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rt type=white ]“我最近正考虑撤下贴在社交媒体和博客上的每一张照片。”[/alert]

本文作者

Image 16-5-24 at 下午1.12

马丁·米德布鲁克

Martin Milddlebrook

英国知名摄影师,

阿富汗喀布尔会议官方摄影师

英国众多影像杂志特约撰稿人

影像视觉微信公众号:yxsjzz

 

在读这篇文章前,你也许还沉浸在社交平台的魔力中,也许已经察觉到虚拟世界背后的空泛。

 

社交平台的第一准则是:如果你想让你的作品赢得人们的关注和喜爱,都挂到网上吧。

IMG_2342
photo by Martin

然而一个不折不扣的事实却是:那些你在脸书上赢得的赞并不能反映你的真实水准——你无法区别这些溢美之词到底是出于真心或仅仅是无意冒犯的假恭维。

u=2885853262,2179661595&fm=21&gp=0
社交平台的第二条准则是……并没有第二条。当然社交媒体不仅限于Facebook,能让我们接触到新网友及客户的平台实在是太多了。

 

但问题在于:

 

如何保证你的作品呈现在社交平台上后,其价值不会有损失?除了带来自我膨胀的满足感以外,我们还能够从中获得什么?

 Image 16-5-24 at 下午1.28

不久前我在伦敦和一家图片社商讨未来的工作计划,他说:我们想让摄影师们放弃社交平台,

 

因为一旦一张照片挂在了Instagram上,我们就再也没法儿出售它了。

 

尤其是年轻摄影师,极易沉浸在网友的追捧中难以自拔,却看不到其中的坏处。但据我们所知,这些网络社交活动无法带给他们任何实际的经济收益。

_0024_Layer-8

当我关闭Facebook主页时,也意味着失去了数以万计的粉丝,这的确是个艰难的决定。

 

四年来我为这个平台主页投入了大量时间精力,但事实上我却没有得到一分钱的回报。

 

初次建立Facebook账户的时候我还在为杂志写专栏,我得承认这是个诱因:我要吸引读者,我就需要在主页上发文章和照片。我上传的越多、受到的关注越多,似乎我就越有义务不断地提供人们喜闻乐见的文字和影像。

事后我才反应过来这种状态的失衡,那段时间我就像智力障碍者一样荒废了正经工作,疲于应付。

139522N3A60-1P41

一方面我并不想亮出自己的全部家当,有价值的照片要有所保留。

一方面又要满足看客们日益增大的胃口,我只能不停提供所谓“好看”的、快餐一样的照片。

 

当删掉这些照片时,我毫无遗憾。1.pic_hd

近期我试着仅将个人网站作为唯一的作品展示平台——这是我熟悉并能够掌控的展示方式。

有合作意向的新客户在浏览我的个人网站后选择与我会面,这种做法老派但更有效率:面对面交谈,展示你的作品集,共同探讨拍摄创意。

 

就目前来看,没有什么途径会即刻取代这种套路。

 20-130116210450460

你可以上网去找找自信,满足一下虚荣心,但请保持清醒,你要明白这些精心架构的社交平台并不能替代通话、面谈等一系列现实的工作流程。

IMG_1123

photo by Martin

社交媒体终究还是虚拟的,它往往夸大了你的真实水平,并有碍你完成实际的工作,为了拥有粉丝而去网络社交,就好比刻意的慈善仅仅是为了自我安慰,多少显得有些功利。

IMG_4034

photo by Martin

 

最后要说的是,

无论如何

不要把你真正有价值的作品发到社交平台上,

特别是你优秀的作品。

因为你收到的所有这些带有感叹号的称赞毫不能反映你作品的价值,

 

它们仅仅提供了一个美好的错觉。

 

 本文选自《摄影之友》杂志16年4月刊 

 

———————

作者:Martin Milddlebrook

编辑:高能

———————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

影像视觉杂志微信订阅号:yxsjzz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