些暴雨中的街景,那些瘦弱的女人都令人着迷。当我用胶片拍下曾经熟悉的城市和人文风情,也算是对少年时自己热爱过的电影的一次缅怀。

via Fotome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