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ert type=white]从2011年开始,叙利亚的内战已经让400万左右的难民流离失所,战争给他们带了的心里伤害也许是我们无法想象的。对于他们来说,能够安心入睡也许是一种奢望……[/alert]

目前因叙利亚战争而向欧洲逃难的难民人数据估计已达400万左右。其中,有许多赶赴欧洲的难民儿童并没有进入具有较好医疗设施的难民营,而是在饱受战争创伤后,依然只能睡在森林、街头小巷甚至下水道里,他们中有的是跟随父母进行危险偷渡,有的已经在战争中失去双亲。他们内心的恐惧已经超乎了我们的想象,在这种状态下,他们又是如何渡过每天晚上的呢?

17岁的Abdul Karim睡在希腊首都雅典的街头。这位少年用身上仅存的欧元买了开往雅典的船票。如今他身无分文,只能在雅典的奥蒙尼亚广场过夜,那里聚集着上百的移民。

sleep 01

5岁的Abdullah在贝尔格莱德的中央车站旁躺下,患有血液病的他亲眼目睹了姐姐因战争而死,自己的母亲因没有钱而无法购买药品。Abdullah一直未能走出恐惧,至今仍会做恶梦。

sleep 02

7岁的Ahmad在匈牙利和奥地利边境上的路旁休息,他的家由于战争被炸毁,弟弟也因此丧命。如今,他和其他家人来到欧洲,睡在公交车站、路边甚至森林里。

sleep 03

从叙利亚逃到黎巴嫩的贝鲁特,13岁的Ralia和Rahaf一直与父亲睡在街边,用硬纸板当床垫。

sleep 04

在塞尔维亚的霍尔戈什,年仅6岁的Ahmed在父亲因战争丧生后,由他的叔叔带领其向欧洲逃难。小Ahmed独自拿着重重的行李,每天要走非常远的路。

sleep 05

逃到土耳其的Gulistan仅6岁,现在依然会做恶梦。

sleep 06

11岁的Esra、8岁的Esma还有6岁的Sidra和妈妈一起睡着了,她们现在住在黎巴嫩,但还是会常常梦到失踪的爸爸。

sleep 07

在奥地利边境一名母亲抱着1岁的Sham,她们与其他难民不顾一切地翻越了边境前往欧洲。

sleep 08

7岁的Shehd很喜欢画画,但现在的她却都只画武器,因为它无所不在,睡在前往匈牙利的路途上,希望她在梦里不会还是只看见包围着她的军事武器。

sleep 09

5岁的Moyad和妈妈逛超市时,不小心路过了一台被安置炸弹的计程车,于是妈妈就这样走了。他现在在约旦的医院里养伤,他的头、背部还有骨盆都受伤了。

sleep 10

20个月大的Amir生下来之后还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只会笑,母亲怀疑是不是自己在怀孕的过程受到太多惊吓而影响到他。

sleep 11

9岁的Fatima虽然已经幸运抵达了瑞典,但她永远忘不了自己在一艘拥挤的难民船上,亲眼看见一个母亲当场生下死胎,并立刻抛弃到船外。

sleep 12

9岁的Shiraz罹患小儿麻痺症,她睡在苏鲁奇的难民营里,她的父母没有办法拿出医药费。

sleep 13

2岁的Iman在约旦的医院的床上睡着的样子。她感染的肺炎也蔓延到了整个胸腔。她的妈妈只有19岁,说她以前很喜欢在沙子里面玩,是个快乐的孩子;但现在她只能每天躺在病床上,睡了又醒、醒了又睡。

sleep 14

2岁的Fara在约旦,每天只能窝在一张毯子下睡着,她是个热爱玩足球的女孩,她的爸爸每天都祈祷可以找到一颗足球让她玩。

sleep 15

5岁的Tamam到现在还是会想起在家乡那天晚上的空袭。即使已经离开家里将近两年了,她的爸妈说她到现在还是会很害怕睡觉,因为她觉得只要一睡觉就会发生不好的事。

sleep 16

2岁的Juliana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在塞尔维亚的边界,就为了走到欧洲,因为要偷渡,所以她和家人只能在白天睡觉,晚上再行动。

sleep 17

遭遇炸弹袭击的8岁的Maram被塌陷的屋顶压伤造成脑出血,她到医院的前11天还是处于昏迷状态,虽然她现在已经恢复意识了,但因为下颚碎裂而无法开口说话。

sleep 18

3岁的Mohammed梦想将来能够成为一名建筑师,他正在尼济普一张新床上坐着白日梦。

sleep 19

5岁的Walaa也是创伤症候群的受害者,她害怕睡觉,因为当她睡得正香甜的那天晚上,她在叙利亚阿勒颇的家就被袭击了。

sleep 20

伊拉克巴格达的Lamar今年5岁,她带着这条毯子在塞尔维亚的森林度过每个夜晚,当时她和家人正要一起去买吃的东西,却突然有炸弹袭击。他们坐着小小的橡胶船穿越土耳其,最终到达匈牙利的边界。

sleep 21

看着这些大多是 10 岁以下的小孩流落于各处,艰苦的生活着,让我们感受到了战争的无情,以及欧洲各国对难民的无力,我们更要记得,无论如何战争都不可能是正确的。

via Dail Mai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